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中南海博弈加劇,大批江澤民派系「老虎、蒼蠅」官員落馬、被撤換。為防貪官將資金轉移海外,習近平當局連出重招,包括傳已禁止中共高幹出國,以及震懾插手金融領域的中共權貴,嚴防金融爆破風險。不過失勢的官員想方設法向外逃,亦發明了許多讓人嘆為觀止的洗錢方式,包括香港股市亦成為洗錢平台之一。

事實上,自十八大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共江派百名以上副省部級高官落馬,已滋生了資產外逃潮。

2016年11月落馬的安徽省前副省長陳樹隆,近日被披露利用職權在大陸炒股獲暴利,且以非常隱蔽的方式將贓款轉移到香港漂白,再炒作港股。

2600萬在港炒股漂白

陳樹隆畢業於安徽財貿學院,被吹捧為「安徽股神」。中紀委的反腐專題片介紹,陳樹隆利用自己熟悉股票、期貨交易的專長,以及在金融行業積累的人脈資源,打著招商引資等幌子,給他選中的一些上市公司或者私營企業大量的政策優惠、財政扶持,在背後利用職權購買原始股、炒作股票,獲取暴利。

陳樹隆投入股市的第一桶金,就是通過權錢交易得來的。他擔任蕪湖市委書記期間,在推動蕪湖市某國有企業資產重組過程中,就違規購買大量股票,獲利數千萬元(人民幣,下同)。

在完成原始積累後,陳樹隆回過頭來想要掩蓋當初收受私企老闆施永1,300萬元的痕跡。他想到了一個一舉兩得的辦法,「實際上是假還款的形式,把資金洗白,轉到香港去炒港股」。

陳樹隆供稱:「我就把這1,300萬本金還給他,同時還按照年息8%複利計算,還了2,600萬,這樣這個2,600萬就兌換成港幣,讓施永在香港幫我炒作港股。」這筆錢掛在施永賬戶上,所有權屬於陳樹隆,陳樹隆的弟弟、侄女多年幫他擔任操盤手,陳樹隆自己藏身幕後指揮落單。

2016年陳樹隆被立案審查。有報道稱,陳樹隆案涉案金額巨大,遠超億元,其問題主要發生在安徽蕪湖市,涉及證券金融、招標投標等多方面,而在陳落馬後,蕪湖超過100名官員被約談。

穗副市長化名擁港籍斂財

有關中共權貴、貪官在港炒股、炒樓洗錢的故事,近年來經常見諸報端。有的官員甚至用化名擁有香港身份證或特區護照。

今年4月被判無期徒刑的廣州前副市長曹鑒燎,被揭全家都擁有香港和外國身份,曹以化名「曹小華」和偽造出生日期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證20年,有「廣州市港人副市長」之稱,卻一直在內地擔任重要官職,大肆斂財。

曹鑒燎被指受賄8,000萬。陸媒報道曾披露,他甚至以兒子炒股需要資金,找有求於他的商人索要賄款。他亦多次以親戚在境外投資需要資金、投資移民為由,要求行賄的商人轉賬到其香港戶口。

另外,東莞市人大常委會前副主任歐林高,貪腐過程近日曝光。他多年來借土地轉讓、人事安排等進行權錢交易,不斷受賄。他的家人移居香港,不但在香港生兒育女,而且繼續收受賄款,大肆炒樓。

2011年落馬的前深圳龍崗區常務副區長鍾新明,涉收受發展商4,000萬賄款。據檢方透露,鍾的賄款主要在香港,他利用弟弟在香港所開的寶誠公司,與發展商以「簽訂合約」為名轉賬,再用巨款在香港炒股和放貸,同時以其兒子的名義購置物業。

鍾落馬後,香港廉政公署亦出手,配合追查賄款,將所得960萬元港幣匯回深圳。

北水南下 行賄送股票號碼

據《動向》雜誌2015年11月號披露,中共紀委、中央巡視組的報告指:副省部級的家屬75%有炒股、炒外匯、炒期貨活動,而地廳司局級的家屬佔近90%;處級或以上官員的家屬75%以上炒樓。

香港股市自兩年前相繼開通「滬港通」、「深港通」之後,和大陸股市關係更加密切,更多北水南下,亦成為大陸貪官洗錢的溫床。

特別是自2015年股災之後,A股監管至今未能回復正常,影響股民信心。今年港股持續跑贏A股,從年初22,000多點大升至近28,000點,飊升近三成。除了港股估值較平外,中共政局不穩,亦吸引大陸資金持續南下。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本港證券行資深經紀透露,目前中資已佔香港股市一半以上,特別是細價股、仙股、殼股炒作頻仍,部份魚龍混雜,更有不少中共官員在幕後炒作。

他透露,自習近平當局反貪之後,不少官員不敢收現金,改收股票號碼。意思是有莊家準備炒起此股,而且確保一定升,通知他找操盤手在港落單,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地「幫他賺了一大筆錢,達到行賄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