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奧運名將李寧的指定運動醫生、前國家隊隊醫薛蔭嫻,因揭露中共體壇興奮劑醜聞,並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而遭到幾十年的政治暴力。日前在德國申請避難的薛蔭嫻再次揭開這一黑幕,其子楊偉東說,更多真相不久將公佈於眾。

薛蔭嫻早在60年代就進入了中共國家體育委員會(現國家體育總局),工作長達數十年,期間一度擔任國家隊11個隊的醫務監督大組長,並被國家體委安排為李寧、婁雲等奧運名將的指定運動醫生。

但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掀起一場國家倡導的興奮劑熱潮打破了薛蔭嫻平靜的生活。為了國格,為了人格,薛蔭嫻成為體制內罕見的公開反對者,並拒絕給李寧等體育明星打興奮劑。從此全家遭受中共數十年的打壓。

薛蔭嫻在數十年間寫有68本工作日誌,其中記載著大量中共體育界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的證據。據報,薛蔭嫻打算向國際奧委會主席直接遞交證據。

上文介紹了薛蔭嫻披露中共體壇的興奮劑大潮,興奮劑的危害及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的過程,本文主要披露中共體壇興奮劑的政府支持行為及中共試圖想要銷毀證據的醜惡行徑。

服用興奮劑是中共國家「體育政策」?

儘管薛蔭嫻此前多次披露,服用興奮劑是國家指令,但中共當局卻從不承認這段穢史,並聲稱對興奮劑零容忍。薛蔭嫻稱這是「賊喊捉賊」。她說:「中國是一個國家體制,不像外國,吃興奮劑是個人找藥。而在中國,就是國家隊的總領隊,訓練局局長李富榮發動的。你要吃,不吃就不行,大夫要用,不用就用國家體制來整你。國家體制整你就不讓你活了,體制整人還能讓你活著?好一點的就把你開除,不好一點就打壓,不讓你見世面。叫你悶死。」

李富榮後來被加官進爵,升任為中共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他還在媒體上謊稱,自己工作中相當重要的一部份就是反興奮劑。這種心口不一的做法令薛蔭嫻非常氣憤,她說:「吃興奮劑的頭頭就是李富榮。他既是訓練局國家隊的頭頭,掌握著黨政大權,又是吃興奮劑利益集團的老闆。」 薛蔭嫻還說,至於李富榮上面是否還有大老闆就不得知了。

原中共體委醫生薛蔭嫻,因曝光中共官員強逼運動員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當局報復。(自由亞洲電台)
原中共體委醫生薛蔭嫻,因曝光中共官員強逼運動員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當局報復。(自由亞洲電台)

薛蔭嫻的兒子楊偉東說:「我們也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是金牌綁架了國務院,還是國務院直接指使他們這麼做的?」 楊偉東說,所發現的一個現象是,積極推廣興奮劑的醫生全拿到了國務院的津貼,包括他們晉升職稱的時候,使用的論文都是有關使用興奮劑的論文。「但是現在我反過來要問一下,這些拿國務院津貼的人,你們是不是用金牌綁架了國務院?還是國務院指使你幹的呢?」

據薛蔭嫻介紹,中共體育官員一方面強迫運動員系統服用興奮劑,另一方面,他們還研究規避藥物檢查的方法,想盡辦法逃過藥檢。

薛蔭嫻還透露,國家體委派醫務處一名叫陳章豪的醫生去法國學習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1986年漢城亞運會上,陳章豪要求運動員用興奮劑。在那屆亞運會上,李玲蔚被爆出使用興奮劑的醜聞。當時的國家體委為了掩蓋真相,用誤服感冒藥為藉口進行搪塞,同時把責任都推到了隨隊醫護人員黃美玉身上,導致黃美玉差點自殺。

楊偉東說,李玲蔚當時被查出來使用興奮劑,「但是這個國家,還讓她當選了國際奧委會的委員。那你是支持興奮劑呢,還是反對興奮劑?」

有很多人可能不理解,為甚麼吃了興奮劑有時候卻無法查出來?楊偉東說:「這就是技術上的,比如說兩個月之前,比賽之前吃,吃完了以後,兩個月之後他體能還在。也可以一個月之前吃,只要是尿檢沒查出來就可以參加比賽了。」

體制內罕見的公開反對者

就在全國上下沉迷於「大力補」的神奇功效,體育總局大力倡導興奮劑之時,薛蔭嫻和前國家體操隊教練宋子玉成了體制內罕見的公開反對者。

薛蔭嫻表示,當時有些醫生即使對興奮劑有看法,但也不敢出聲。幸好宋子玉敢站出來支持她。薛蔭嫻說:「他是體操隊的最早元老,反對對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一開始他給我很大的支持,是唯一一個可以交流看法的老教練。後來就因為他反對興奮劑,把他調走了,不讓他幹體操隊總教練的職務。走了之後,宋教練說,『薛大夫,要咬住啊,不能給運動員吃興奮劑,否則就變了性了。』」

想毀滅證據 中共查抄薛蔭嫻的工作日誌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國保和警察多次到薛蔭嫻家中搜查,試圖查抄她數十年間留存的68本工作日誌。國保還曾收買薛蔭嫻的一個親戚到家中尋找日誌。慶幸的是,在薛蔭嫻出國前的數個月前,這些日誌和其它黑幕資料已經經特殊渠道安全運送到德國和其它一些國家。

楊偉東還透露,即使他們已經身處德國,有跡象顯示中共還在試圖阻止和干擾他們,包括北京國保嘗試用各種方法聯繫和威脅他們。他們已向德國政府報備相關情況,並致信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官員考夫勒求助。

楊偉東說,整個興奮劑事件,令他感觸最深的就是「恥辱」這兩個字。他表示,作為一個中國人來講,首先要知道甚麼是恥辱。如果人連恥辱都不知道,他甚麼事都做得出來,就跟現在中共體育界是一樣的。

楊偉東說,在他們離開難民營之後,就會把母親的日誌公開。目前公佈出來的只是母親被迫害原因的資料。但還有很多具體的細節,更多的黑幕將會被公佈出來。

德國聯邦政府前人權專員勒寧表示,興奮劑案件中最不應該忽視的就是人權問題,運動員的權利,抗爭者的權利都應該受到保護,不擇手段的勝利者應該被譴責和問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