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倒臥在病床上的友人沉沉睡去,他心中百感交集,父輩當年曾對他說,人生出來,是負有使命的,如若他的使命,是運用財富,創造工作機會,安定他人的生活,以至救濟,那麼,這麼多年來,他不就是逃避了使命?

從來「我不執迷於錢財,我不執迷於財富」,在過去是他的驕傲。他曾經覺得自己真的做到了,連在收入不高時,所收到的二手物品,大部份都再打包轉送了更需要的人,可是他卻沒有想過,怎麼不好好待在他應該在的位置,運用財富,直接購買人們所需要的東西相送,而不是轉送二手物品,甚至照顧員工的生活,讓員工們在不虞匱乏的情況下也有餘力幫助別人。

而不是像現在……。

他突然覺得,自己從前的想法有著更深的隱蔽而不為人知的一面:

「我不執迷於錢財」

──其實有著「我貪戀名聲」之意。

「我不執迷於財富」

──其實是「我害怕被仇富」。

曾經以為遠離財富就能得到真心對待,不被人排斥,其實,哪裏都有真心,哪裏都有不真心;哪裏都有接納,哪裏也都有不接納,端看自己與周遭人們的內在心境,而不在於擁不擁有財富的本身。

於是,在朋友出院之際,他輕輕告訴:「我這裏有貨可批,你拿一點去,和孩子賣賣看,你不用出成本,貨賣出再給我貨款,你看如何?」

收下樣品的友人表示會和孩子討論,卻在出院不久後某一天相約的飯局上,將樣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塞回企業家孩子的隨身袋中,隨後以最快的速度搭車離去。

企業家的孩子將塞回的樣品打開,哪裏只是樣品,裏頭還有他的看護費用,友人還是覺得不能平白無故拿他的東西,因對生意無概念,只答應將來為他做商品型錄與保證卡的設計。

這時,一個景象在他眼前出現─凜冽的寒風中,冬梅傲霜雪。他這個朋友,宛如一剪寒梅傲立在風雪之中。依稀記得一個故事,古時有個君王帶著隨從尋訪賢人,終於訪至賢人的住所,在見到賢人的那一剎那,王說:「賢人啊,你上前來」。而那賢人回道:「王啊,你上前來。」初閱時只覺得這賢人未免太沒禮貌,怎對君王如此說話,而友人傲霜雪的舉止,讓他明白了這個故事為何會被流傳記載的原因,是啊,如果是君王尋訪人才,像這樣德性的人才,他確實必需再向前一步,才延攬得到。

生意上的智慧與管理開始微量微量地在他身上累積,他決定承擔自己的使命,如果這使命還願意屬於他,即使機會已經消逝了那麼多,不知還能有多少。現在累積財富對他而言,僅僅是一個幫助別人的工具,但在大面積幫助別人之前,必須先讓自己的財務穩健且永續,否則還沒幫助別人,就將自己耗盡,是甫創業的他必須面對的挑戰,所謂是福不是禍,在人生的轉折處,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喚「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漸啟航。

而在初登船帆的那一剎那,遙望海上,一幕更驚人的景象出現在他的眼前:在海的那一端,浮現了一座島嶼,島嶼上浮現了一個人像,是那島國的國家元首,而在島嶼不遠處的幾塊陸地上,也浮現了許多人像,是陸地上各國的國家元首,多位有德的國家元首,鎮日為國務煩忙。

企業家的孩子輕輕長嘆,他知道國家元首和官員們,每日繁忙的國事中,包含著減少貧窮、照顧低收入戶,以前在基層工作中,他有許多年的收入都達不到課稅的最低標準,看來在當時,他也是他們擔心的對像吧。

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應該是要反過來去照顧那些低收入戶才對啊,為了一個清高的美名,就這麼害怕被仇富而遠遁,直至幾乎甚麼都失去,但是,出生在富有人家,如果願意,以他這樣能千金散盡又甘之如飴的個性,愈居高位,愈能為國家帶來好處,他可以領養多個窮困家庭的孩子,供他們讀書上學,他可以參與文化教育,出版刊物,內容盡寫互助合作的故事,讓社會維持在善良淳樸、互相幫助的風氣下;他可以在自己能力所及範圍之內,為國家減少失業率,減輕元首及官員們的壓力;他甚至可以做國際救援,低調默默地不留名聲。

「我心中曾經那麼害怕人們知道自己是富人,怕被仇富的人瞧不起、妒嫉與訕笑,順著他們的想法變成了窮人,卻逃避了自己的社會責任。但反過來看,仇富的人,如今想想也是需要被幫助的人。一個需要被幫助的人,說些甚麼去發洩自己的不平與憤憤,又何須在意呢?但願有一天我能成長到有能力去幫助他們,且不讓他們知道,雖然仇富的人不一定都在最基層,但我畢竟在基層待過,也許會知道怎麼樣去幫助別人又不傷人的自尊。」

企業家的孩子終於放下多年的觀念,期盼在人生的下一步,默默地成長茁壯至幫助更多的人,以成為潛在的、協助安邦定民的、不為人知的力量。(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