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媒體披露已落網受查的房峰輝、張陽、杜恆岩三名解放軍上將,皆屬「郭伯雄、徐才厚餘毒」。外界都知道郭、徐二人是江澤民重用來架空胡錦濤的,除此還有值得一提的是,在提拔郭、徐二人擔任軍委副主席的時候,江澤民也不忘布局自己的兩個兒子插手軍方。

而有關於此的公開報道,僅以時間前後相差十幾年的兩則新聞參考。

一是新加坡《海峽時報》2013年11月16日報道,江綿恆將出任中共三十八軍數碼化計劃的顧問,建立繼美國之後,全球第二支同類數碼先進部隊。內容包括武器、指揮系統數碼化。

在2003年這個時間點,既是江澤民交出黨軍委主席的前一年,也是官媒密集宣傳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涉軍的一年,如吹捧他是「神五」工程的「二號功臣」。與此同時,坊間及網上盛傳的消息,是江澤民次子江綿康突然從一個電子副總工程師官拜少將,參與軍中之事。

彼時海外媒體對此就有觀察評論稱,「神五」工程是由軍方總裝備部直接領導,三十八軍是高機動化王牌集團軍,江澤民將長子安插進入,其用心不言而喻:有計劃步驟地讓江綿恆建立軍中影響力,為日後全面掌控軍權做準備。

二是台灣媒體《新新聞》2016年4月份報道,2016年1月,中國軍方已下令,軍方標案已禁用威盛轉投資的上海兆芯半導體的晶片。報道還稱,據香港法院一宗商業仲裁案,2008年,在北京奧運舉辦前,威盛所開發的一款手機晶片因為過熱問題被查出該晶片留有後門(Back Door)程式,可以對使用者進行監聽。

在2016年如果不是習近平軍中反腐多輪清洗,恐怕軍方不會以怕被安裝「後門」程式理由,禁止威盛參與軍方標案。設若全軍使用有後門的手機,有能力監聽者可獲軍情。而當時威盛公司年報揭露股權關聯顯示,威盛後面是上海兆芯,上海兆芯後面是上海聯和投資,而上海聯和投資的代表人就是江綿恆。

由此得到一個事實,而且還有已公開的其他報道也顯示,近十幾年來,江綿恆即使沒有任何一項軍職,仍假借商業之手在軍中伸得很長。

同理,江綿恆的兒子,即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掌盤博裕投資,誰知如何隱身蛛網般的股權結構,幕後控制著多少重要軍工項目。這並非危言聳聽,很早以前網上就有一份無法證實但無人不知的「政變名單」中,江志成與劉雲山之子劉樂飛二人赫然在列。

也許可以這麼說,軍中所謂的郭、徐餘毒其實並不存在,那些「口服心不服習核心」的、「心懷舊主」的,不是因為已經病亡的徐才厚和被囚終身的郭伯雄,而是因為他們與野心不死的江澤民是利益共同體。所以,真正要肅清的是江之流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