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安徽一男子因在微信朋友圈中發表辱警言論,被警方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中共近日出網管新規要求「誰建群誰負責」。律師認為,因言處罰完全不合法,是權力的濫用。

近日,安徽界首市楊姓男子因不滿警察深夜冒雨查醉駕,在自己建的微信朋友圈中發佈不滿和帶有辱罵的信息。警方認為,這些信息構成尋釁滋事,對其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

此後,楊某向阜陽市公安局提出行政複議。目前,界首警方決定對楊某暫緩執行行政拘留並辦理了相關手續。

事件引發中國大陸網絡輿論譁然。有網民說:「男子罵人是不對,警察拘人更不對。」「這個案子還透露出一個可怕的事實,那就是警察對網民的全面監控。這種監控顯然沒有法律授權,是對公民權利赤裸裸地侵犯。」「發個牢騷要拘留,網上看到過好多警察打人的視頻,也沒見拘留。」

楊姓男子在自己建的微信朋友圈中發佈的信息截圖。(網絡圖片)
楊姓男子在自己建的微信朋友圈中發佈的信息截圖。(網絡圖片)

安徽界首警方對楊某行政拘留處罰的決定書。(網絡圖片)
安徽界首警方對楊某行政拘留處罰的決定書。(網絡圖片)

警方涉嫌濫用權力

旅美律師彭永峰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該男子的言論完全在言論自由範圍內,警方的做法明顯過了。除非有充份的法定理由才可用行政拘留的處罰方式,而該男子只是對警方所謂執法行為的評價,只不過公開表達出來了。

彭永峰說,民主社會人們可以在大街上公開罵總統,如果警方動不動就抓人,人們都該被抓了;而共產黨每層官僚腦子裏的觀念都是這樣,「只要是誰挑戰了他的權威,都要進行打壓」。「完全不合法,沒有任何法的邏輯在裏面,完全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威、面子,是權力的濫用。」

北京律師鍾蘭安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認為,群主在微信群裏辱罵他人,這種行為違反社會公德,當然錯誤。但界首警方因此將其行政拘留,適用法律錯誤,不符合行政法的比例原則,涉嫌濫用警權。

網絡活躍人士秀才江湖吳斌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幾天前上海松江警察絆摔懷抱幼兒的婦女僅僅受到記過處分,百姓罵警卻被拘留,兩相對比,十分不公。「統治階級的走狗跟我們待遇完全不一樣,他們毫不掩飾他們的不公平、毫不掩飾他們的包庇,不在乎我們的憤怒、不服氣。」

當局再出網管新規

「十九大」前,當局為了進一步收緊輿論,9月7日(周四)發佈規定說,從10月8日開始,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當對使用者進行真實身分信息認證,「提供者和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聯網群組傳播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禁止的信息內容」。「如果群組建立者、管理者出現違法違規行為,服務提供者可以降低其信用等級、暫停管理權限甚至取消其建群資格。」

網信辦負責人稱,互聯網群組是指微信群、QQ群、微博群、貼吧群、陌陌群、支付寶群聊等各類互聯網群組。互聯網群組的建立者「群主」和「群管理者」應當履行責任,「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

大陸多次發生「以言入罪」的案例

9月6日,山東司法廳向祝聖武律師發出的《司法行政機關行政處罰案件當事人聽證權利告知書》稱,祝聖武涉嫌發表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一案已調查終結,擬作出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並告知,收到告知書三日內向山東省司法廳提出聽證申請。如果祝聖武的律師執業證被吊銷,他可能是第一個因網絡言論被吊銷律師證的人。

祝聖武表示:「我發表的言論都沒有關係到國家制度的,就是一些關於司法體制和歷史人物的評價,一些關於國際政治的評論,還有關於宗教信仰的一些評論,就針對我的12條微博,認為所有的東西都在影射。」

8月17日,杭州市律師協會也因言論處罰吳有水,中止其律師會員權利9個月。

今年8月,有河北網民因發帖指責涉縣新醫院餐廳飯菜差而被行政拘留,因造成輿論譁然,公安局後撤銷處罰決定,向當事人道歉。

今年6月,陝西渭南華州一教師,也因在網上發帖質疑逼捐,而被警方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