申訴專員公署前日公佈新界一村屋違規21年霸佔官地個案,公民黨昨日則公佈2宗涉嫌違規個案,其中一宗個案,有村屋超過13年都沒有清拆僭建物。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批評政府沒有全力打擊村屋違規僭建,質疑政府懼怕新界鄉紳勢力,以致拖延執法。

郭家麒接到村民的投訴,指南邊圍村內其中一間村屋在2004年已被發現涉嫌違規僭建成5層,但公民黨今年8月再到該地視察時,發現該村屋的僭建物仍存在。另一間則在東頭村,該村屋天台和地下均有涉嫌違規的僭建物,同樣在今年8月視察時仍未清拆。

郭家麒表示,審計報告在2006年時已指出村屋違規擴建問題嚴重,2011年當局估計村屋違規數目超過1萬。地政總署在2015年發現434間首輪取締的村屋,發出149張清拆令,僅18間願清拆,最終只有一宗個案被檢控及定罪。2016年則發現577間首輪取締的新界村屋,發出27張清拆令,但檢控數字為零。

促公佈違例村屋數字

他要求政府在一年內提交違例村屋的數字:「這是欠了立法會和公眾一個清晰的交代,每次立法會問它有多少違例村屋時,都說不知道沒有統計。」他又指,若村屋違例,政府有權發出清拆令,若違例又不清拆,按照現行法例可監禁及罰款。他批評政府沒有採取執法行動,憂慮若繼續縱容違規,違法行為只會不斷發生。

郭家麒又認為村屋違例問題嚴重,也是造成今日政府覓地建屋難的原因。他質疑政府懼怕新界的鄉紳,以致拖延執法:「當我們要求政府使用閒置土地時,政府則預備一千公頃(土地)建村屋,由於政府執法不力,令到村屋成為有勢力人士或鄉紳賺錢的工具,政府完全不理。這些土地涉及數以十億的利益」。

他指,地政總署釘契的做法無效,因業主可繼續租住,認為發出告票及清拆才是有效的。對於地政總署稱會以優次來處理個案,郭家麒不認同地政總署採取「先易後難」的方式執法,批評是政府的借口。

黃偉綸:會公開短租地資料

另外,對於本土研究社的研究報告指,有富豪透過「短期租約」以低價租用政府官地,再興建23個私家泳池及8個網球場,將官地私有化。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昨日與傳媒午宴時表示,目前全港約有5,000份短租合約,涉及約2,400公頃的土地,用途包括更亭、工地及泳池等。他承認,目前短租土地資料的透明度不足,公眾現時要查閱短期租約土地的資料,方法極為煩複。決定將短租地的資料,包括呎租、地點及面積等放上網供公眾查閱,最快今年底前實施。未來新簽訂的租約,會要求租戶容許公開身份及租金等資料。當局盡力每月更新資料一次。

他又透露,過去涉及新界霸佔官地的個案曾積壓多達7,000多宗,現在剩下約2,000多宗,希望未來兩至三年可處理完成,但承認在執法上,不少違例人士可能只是被判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