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離子》是明代著名大臣劉基(劉伯溫)的寓言散文集。《郁離子》,郁,有文采的樣子;離,八卦之一,代表火;郁離,就是文明的意思,其謂天下後世若用斯言,必可成盛世文明之治。徐一夔在《〈郁離子〉序》中稱:「《郁離子》……本乎仁義道德之懿,明乎吉凶禍福之几,審乎古今成敗得失之跡,大概矯元室之弊,有激而言也。」

劉基寫作《郁離子》的時候,是在他47—50歲,經歷了元朝官場上的四起四落,正值其人生的低谷,使得他的半生他鬱鬱不得志,不能施展抱負,後來被奪去兵權,遂棄官歸隱家鄉青田山中,發憤而著《郁離子》。書成不久,他即出山離家,成為朱元璋的親信謀士,協助朱元璋建立了統一的明王朝。

《郁離子》不僅集中反應了作為政治家的劉伯溫治國安民的主張,也反映了他的人才觀、哲學思想、經濟思想、文學成就、道德為人以及淵博學識。在寫作《郁離子》的過程中,劉伯溫的整個思想體系,尤其是對社會政治方面的看法及主張更加成熟,也更加系統。

原書共18章,188則短文,書中思想內容博大精深,構思精巧,妙趣橫生,意蘊深刻,令人耳目一新。書中有一則名為《螇螰》的寓言,列述於下:

智伯圍攻趙襄子於晉陽城,派人對守城的人說:「要是你能以城池投降我,我可使你以及你的子孫世世代代保有此城。」

守城的人回答說:「過去中牟的城牆坍塌了,有只螇螰(蟬的一種,壽命很短)掉到了河裏,浮沫托著它漂浮旋轉,它無助地扑動著翅膀,這時有一隻螜(即「螻蛄」,一種昆虫)看見了憐憫它,游過去背著它到了岸上,螇螰感激地對螻蛄說:『我和我的子孫百年以後也不會忘了你啊!』螻蛄振翅大笑說:『你的生命短暫得連冬天和春天都沒有見過啊,又怎麼能百年以後不忘記我呢?』」

「現如今晉陽城因為沒有能人而被圍困,你仗著僥倖的運氣和天然的有利條件胡作非為,憑此驕橫自大,這是會招來災禍的!」

「依賴驕橫自大,就像用蠍毒害人,狠毒地對待別人,上天肯定會厭棄你的(壅禍恃盈,以蠆尾於人,天實厭之)。晉陽城如果早晨被攻破,你必然晚上就死。我即使會死,我死之前還能來得及看到你的死,因此你又怎麼可能對我的子孫後代有甚麼影響呢?」

這天晚上,智伯被韓魏所殺。

「壅禍恃盈,以蠆尾於人,天實厭之」!一語中的,這是郁離子對智伯最透徹的分析。

智伯驕橫自大、目中無人、殘酷不仁,無端挑起不義的戰爭,上天是不會寬恕這樣的人的。而智伯的下場並不是一死那麼簡單,智伯被擒並被殺之後,首級被趙襄子作成首爵,用以飲酒。智伯家族全部被屠滅,所有的領地被韓、魏、趙三家所瓜分,何其慘也!

郁離子的這段寓言短小,但是反應的歷史教訓和得出的結論立意深刻、寓意深遠。讓我們進一步回顧展開這段歷史,以史為鏡為鑒,從中汲取經驗教訓。

智伯,又稱荀瑤、智瑤、知瑤、知伯瑤,謚號「襄子」,又稱智襄子。春秋末年晉國四卿之一,智宣子荀申之子,智氏家族領主。

在智宣子打算立智伯為繼承人時,他的族人智果對此勸諫,請求以智宵為繼承人。智果說智伯有五大優勢:儀態不凡、箭術高超、技藝出眾、巧文善辯、堅毅果決。但是智伯也有很突出的弱點,那就是他殘酷不仁,而這弱點是致命的,最終必定導致智氏家族的滅亡。智宣子不聽從智果的意見,執意選擇智伯當繼承人。

智果預見了智伯會為智氏家族帶來滅頂之災,後來為了避難,智果改名,另立一氏族(即輔氏)。

公元前457年,智伯在討伐衛國回國後,與韓康子虎、魏桓子駒在藍臺舉行宴會。智伯戲弄韓康子並侮辱韓氏家臣段規。之後智伯貪婪地向韓氏、魏氏索求並獲得了大片城邑。韓氏和魏氏當時的實力不足以對抗智伯,因此忍氣吐聲接受了智伯的索要,但深以為恨為恥。

智伯蠻橫無理,志在必得,更加無所顧忌,又大膽地向趙氏趙襄子索求藺、狼皋兩邑地,卻被趙襄子毋恤嚴辭拒絕。智伯大怒,公元前455年,聯合韓氏、魏氏兩門閥,攻打趙氏,趙襄子不敵,幾經考慮之後,就奔走晉陽,是為晉陽之戰。

智伯久攻不取,憤引汾水灌晉陽城,長達二年之久。公元前453年,趙氏「城中巢居而處,懸釜而炊,財食將盡」,軍民病餓交加,十分危急。

智伯見水攻的成效非常好,得意地說:「起初,我不知道水可以滅亡他人國土,現在我己知道了。」

韓康子、魏桓子兩人聽聞此語非常恐慌,互使眼色作暗號,因為魏氏的安邑城,韓氏的平陽城都有可能是智伯下一個水攻的對象。

趙氏水困已久,無法續守,遂派謀臣張孟談,說服韓、魏兩家倒戈,張孟談於是告訴韓、魏之君曰:「唇亡齒寒,智伯率領你們兩位來攻擊趙氏,趙氏快要滅亡了,接下來你們兩位也要被智伯當成攻擊的目標了。」韓、魏本來就對智伯的囂張跋扈非常憤恨,聽了這番言論,也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被滅亡的門閥,決定倒戈起事。於是三方密約,決定共同攻滅智氏。

公元前453年三月初十丙戌日,趙襄子派出部隊,殺死智氏軍守堤的士兵,決開堤防反灌,智氏軍隊因倉促救水而混亂,韓、魏軍隊趁勢從背後,側翼進攻,趙襄子親率軍隊進擊,並大敗智軍的前鋒,長驅直入中軍幕府,擒殺智伯,並將智伯的首級雕刻上漆,當飲酒之首爵,又大加搜捕,將智氏宗室夷滅。只有智果已改名,另立一氏族(即輔氏),所以得以保全,看來智果早有先見之明。晉陽之戰宣告結束,智伯宗族滅亡。

晉陽之戰的慘敗不僅使智氏家族徹底崩潰,更使晉國的分裂終成定局。韓、趙、魏瓜分了智氏領地,又蠶食晉國領土,最終完成「三家分晉」。

智伯的下場真是悲慘呀,而智果作出的決定真是太明智了,不但自保,還保全了自己的族人。智果當初的勸諫和智伯的下場實在值得後世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