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卷八》中,記述了一件事:雍正年間,蘇斗南先生在白溝河邊的酒店裏,見到一個朋友。這個朋友一邊喝酒,一邊發牢騷,講甚麼「天理無存,善惡無報」的話。

忽然,有一個騎馬而過的神秘人物進來,對他說:「您埋怨世間因果不兌現?請想:好色之徒,必然得病;嗜賭之徒,必然輸貧;搶劫之徒,必然被抓;殺人兇手,必然抵命;這些都是因果報應。當然,同是好色,稟性有強弱之分;同是好賭,手段有高下之別;同是搶劫,有首惡與脅從之差;同是殺人,有故意與誤殺之分。那他們的報應,自然應該各有區別。即使報應,有的是功過互抵,有的是以明顯的方式得報,有的是以隱晦的方式得報。有的人,功罪表現,還沒有完結,須待他日。勢不能齊,理宜別論。非常玄奧精微!您依目前所見,而怨天道不明。說話太不謹慎了。再就您本人來講,您的命中,應做到七品官。因工於心計,趨炎附勢,上天削為八品。您從九品升為八品時,心中暗喜,自以為得計。殊不知:是您的心性不夠,神將你從七品給削降下來了。」

接著,那位神秘人物,又走近那個朋友的身旁,耳語了好一會兒,再大聲的說:「您的這些事,全忘了嗎?」那個朋友聽後,嚇得滿身是汗,問道:「我這些隱私,你怎麼都知道啊?」那位神秘人物笑著說:「人之所為,神靈盡曉。豈獨我知!」說完話,出門上馬,轉眼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