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廣東省東莞一名26歲男子因在網上製作、出售翻牆軟件,遭到當局判處9個月徒刑、5000元(人民幣,下同)罰款並退還翻牆軟件收入13,000元。該判決吸引了海內外超過十幾萬人熱議。有評論人士指出,該東莞青年遭到重判,是中共很早以前設的局。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表示,提到翻牆軟件,人們一定會聯想到為甚麼要翻牆,中共為甚麼要封鎖網絡,花巨資建造「防火長城」(GFW)和「金盾工程」。他說:「防火長城是把中國的網絡變成一個巨大的區域網,就像一個看不見的籠子,讓『籠內人』無法自由獲取『籠外』的信息。中共當初設立防火長城的一個重要目的,是不想『籠內』的中國人獲取海外對法輪功的真實報道,讓老百姓只能聽到中共喉舌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而金盾工程是『籠內監控』,阻擋一切中共不喜歡的資訊在『籠內』傳播,當然其中也包括法輪功真相的傳播。」

「金盾工程」是對中國民眾進行全方位監控的系統,它的主要功能包括網絡嗅探、電子取證、發送木馬病毒、遠程同步監控、遠程身份掃瞄(無線射頻識別)、自動面部識別、電話竊聽等等功能。」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接受本報採訪時指出:「中共對翻牆軟件有特殊的敏感,這是中共極權主義的本質,它想要控制訊息的自由流轉。本來是不需要翻牆軟件的,是中共做的防火牆阻礙了國民自由獲取境外的訊息,才使得翻牆軟件成為一種必要。」

鄭浩昌說,東莞青年被判重刑,說明兩個問題:一個是牆設得再高也沒用,只要老百姓有需求,總會有更高明的方法;另一個是中共對牆被穿越有多恐懼,不惜以重刑來恐嚇後來人。

封網失敗 中共殺雞儆猴

看中國專欄大陸作家秋不曲曾撰寫題為「中共別再封網了」的文中提到,從來就沒感到中共還封甚麼網,反正他是隨時可上網。他記得好像前幾日8月16日那天,他的動態網主頁上右邊內容全沒了,但發現可以下載最新的自由門軟件了。下載完畢,一試,隨便就能上動態網。也就是說中共的封網再次以失敗而告終。

秋不曲說,他記得動態網總裁夏比爾先生所說的:「突破網絡封鎖在技術上,對我們已經不是根本問題。封鎖技術投入一千元,反封鎖投入一元錢就夠了。」

鄭浩昌認為:「一個普通年輕人都可以開發出翻牆軟件,如果千千萬萬懂技術的中國人都起來參與開發,中共如何擋得住?單人之力雖小,如果擰成一根繩,萬箭齊發,定然可以把中共的防火長城鑽成千瘡百孔。」

正如華府人權律師葉寧向本報說的那樣:「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49條規定的訊息傳播自由能夠落實到每一個國民身上,到這個時候我相信就不會有翻牆軟件的市場,也不會有人再去花時間去開發翻牆軟件,也不會有人在大街上販賣翻牆軟件,更不會有少年兒童因為正好碰上政治高壓線被關到監獄裏去的這種悲劇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