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想過,在還沒死的情況下就能得到人壽保險的賠償金?美國行業專家說,有不少人都進行過這種「鋌而走險」的行為。

據CBS新聞9月5日報道,美國保險行業似乎沒有保存多少人們偽造死亡的資料,至少他們不向公眾發佈這種信息。《裝死:死亡欺詐的世界之旅》一書的作者Elizabeth Greenwood估計,每年有幾百宗這種裝死欺詐保險的情況。

2016年,防保險欺詐聯盟(CAIF)進行了一項調查,詢問保險公司假冒死亡的情況是一個輕微問題、中度問題,還是嚴重問題?答案是「中度問題」。CAIF的執行董事Dennis Jay說,有「相當多的人」通過裝死進行保險欺詐。

調查機構Pallorium的負責人Steven Rambam說,他在數十年的職業生涯中,調查了數百宗這樣的案例,「保險公司不願意承認具體(案例)數目,他們不想誘發任何人(類似)的想法。」

保險公司會追蹤 「神秘死亡」

因為人壽保險支出數額巨大,可以高達數十萬美元,所以即使是少量欺詐性的索賠,也會對保險公司造成財務影響。所以當被保險人神秘地死亡時,保險公司通常會僱人進行調查。

據Dennis Jay說,通常這些人(包括美國居民)的可疑死亡事件發生在不發達國家中,因為在這些國家偽造死亡證明書更容易。其實最難的是,當欺騙者「死亡」之後,他如何生活在熟人的視線之外。

Greenwood說,除非「死者」與所有熟人都斷絕聯繫,否則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被保險公司的調查員發現。她說,事實上很多欺詐者都忍不住和親戚朋友聯繫。

製造假死的「家庭作坊」

在加利福尼亞州保險公司工作的調查員John DeMarr說,從1990年代末和21世紀初期人壽保險詐騙開始浮出水面。

這些案件往往涉及新到美國的移民,他們在其原籍國親友的幫助下進行人壽保險詐騙。「他們購買人壽保險後回國,然後在那裏製造『死亡事故』。」DeMarr說:「 那裏還有人出售『死亡套餐』,教你如何獲得自己的死亡證明。」

DeMarr表示,在亞洲和南美洲的部份地區,賄賂當地官員就可以得到死亡證明,被保險人的家屬有時會向保險公司提供葬禮的錄像作為死亡事件的證據。在這種情況下,保險公司的調查員很難確認死者的身份。有時保險人被告知屍體在死後立即火化,另一個託辭是說死者失足落海。

不過DeMarr說,保險公司非常擅長找到那些欺詐者偽造死亡後的「新身份」,因為調查員會分析保險欺詐的動機。被保險人往往為了免於刑事起訴或逃避債務而進行欺詐。如果有人投了一大筆人壽保險後幾個月死亡,那就非常可疑, 調查員會監督保險受益人的活動,看看他們是否還與「死去的人」接觸。

德克薩斯州的保險調查員David Cohen說:「保險業是營利性的行業,保險公司甚至會挖掘墳墓,以確定棺材裏有沒有屍體。」

艱難而可怕的「隱形生活」

欺詐人玩失蹤並不意味著僅僅躲藏起來,這意味著他們要製造假的身份證件以便找到新的工作、住處或以新名稱開立銀行賬戶。

偽造死亡後,「死者」永遠不能與老朋友聯繫,也不能回到曾經住過的地方,因為會有被捕的風險。這意味著「死者」永遠不能跟朋友和家人一起參加生日聚會、畢業典禮或結婚紀念日。一旦被抓到,他們不僅因為欺詐保險獲罪,還會因為在「新生活」中進行的欺詐獲罪。

最近的一宗人壽保險詐騙失敗的例子是,63歲的佛羅里達州積遜威爾商人Jose Lantigua為了逃避債務,在委內瑞拉偽造死亡證明,他的家人企圖領取660萬美元的人壽保險。當他被捕時,他在妻子所擁有的北卡羅來納州的家中生活並且已經改名換姓。

Greenwood說,沒有辦法知道有多少人在偽造死亡之後躲藏起來;這種生活非常可怕,因為你將是獨自一人,非常孤獨,你是一個「不再存在的人,如果你成功地偽造了死亡,那你就會被認定真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