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動物園》(The Zookeeper's Wife)由新西蘭女導演妮琪卡羅(Niki Caro)執導,持續10年創作拍攝,近日在港上畫。本片講述了二戰中,波蘭的華沙動物園園長夫婦,冒著生命危險,營救猶太人的真人真事。戰火烽煙中,通過女性的視角展現了人性的純樸善良及悲天憫人的英勇無畏。

電影簡介

《烽火動物園》改編自美國女作家黛安艾克曼(Diane Ackerman)的同名獲獎小說,由金像提名影后謝茜嘉謝西婷(Jessica Chastain)、金球提名男星丹尼爾布爾(Daniel Brühl)及比利時男星約翰海登貝格(Johan Heldenbergh)主演。故事是發生在二戰時期的真人真事,面對納粹軍對猶太人的大屠殺,波蘭華沙動物園園長夫人與丈夫聯手,冒死營救了3百多名猶太人。影片通過女性視角,細膩地刻畫二戰時期的一個堅毅勇敢的女性形像。本片亦作為美國加州矽谷Cinequest電影節放映作品及巴塞隆拿-聖佐治電影節參賽電影。

「戲」說新語

影片雖然呈現了戰火硝煙,但是這並不是導演主要想表達的。本片亦不同於以往的戰爭傷痕電影,用一個富有英雄主義的悲情主角去貫穿影片,而是基於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男性和女性在家庭中傳統的角色,由男主外,女主內的兩條線,並以女性視覺下的女主人翁為主線推進故事的發展。同時動物園的複雜場景加大了電影拍攝的難度,但妮琪卡羅堅持導演的專業精神,克服困難,順利地展現出在戰爭摧殘下,自然界的動物如同人類一樣無助。並以此表達出戰爭對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傷害,以及應對大自然萬物生命的珍視。

影片以安東妮娜(謝茜嘉謝西婷 飾)為第一主角展開,以其應對園內危機為主線,輔以園外局勢的變化。在角色的塑造上,園長夫人安東妮娜代表了善良勇敢的普通人。在動物園內,她要維持動物園的日常運作,照顧丈夫恩(約翰海登貝格 飾)救回來的人,並且要應對時常來騷擾的納粹將軍。園外戰火硝煙,園內危機四伏。

歷經磨難 善念不改

安東妮娜的善良不是不諳世事的天真單純,而是經歷過磨難,卻善念不改的成熟勇敢。恩從猶太人居住區救出了一個被納粹軍侵凌、驚恐萬分的小女孩。安東妮娜一直陪伴著她,並講述了自己因為年幼時的經歷,知道了如何與危險的人類相處,更讓她親近溫和的小動物,透過溫和的動物啟發孩子善良的本性。小女孩接過安東妮娜的小兔子,漸漸從過往的驚慌恐懼變得安靜。在安東妮娜和小兔子日復一日的陪伴下,小女孩的傷痛逐漸被平撫,喚回她對生命的希望。

園長夫人安東妮娜和丈夫為了掩護住在動物園的猶太人,刻意討好欣賞她的納粹軍官。當丈夫不在家時,軍官時而過來騷擾,安東妮娜心中充滿恐懼,但是盡最大努力用理智去克制自己。一日,在軍官親密舉動的騷擾和被丈夫懷疑的壓力下,她實在無法克制內心的掙扎絕望,躲在房間裏無助地哭泣,被隱藏在她家裏的猶太人大律師發現,並真誠地安慰她說,在烽火亂世,人的生命亦不會再似從前,將隨著世事沉浮。

影片透過一幕幕細膩的情節,勾畫出女性視覺下戰爭給人帶來身體和心靈上的傷害,讓人更真實地感受到磨難中,人的掙扎徬徨。同時,在這樣殘酷的逆境中,亦彰顯出人類在逆境中的隱忍,善念不屈的珍貴。

音樂與歌聲 若星火相伴

影片的細膩之處還在於將古典音樂貫穿在劇情的跌宕起伏中,鋼琴擔任了很重要的角色。女主角安東妮娜用鋼琴的音符作為信號和警報,提示每日自由的時刻到來或危機的來臨。每當觀眾隨劇情如同置身在那個戰火紛飛中,感受到捨生取義、生死一線的緊張,又或者感受到當生命被困在牢籠中,不得自由時的壓抑焦慮感,法國作曲家奥芬巴赫(Jacques Offenbach)的輕歌劇《美麗的海倫》中的樂曲就會在安東妮娜的指尖下緩緩流出,古典音樂的音符彷彿雪花輕輕飄落在緊張不安的場景中。

除了音樂外,還有希望的歌聲。在納粹軍焚城的夜晚,沒有食物的晚宴餐桌上,點滿燭光,猶太人,輕輕吟唱起祈禱的歌聲。讓觀眾順著音樂與歌聲,在腦海中緩緩展現出另一個畫面,在世界各個角落裏,這些善良無畏的反抗者,在黑暗中閃動著生命的光芒,讓死亡與黑暗都不再令人恐懼。

本片從女作家、女導演到女編劇,完美地表現出女性視角下情節設計和鏡頭處理上的溫婉與深刻。

戰火烽煙 英勇無畏

動物園園長恩是以傳統的英雄角色出現,每日奔波在第一線,在納粹軍的眼皮下面救人,又參加義軍。影片是以其在園外經歷戰火硝煙為輔線推進著故事的情節。

越瘋狂的迫害,越想達到滅絕的目的,卻越將人們心中善良勇敢激發出來。在猶太人被迫撤離營地時,恩要將老博士救走,可是老博士放棄這個生存的機會,講童話故事安撫那些對世界充滿善意的孩子,陪伴著他們一起面對人生險境。在博士講故事時緩慢平和的語調中,仿若看到他無私無畏的人性之光。

恩在火車門口看著那些伸手擁抱的小孩子,對於那些孩子,他們滿懷期待踏上旅途,對於恩,他將他們送上開往集中營的列車,他心中的勇氣和抗爭在那一刻被點燃了。

當燃燒猶太人城區的灰燼漫天飛舞,火海中,拉比(猶太人中的一個特別階層,主要為有學問的學者)們在祈禱,地下室響起無線電號召人民反抗的聲音,猶太人握緊了雙手,鋼琴聲中,受難者的目光越加堅毅。

納粹軍的焚燒並無法徹底滅絕猶太人,一個心懷信仰的民族並未就此恐懼。反而,在這漫天灰燼之中,捍衛生命權利的勇氣並未被打壓熄滅,卻猶如雪山之巔的連台烽火,照亮天空。

*** *** ***

亙古的自然,千年的硝煙,百年的人生。人類不斷地用戰爭給自身、自然的生命以及地球帶來無法抹平的傷害。正如本片監製占美柏德哥夫說:「大屠殺生還者普里莫萊維(Primo Levi)曾說:『它發生了,所以也可再次發生』。拍攝《烽火動物園》,我們希望可以提醒大家,不要對現在世界發生的事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