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後,虞舜每隔五年在全國巡視一次。不巡視的四年之中,各諸侯按時到帝都朝見,向朝廷報告政績得失。舜採用「三歲一考、五歲一巡」,明確了朝廷和地方諸侯的從屬關係,奠定了天下一統的構架。

十二、設立刑法

舜使皋陶主管司法。他以為用刑之道,出於萬不得已,根本辦法首在教化,使人人知道善當做,惡不當做。與其使他們以犯刑罰為可畏,不如使他們以犯刑罰為可恥。 

當時所制定的刑律是:「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贖刑。」

以象刑作為常刑,象刑即是把常用的刑罰以圖畫的形式畫在衣服器物上,以作警示,使其知羞恥,加以改過;採用流放的方式代替割鼻、斷足、刺字、閹割、砍頭五種刑罰,以示寬大;對於官府裏的人犯一般罪只用鞭打;對於學府裏不服管教的學子只用木條抽笞;沒有犯罪動機,但卻造成犯罪事實的,屬於過失犯罪,可以通過向國庫交納罰金來贖罪,這在後來的法制中一直有所沿用。

舜之時,人事管理方面就相對多了起來,《文獻通考‧職官考一》稱,「陶唐氏以前之官所治者,天事也。虞、夏以後之官所治者,民事也。」

舜以道德為本,教化萬民,開創教育,設立刑法,定期巡視四方。刑法是國家管理中的強制手段,刑法的加強標誌著這一時期具備了國家管理的職能。這一時期,強化了教育、獎懲等管理體制。

第五章  禹平水土創神州

共工孔壬採用「壅防百川,墮高埋卑」的治水策略,歷時多年,徒耗巨款,沒有成效。加之孔壬「虞於湛樂,淫失其身」,最終治水失敗,無功免職。

堯徵詢四岳的意見,詢問誰能治理水患,四岳推薦鯀。

堯說:「鯀這個人很任性,很驕橫,常常不聽從命令,還毀壞族人的利益,不可以擔任這個工作。」
四岳說:「現在找不到比鯀更合適的治水人選,就讓他試試吧!」堯因此聽從了四岳的建議,任用了鯀。

鯀長於建築,善於築城。鯀採用築堤堵水的方法,以期約束水勢,開始有些效果,隨著水位升高,堤防不但未能阻遏洪水,還不斷潰決。最終堤壩崩潰,死傷眾多。

鯀治水九年,沒有取得成效。舜建議將鯀流放到羽山。

舜了解到鯀的兒子文命(禹)寬仁有德,善於治水,於是向帝堯推薦他來治理洪水。

一、神禹降世

夏禹。(公有領域)
夏禹。(公有領域)

禹,姓姒氏,名文命。其父鯀,是黃帝氏族的後裔。

據《竹書紀年》載,帝禹夏后氏,母曰修己,出行,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既而吞神珠。修己背剖,而生禹於石紐,虎鼻大口,兩耳參鏤,首戴鉤鈴,胸有玉斗,足文履已,故名文命。長有聖德,長九尺九寸。

鯀娶有莘氏的女兒,名叫女嬉,也叫修己。帝摯死後,鯀不再做官,和他的妻子住在汶山廣柔地方的一個石紐村,在今四川省汶川縣境。

女嬉年過三十,尚無生育。一日薄暮,她到山下去汲水,在水邊看見一顆明珠,大如雞子,隨手拾來,越看越愛。正要上山,忽半空蚩蚩一聲響,抬頭一看,乃是一顆大流星從對面山上直飛過來,掠過身畔,直上霄漢,入於昴宿之宮。女嬉吃了一驚,忙將那顆神珠含在口中,哪知這顆神珠一入口中直從喉間向腹中而去。女嬉頓覺一股熱氣衝入丹田。

夜裏,夢見一個長大男子,虎鼻大口,河目鳥嚎,過來對女嬉說道:「我是天上金星白帝之精,曾經降生世間,做女媧氏十九代的孫子,名字叫作神禹,壽活到三百六十歲。後來到九嶷學道,成仙飛去,仍舊上變星精。現在天下洪水氾濫,我受命治理,所以化為一顆石子,等待與我有緣的人。昨日被你吞了,你與我有緣,我來做你的兒子。」

女嬉醒來後將昨日山下之事和夢境告訴了鯀。鯀道,看來,將來生出兒子,大有來歷,一定是非常了不得的。

女嬉懷孕滿十月之後,竟不生產。過了十三個月,依舊不生,而女嬉背上彷彿要裂開的樣子,撕裂般地疼痛,覺後背有一個圓東西,不住地往上頂。

鯀用刀在她後背輕輕一劃,一個胎兒生出來了,是個男孩。

南宋畫家馬麟所作的大禹畫像(公共領域)
南宋畫家馬麟所作的大禹畫像(公共領域)

禹耳有三漏,長頸、鳥喙、虎鼻、河目、大口,與女嬉夢中所見的無異。

幼時,文命聰明睿智、恭敬有禮。鯀夫婦非常喜愛,親自教導。鯀本是個博學多才的人,將所學的教給文命。文命年雖幼,頗能領悟,尤其歡喜聽講水利、地理。

文命不到十歲時,由於孔壬治水無功,鯀受命治水。

鯀離開家後,一天文命戶外遇到一位白髮老者,自稱「郁華子」。郁華子是個修道者,天文、地理無所不曉,能知過去、未來。

文命拜郁華子為師,郁華子在文命家住下來,教文命知識等。郁華子告訴文命,這次水患是普天下的水患,若沒有通天徹地的本領、驅神使鬼的手段,難以治理。

郁華子漸遞將天下名山大川,路程遠近,地勢高下、廣狹、險易及各種治水的方法,都傳授給文命。他的治水大要是:「只可順水之性,不可與水爭勢。」文命謹記在心。

三年後,郁華子辭別文命母子。臨行前郁華子向文命推薦了四個人作為日後的助手。

不久郁華子派真窺、橫革二人投奔文命,作為文命的助手。二人交給文命一封信,信中郁華子向他推薦了西王國先生和大成摯,建議文命師事二人, 「此二人皆帝者之師,不世出之奇才也。」

二、考察水患,一路顯神蹟

母親死後,文命決定投奔父親鯀。途中拜見了西王國先生,西王國先生之學與郁華子不同,乃是正心、修身、安邦治國之道,文命受益匪淺。 一路上,文命等見到綿延數百里的治水大壩,他覺得這個方法與郁華子老師所講的不同。

文命見到父親鯀後,就住在鯀身邊。他四處察看,逐漸積累了一些經驗,他覺得,包圍在群山裏面的這許多水,總要給它一個出路,那就是順著水性,導入大海。但是要放去山中之水,必須將山鑿開,對於地上面的水必須掘地挖溝。這兩件事都是巨大無比的工程。

他向他父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說:「高者鑿而通之,低者疏而宣之。」鯀覺得鑿(開山)和疏(掘地)這兩項都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非人所能。

文命帶著兩個隨從到各地考察地勢、洪水的水勢以及源頭。他發覺此洪水只有求之於神的保祐和幫助方能根治。◇(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