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播出的中紀委反腐專題片中,天津市前政協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長武長順等被查處的省部級官員現身說法,片中曝光了武長順更多的落馬細節。

2014年3月,中共第五巡視組對天津市進行兩個月的巡視。在當年7月20日,周永康被公佈被調查前夕,中紀委宣佈武長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大陸媒體「政知圈」日前報道,關於武長順落馬的細節,此前中紀委披露過,這次的曝光則更徹底更詳細。

中紀委紀檢監察室官員呂留獻說:武長順工於心計,他看巡視組來了,肯定要發現問題,肯定要重點查一個人,那他就利用天津公安局經偵總隊查一個案件涉及的中管幹部線索,主動找到巡視組,向巡視組提供一個情況,他就是企圖把巡視組的注意力集中到這個人身上去,他自己得到解脫。

巡視組盯著武長順的同時,武長順其實更在盯著巡視組。他已經和親信們提前統一口徑,商量如何應對巡視組。

在被巡視組談話時,武長順自稱沒有貪腐問題,且如實申報了個人事項。但其女兒有香港的身份,他就沒有申報。

武長順沒有如實申報的東西,遠不止這一項。他多年來私下經營多家公司,從一開始就精心布局,這些公司無一在他本人或家屬名下,全部由朋友、同學、親信代持。代持人充當了武長順的擋箭牌。

武長順多年來不斷成立、註銷各種公司,頻繁變換股權,試圖讓公司背景變得難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對自己名下公司的情況一無所知,能得到武長順信任幫助他打理的核心團隊不到十人,由親屬和親信組成,每周武長順會召集他們到家中,聽取匯報、做出指示。

當自家公司和其它公司起了民事糾紛,武長順動用邊控、技偵、凍結資產、查封帳戶等刑事案件手段,濫用警權對對方下黑手。

自以為反偵察能力強的武長順沒有被巡視組驚動到。2014年7月9日,中央巡視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饋巡視意見。坐在台下的武長順以為這次巡視已經順利過關。7月19日,武長順的女婿出境辦事,觸發邊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識到情況不妙,匆忙從飯局趕回家中,召集手下作最後的掙扎。

呂留獻說,武長順有甚麼行動也是不可能的了。7月20日早上武長順到案。

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接受調查。

據媒體此前報道,2014年7月20日上午9時許,武長順女兒的住宅被搜查及武長順的其它幾處房屋亦遭查封。據稱官方一共拉走了12輛卡車的物品。

武長順被控貪污公款3.42億人民幣、受賄8千4百餘萬、挪用公款1億多元、行賄1千多萬元及濫用職權等,涉案金額超5億。

2017年5月27日,武長順被判死緩,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也就是說,武長順要把牢底坐穿了。武長順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官方通報涉及武長順的淫亂私生活,稱其道德敗壞、生活糜爛,長期與多名女性通姦,其中4名公安系統的女性為其生育私生子。

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任職44年,在天津「紅白兩道」可謂根深樹茂,在天津有「武爺」之稱。其膽大狂妄是出了名的。

武長順是前天津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宋平順的心腹,被其一手提拔。

而宋平順是中共江澤民集團核心要員、前政治局常委羅干的心腹。2007年6月3日,宋平順「自殺」身亡。外界認為宋的突然死亡或是被政治滅口,可能涉及政治勢力的核心黑幕。

宋平順死後,武長順曾遭到有關部門調查。但時任中共政法委副書記的周永康當時以保障北京奧運會安全為由庇護武長順,使其過關。天津坊間傳聞稱,武長順此番涉險過關,花費數千萬元。

武長順與周永康在位時都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信仰團體法輪功。武長順任職天津公安局長期間,不遺餘力打壓當地法輪功學員。

據海外明慧網報道,武曾親自坐陣指揮,並派人到天津靜海縣蹲點迫害法輪功學員。2006年12月,天津市公安局長武長順在與200名出租車司機(信息員)對話會上宣稱,在2007年還要增加出租車司機信息員3,000人,對提供有效信息者給予獎勵,獎金最高2萬,並給全市出租車司機下發了一本《信息工作手冊》,將法輪功列為主要收集信息的目標。

武長順因此上了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