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人民幣暴漲,觸動各方神經。中共央行近日出招,停徵外匯風險準備金,以及境外人民幣存款準備金後,人幣走勢相當波動。雖然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連漲11天,破6.5關,但在岸人民幣(CNY)和離岸人民幣(CNH)雙雙下跌,在岸即期收市大跌622點子,創今年1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

人民幣中間價連續第11日上升,升35點子至每美元兌6.4997,破6.5關,創2005年6月以來最長連升紀錄。不過,在岸人民幣收盤大跌622點子,收報6.5239,創八個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亦抵銷上周近半升幅。離岸亦曾跌破6.53關,截至下午約4時半,離岸人民幣收報6.5267。根據中國銀行(香港)電匯牌價,每百港元大約兌83.16元離岸人民幣。

央行出手抑人民幣升勢

分析認為,人民幣連漲和中共十九大前局勢敏感有關。但當局最新舉措顯示,資金外流壓力仍有,人民幣升浪不會太大;同時,中共靠借大量美債「托高」人民幣,是將金融風險往後移,勢必重演2015年8月人民幣大貶的惡果,「屆時資金外流會更加大」。

就在人民幣連漲10天後,中共央行上周五晚間下達給商業銀行的通知顯示,從本周一(昨日)起,央行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調整為零,意味沽人民幣、買外幣的成本將會降低。

停徵準備金及放寬境外投資

2015年8月11日人民幣突然大幅貶值後,央行對銀行的遠期代客結售匯,要求增加20%的外匯風險準備金,以壓抑人民幣貶值的壓力。

此外,通知還取消了對境外銀行人民幣存款要繳付的準備金,此舉將釋放更多人民幣資金進入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可能會方便海外投資者做空人民幣。

在央行連續出招後,儘管人民幣中間價連續11天上調,累漲2,000多個基點,但在岸價和離岸價雙雙大跌。

交易員表示,昨早疑似對中間價啟動過濾,人民幣劇烈回調。由於月中有較多購滙,料短期人民幣走勢偏空。

賴志文:或重演8.11大貶

賴志文
賴志文

大和資本市場亞洲(除日本外)股票研究部首席經濟師賴志文認為,央行突然撤銷外匯準備金,很明顯當局是擔心人民幣走得太強,而放鬆了之前收緊的外匯管制,導致人民幣匯價出現下跌。

2015年8月至今,人民幣經歷了先跌後升的過程。從2015年8月到2016年底,人民幣兌美元下跌,累計貶值8%。但今年以來累計升值近7%。

2015年曾準確預測人民幣大跌走勢的賴志文認為,人民幣今年表面上走強,但其實中國經濟的根本問題沒有解決,而是中共當局人為操縱造成的。換句話說,只是將金融風險向後移,「一方面加強資本管制,另一方面鼓勵企業大量借美債。現在美元債的壓力是有增無減,將來有機會重演2015年8月11日的人民幣大貶事件。」

推後金融風險 壓力未減

賴志文又指,十九大前,中共當局「穩定壓倒一切」,頻頻出招加強外匯管制,阻止資金外流,雖然穩定了人民幣匯價,但亦令中國經濟開放步伐放緩,「這兩年改革部分大家看到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某些跡象是倒退的。大家都知道。」

據統計,今年上半年中資美元債的發行量超過1,600億美元,餘額超過3,000億美元。中共財政部早前宣佈,今年將在港發行140億元人民幣國債,以及20億美元(約值138億元人民幣)主權債券,為少有地在港發行美元債券。

分析指,人民幣升值對外幣負債者是有利的;但是,一旦人民幣貶值,外幣債務負擔將加重,並可能短期內引起「債務提前償還——資金外流——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的惡性循環。

里昂分析師:資金外流壓力仍存

針對2015年8月開始的人民幣大貶,從去年12月開始,中共當局即連出重招堵截資金外流,從限制個人銀聯卡海外刷賬,嚴查大陸民企海外併購,包括萬達、海航等首富企業,近日又叫停首次代幣融資(ICO),防止成為走資的管道等等,都凸顯當局對金融風險爆發的擔憂。

中信里昂全球股票策略師Christopher Wood表示,大陸資金外流的壓力仍然存在,因此短期內開放資本賬的機會低,長遠需要以更多開放政策,包括股票及債券互聯互通機制等引入資本,以抵銷資本外流。

Christopher Wood
Christopher Wood

十九大後人民幣升勢料放緩

中信里昂首席執行官施立宏認為,人民幣走強和美元走弱有關。央行採取行動為人民幣減壓,這顯然是政策使然,但不認為它會想這個趨勢永遠持續,因為對各方都不是最好的事。但他預期人民幣在之後幾個月傾向強健。

他又指打貪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任內首要任務,其次是中央須解決去槓桿等金融改革議題,預期中共十九大後,當局或成立超級監管機構,加大監管力度,屆時或影響經濟增長。

渣打銀行發表報告指,在岸人民幣近期快速升值,來自美元弱勢、市場情緒改善及政策支持,認為在岸人民幣短期內仍有升值空間,但預期臨近今年底時,升幅將轉趨溫和,將今年底在岸人民幣預測由6.82,大幅上調至6.55,離岸人民幣則上調至6.56。

人幣強勢如雙刃劍

同時,分析指人民幣持續升值對中國經濟而言猶如雙刃劍。雖然可使資金外流得到抑制,卻同時導致中國商品在海外市場變得昂貴,給中國製造商帶來壓力,影響已經開始顯現。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中國7月份商品出口同比增幅從前一個月的11.3%降至7.2%,其中對美國的出口同比增幅更是從6月份的19.72%降至8.5%。而中國8月份出口同比更進一步降低至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