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中共「十九大」召開還有一個多月之際,軍方高層再度面臨反腐風暴。據媒體先前報道,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及張陽,都因涉及貪腐而被調查,且都與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有牽連,這也說明軍中清除「郭伯雄、徐才厚餘毒」至今沒有結束。

截至目前,全軍的郭、徐餘毒到底有多少,雖然沒有公開的具體統計,但媒體曾披露的三個說法比任何具體數字都要怵目驚心。

一是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說過的:「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我家提拔的」。

二是郭伯雄說過的:「即使把我們換下,上來的還是我們的人」。

三是劉源上將說過的,那些年晉升上將者,除他少數幾個外,其他人都給郭伯雄、徐才厚送過禮。

同樣地,外界雖然無從知悉郭、徐二人掌權以來的賣官實際所得,不過此前外媒據中共總政治部「深喉」爆料披露:百萬買師級官位,千萬買軍級官位。

外界也關注過由此產生的一個問題,軍隊裏買官賣官明碼標價,郭伯雄、徐才厚批發收賄是天文數字,那麼可想而知,為了撈錢買官與買後回本,軍內最能「生財」的單位必成腐敗重地。

顯而易見,從胡到習,軍中反腐重災區首推後勤部系統。如賈廷安一手提拔的「軍中第一貪」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曾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又如郭、徐死命包庇的「軍中巨貪」谷俊山,曾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辦公室主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副部長。

還有胡習交接的2012年5月,官方消息稱,成都軍區副司令阮志柏因病救治無效去世。但時有可靠消息指出,阮志柏之死是自殺,因深陷薄熙來、周永康政變。而阮志柏同樣是出身後勤系統,在2008年從總後勤部「空降」成都軍區之前,阮志柏長期在後勤部門任職,主要從事軍事經濟、財務管理工作。

今年2月,據報道,美媒時事欄目曾分析習近平反腐、中共將官買官後撈回本錢的各類手法。

眾所周知,中共軍隊後勤部撈錢有各種各樣的名目。而這些年來,據美國、加拿大、歐州等多個國家議案引述國際調查報告指出,其中最血腥的利益莫過以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為主體強摘器官牟利。國際調查報告也指出,中共軍隊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機構,因反腐而紛紛落馬的「軍老虎」涉及活摘罪嫌。

今年2月,港媒也曾披露,在郭伯雄、徐才厚倒台後,軍中買官賣官依舊,只不過是因習近平反腐而「交貨期限」滯後,雙方都在等待時機。

其實比郭、徐餘毒有多少的問題更應該被關注探討與追問的,莫過於從以前到現在,軍隊系統買官賣官的錢包含多少活摘器官的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