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因偏差(Attribution bias)是在某些條件下必然出現的心理反應。心理學家發現人們一個特點,成功的時候,正常心理反應是感覺自己有能力,失敗的時候則會試圖把責任推諉給外界和他人。 

這樣對於人的心理調適和自我防衛是有利的,因此無可厚非。但是,如果一味地讓自己的認知和現實有所偏差,就會形成個人發展的巨大漏洞,難以彌補。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我們對他人行為目的的歸因會直接影響我們對他人行為的反應,然而,要辨識他人行為的動機非常困難。 

假設你正走在路上,一個粗心的人撞到了你,你會做何反應?你會覺得他是故意的還是無心之過?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歸因偏差會造成內心不同的影響。 

大部分人產生歸因偏差時,通常不會把他人的動機歸因是善意的,而是做出惡意歸因,繼而做出報復性的行為。 

在職場中同樣如此,例如,有些資深員工業務底子厚,為人忠誠可靠,多年來一直未受到公司重用,看著比自己資淺,能力也未必在自己之上的人青雲直上便心生憤懣,時常對同事發牢騷;看到主管偏心就醋意大增,在背後說些風涼話。 

我們不得不承認,有人的確工作很努力,但在公司裏總是不被人注意。當自己不被重用,看到別人如魚得水,心裏就更加難受。 

假如有勇氣承認的話,這就叫嫉妒。嫉妒解決不了問題,不如轉變一下思路。

鄭飛瑩的心結

鄭飛瑩的心情糟透了,她感覺自己和鄰座的王丹霞差距太大了。在鄭飛瑩看來,一旦老闆喜歡誰,大家多半也會喜歡誰,和王丹霞的工作成果沒有直接關係。 

有很長一段時間,鄭飛瑩心裏非常難受,王丹霞和她說話,她也不理睬。鄭飛瑩心想,不就是因為王丹霞天天在老闆面前拍馬屁才會這麼好過嗎!因為自己不擅長逢迎拍馬,老闆才不重視自己。 

更讓鄭飛瑩生氣的是,有一次開會,大家談到工作體會,說得眾人昏昏欲睡,輪到鄭飛瑩講的時候,甚至發現老闆打起了呵欠,這讓原本信心十足的鄭飛瑩馬上洩了氣。 

但是輪到王丹霞說話的時候,所有男性主管的臉全都由陰轉晴,王丹霞還用近乎撒嬌的口吻,與這幾位異性上司交流業務上的角度問題,簡直讓鄭飛瑩崩潰。 

鄭飛瑩個性穩重,絕不會用這樣的口氣和男性主管說話,為此她鬱悶了很久。有一天,在另一家報社做主管的老大哥約她吃飯,鄭飛瑩提起自己的遭遇,老大哥說他有些女下屬有一樣的心結,但是身為一位主管,他比鄭飛瑩還要了解王丹霞為甚麼「吃香」。 

他說,女性最令人忌諱的缺點之一就是亂設假想敵,而不去研究、發現別人的長處。尤其是本來一起進入職場的女同事,出現高下之分時,弱的一方就容易忽略同事真正吃香的因素。 

例如,同事的努力和上進。落後的人往往歸結為同事靠著甜言蜜語巴結主管才獲得成功。 

老大哥說了自己身為男主管的感受。在職場上,那些外貌美麗、言談舉止優雅的女性,的確讓人眼前一亮,因為工作是件枯燥的事情,賞心悅目的人自然養眼,而且,他不會喜歡一個中性或看來與他性別相同的女員工,這也無可厚非。 

但是,一名女員工只有在業績上做出成績,才能更持久地讓主管感覺如沐春風,那些能幹的優雅女同事,絕對是任何公司中的「寶」。 

聽到了老大哥的提點,鄭飛瑩發現王丹霞確實有很多優點,值得自己學習,無論是業務還是豁達的處世態度。她還懂得發揮自己的長處,把不太光輝的地方隱藏起來。 

老大哥的這一課,才真正為鄭飛瑩解開長久以來的心結! 

職場大紅人開竅心法

職場中發現能力比你強的同事,即使他是你的對手,也應該學會向他致敬,向他學習,而不能片面地認為對手成功是因為一些不合理的因素。 

否則,只能為你自己找到不成長、不進步的藉口,不能真正取得個人發展。任何一個老闆都不是靠員工的追捧過活,也不是靠培養「馬屁精」就能生存。 

在以利潤為最高追求的公司裏,一般來說,人事任命還是要依靠個人的業績和能力,主管喜歡誰,看重的也不外乎是這兩點。 

所以,不要一味地找別人的缺點,應該讓自己的心態先平靜下來。職場是個靠實力說話的地方,職位與能力決定發言權,這不是甚麼潛規則,而是人盡皆知的道理。 

仔細觀察那些超越你的人,用客觀的眼睛去看看人家到底有沒有長處,只要你能發現有一點是他比你做得好的,你就有了收穫。

而你要做的是,動動腦筋提升你的業務,做到讓別人看出你的光采,承認你的存在。這才是真正的謀略。

摘編自 《職場開竅心法:88個辦公室權威心理學》 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