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揭露中國體壇興奮劑黑幕,國家隊前隊醫薛蔭嫻一家被迫流亡德國後仍遭報復,除受到不明人士騷擾跟蹤外,中共當局已停發薛蔭嫻的退休金和福利;她再次宣佈與中共體制決裂,並發出退黨聲明。

薛蔭嫻在80年代開始,拒絕做中共當局的幫兇,抵制中共體育官員強迫運動員服用興奮劑,並將黑幕曝光,她和家人遭到中共的報復。年近80高齡的薛蔭嫻,與兒子楊偉東、兒媳杜興,今年6月被迫逃到德國,現時已進入申請政治避難的程序。

薛蔭嫻當年和體操王子李寧的合影。(RFA)
薛蔭嫻當年和體操王子李寧的合影。(RFA)

68本工作日誌記錄黑幕

楊偉東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指出,在媒體披露薛蔭嫻一家流亡德國、並將向國際奧組委等提交中國體壇興奮劑黑幕證據的消息後不久,他們當時所在的海德堡難民營,突然出現找藉口接近他們的「中國面孔」,那人以新到難民營的「申請避難人士」身份出現,其後更多次在楊偉東外出時跟蹤,甚至闖入他們所在的房間,探問一家人過去的經歷和將來的打算。楊偉東懷疑那人是受中共的指派,遂向律師和難民營表達對安全的憂慮。目前楊偉東一家已被安排轉入其它城市的難民營。

薛蔭嫻9月5日與在中國的舊朋友聯繫時得知,中共對他們逃離中國感到震怒,已下令停發薛蔭嫻的退休工資及福利待遇,不排除中共會以其它手段,來阻止薛蔭嫻公開68本工作日誌和其它材料,這些日誌詳細記錄國家隊負責人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細節。

公開退黨強調與體制決裂

薛蔭嫻表示,鑑於中共對避走海外的他們,依然採取窮追報復的做法,她在9月8日公開發出退黨聲明,再次強調與中共體制決裂。

薛蔭嫻說:「現在它(中共)還想打擊報復我們,9月5號是我們發工資和福利的時間,朋友打電話來,(我們)又遭劫難,把我的福利待遇工資都停了。我就覺得吃興奮劑利益集團的勢力還在,還很強大、還在作惡,我就看不清到底是共產黨還是土匪啊幹的事兒?我今天(8日)想好,正式聲明我要退出中國共產黨。我給興奮劑利益集團罵了30多年,說你反對吃興奮劑,就是反對黨、反對政府,這帽子已經扣了30幾年了,不知道習近平主席認同不?」

2007年起遭迫害拒交黨費

楊偉東亦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支持母親一直以來抵制興奮劑的行動和退黨聲明。早在2007年,擔心薛蔭嫻將興奮劑事件曝光,影響到北京奧運會形象,中國國家體育總局上門威脅,薛蔭嫻的丈夫楊克同受到來人的圍攻後,於當年12月身亡,從那時起,薛蔭嫻拒絕繳納黨費。

楊偉東透露,種種跡象顯示中共政權將手伸向海外,試圖干擾和威脅他們,甚至試圖在他們目前的政治避難過程做手腳。但他也表示,他們一家將按照既定計劃向國際奧組委、歐盟議會、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等,提交有關中共體壇黑幕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