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作家特雷斯特(Rebecca Traister)是《給所有的單身女士》(All the Single Ladies)一書的作者。她在書中以自身的經驗探討女性除了婚姻伴侶之外,和同性的友誼也可以很珍貴的。

特雷斯特在書中談到了好友莎拉在她生命中的影響力。她和莎拉於1999年在紐約相遇,她們開始熟悉紐約,也在繁重的工作中漸漸成為好友。她們在彼此身上找到互相喘息的空間,分享心情、放鬆自己,一起談論著股票和所有生活中的一切。

特雷斯特相信許多婦女都和她們一樣。一旦出現了知心好友,女性友誼便成為生活的中心。在早期,當女人進入婚姻,因為經濟上的原因,會不斷奉獻自己在情感和現實上的援助。但到了現代,女性可以經濟獨立,除了和伴侶之間的感情外,女性角色間的親密友誼也應運而生,形成堅如磐石的姐妹情誼。

例如,特雷斯特和莎拉就像每天都會見到的伴侶,或者像是家人般司空見慣的關係,一起打牌、看節目,享受棒球賽、總統辯論會,有共同的醫生,互相給對方工作上的建議,一起閒話家常,甚至合力對抗老鼠(在滅鼠藥沒來之前)。

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而且,特雷斯特還提到,她不只跟莎拉是好友,也跟其他4位朋友有很密切的往來,但各自都保持自己獨立的空間。歷史學家卡羅爾史密斯羅森伯格曾在19世紀描寫女人關係是這麼說的:「女性朋友沒有孤立的兩人組合,通常都是高密度的完整網絡。」

特雷斯特認為這些友誼給予她從成年開始就想要的核心連結,可以一起分享情感、享受生活。她認為這樣的友誼比年輕時的某幾段幾乎耗盡心力的戀情,讓她更有充實飽滿的感受,友誼對她的好處還擴大到生活的其它層面。這就像一個更好的工作一樣,有更公平的報酬,更增加自信。

女性的友誼不是一個安慰獎或一些浪漫因素,朋友之間的關係儘管不完全契合,甚至實際上可能南轅北轍,但卻能夠在彼此身上找到活力,這正是女性陷在愛情糾葛中所欠缺的,而這反而可以讓女性期望自己擁有更高品質的身心成長。

當莎拉遇到愛情

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4年後,一位男性提供莎拉一份在波士頓的工作,他們遠距離戀愛長達1年,後來他們不得不作出決定,莎拉願意長居波士頓,即使這個城市並沒有給她更多專業上的成長機會。

特雷斯特看到莎拉陷入天人交戰的困境,能夠體會她的選擇是痛苦的。她在書中提到,當我們還年輕,無論如何,我們的生活比較平順,沒有太多波瀾。當我們長大以後,人際關係卻變得更加複雜,和許多人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結。

特雷斯特希望莎拉快樂,同時她也明白彼此都希望保有千金不換的友誼和值得付出的好工作,而且還可以擁有和親密伴侶的溫暖與浪漫。

莎拉搬去波士頓的6個月後回來了。她回來是因為她在波士頓的生活並不充實。重要的是,她想留在紐約生活,這裏有她的工作、她的城市和她的朋友,她回來是為了她自己。她說:「有人告訴我,回到那個哺育我生命的家,那裏有我的朋友圈,我想做回我自己。」

當特雷斯特遇上真命天子

雖然特雷斯特對莎拉的結果有些傷心,但知道她和另一半的關係還沒有穩定,也很高興她為自己的生命著想,這是令人滿意的。

後來幾年,特雷斯特戀愛了!她開始無法參加每個禮拜和好友的諸多聚會,因為遇到了真命天子,她不想錯過和他共度的諸多時光。

特雷斯特坦言,當她和男友在一起後,為需要花多少時間和男友相處,以及為社交生活和過去不一樣的問題所困擾。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很需要工作和朋友的人,但是當她開始想擁有一個孩子的時候,她也會轉個彎往傳統的婚姻關係走去。而好友就是這樣能夠體諒,她很感動莎拉對她說:「感覺就像是我們交換角色一樣,有一天早上醒來,我變成一個獨立的女性,而妳成為那個男朋友身邊的小女孩。」

特雷斯特說,早在20世紀,一些杞人憂天的言論說女性友誼會抑制結婚的慾望,尤其在婚姻議題顯得糟糕的時候。但是,當妳真的遇到一個妳真心喜歡,同時通過妳高標準考驗的朋友,她給妳帶來的影響很可能是好的,這真實的情況就發生在特雷斯特身上。

對許多女性來說,朋友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夥伴,好的朋友會讓她們脫離不好的人際圈,一起成家,並經歷人生中的生、老、病、死,甚至那些已經結婚的女人,即使最後離婚或喪偶,朋友仍是促成她們身心成熟的嶄新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