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進行第六次核試後,9月11日安理會成員國一致通過對朝新一輪的制裁決議案。日前,日媒披露,圍繞新決議案,美、中、俄三方一直談判到10日深夜,最終美方讓步,將原來的「全面石油禁運」改為部份石油禁運,才得以通過。

據《日本經濟新聞》9月13日報道,決議通過的最後期限定為9月11日。直到9月10日晚,美國安理會外交人士還曾向記者表示,「談判還在繼續」。期間,日、美、韓還嘗試通過所有渠道説服中、俄。終於在10日深夜,美方提出的部份讓步的修正決議案,撤銷「全面石油禁運」的項目,修正案才獲得中、俄的同意。

美方與中、俄談判延續到表決前夜,實屬罕見。據了解,過去的對朝制裁決議大多是美、中花費近兩個月的時間先談判達成一致,然後再獲得俄羅斯同意,之後才向各國公開。

而此次美國採取了不同於以往的做法,9月5日美方在沒有提前與中、俄達成一致的情況下,向安理會所有理事國發放了包括「全面石油禁運」等在內的決議草案。

外界注意到,從談判罕見的拖延至表決前夜以及美方不得不作出的讓步,專門研究北韓能源的智庫鸚鵡螺研究所(Nautilus Institute)執行主任彼得・海斯(Peter Hayes)對《紐約時報》表示,不管中國與北韓的關係變得多麼緊張,北京都不大可能同意切斷石油供應。他說,「那會降低北京對平壤的影響力。」

《紐約時報》此前報道,儘管北京常因導彈試驗和核爆指責北韓,但它一直通過能源,主要是原油出口,維持北韓的經濟運轉。海斯說,考慮到最近的經濟增長,北韓今年預計會進口大約85萬噸原油,幾乎全部來自中國。軍隊用油約佔北韓進口石油的三分之一。

北韓核武的發展與中共的長期扶持和縱容有密切的關聯。

雖然沒有「全面石油禁運」,但新的制裁決議將使北韓的原油和石油精煉品的進口減少30%。制裁措施還包括,禁止北韓的紡織品出口以及禁止向北韓海外勞工續簽合同。

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黑利認為,這次制裁加前次制裁將切斷北韓90%以上的公開出口。

決議通過後,黑利表示,此次決議「如果沒有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之間的緊密關係就不會通過」。

中、俄在對朝制裁中扮演的角色,美國以前就呼籲過採取類似措施,北京卻幾乎總是拒絕。有分析認為,中共十九大前北京要向國內展示對美關係的穩定以及特朗普將在年內訪華,促使中方要對美要求的對朝制裁給予一定程度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