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決定中國未來5年,甚至15年的中共19大,即將在下個月舉行。原來看起來頗為穩健的局面,現在卻越來越有捉摸不定的感覺,政治上的紅色霧霾,正在北京瀰漫。
 
19大解放軍代表團,房峰輝和張陽兩位軍委委員落選,換上來的新面孔,大部份是原福建和浙江軍方的人物。這種突破慣例的情況,顯示出中國軍隊將領和北京的最高權力掌握者之間,出現了問題。19大軍方代表,絕不可能是剛剛產生,因此最可能是北戴河會議之後倉促換人。由於事出倉促,於是和最高掌權人較為熟悉的所謂「東南軍」將領,被臨時排入名單。
 
中共19大代表名單,事實上在今年3、4月份已經敲定,事後更換人選,說明中國政局變幻莫測。較大影響的是孫政才,這個原本鐵定進入政治局,甚至有可能進入常委的人物,最終因「嚴重違紀」而被換掉。幾位中央軍委委員,最有可能也是被臨時換掉的。
 
有消息說,導致軍隊代表臨時更換的原因有二,一是軍方和習近平在中印邊境對峙解決方案方面不一致。對於中國軍方來說,對印度的局部有限戰爭,中國有極大優勢,一場戰爭的勝利,不但可以恢復軍隊士氣,也可以檢驗過去十多年中國軍隊大換裝的成果。但對於北京最高當局來說,對印軍事衝突,將給本來對中國就已經十分不利的國際環境增加更多困境。一旦開戰,中印翻臉不說,美國和日本將和印度成為半盟關係,而且中國或許失去或者降低和俄羅斯的軍事關係。這有些類似圍棋,雖然在角落得到實地,但卻失去了外勢,也失去了解決周邊國際問題的先手。對於最高決策者來說,這不是一個好的策略。
 
原因之二,是在過去兩年的軍改當中,中國軍隊將領中積累了大量不滿,並通過幾位軍委委員的渠道向上傳遞。
 
軍隊是一個專業團體,而且特別講究「自己人」。軍隊的變革,如果由非專業軍人進行主導,通常會面臨極大的牴觸。現在解放軍的將領,都是舊體制下的優秀軍人,他們傾向舊體制的態度毋庸置疑。因此原來的軍方將領有大量不滿情緒,是非常自然的事情。這些情緒由軍委成員做最終表達,和最高掌權者之間形成了某種程度的衝突,大概確實也是軍委實權倉促變化的原因。
 
信息時代的新武器裝備,需要一大批對新戰爭概念有了解的人物去整合。然而,軍隊改革不是武器裝備的部隊番號的改革,而是整個戰爭觀念現代化的過程,其各級指揮將領的改變卻非一朝一夕之事。過去兩年中國軍改幅度大、速度快,而且缺乏戰爭的「實驗認證」,老將領們定不服氣。
 
實際上,軍改大概是過去5年新一屆中央最成功的工作,即使如此也仍然面臨各種各樣的阻力,其它領域的改革和變化,則更是異常困難自不必說。因此,原本看起來應穩健度過的中共19大,看起來似乎越來越有吉凶難定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