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DA是西班牙語,英譯為Nothing。合夥創辦人Kenny說,「寓意為You need nothing but time (watch),強調的是時間觀念。NADA的意思是你可以不帶錶,但不可以不重視時間。其精神在於我們對時間概念的反思,對重要信息的執著與重視。」

他說,反電壓效應產生的每一下振動,是實在的,活生生地讓你見證著時間的不可逆轉,但同時指針在錶面走動一圈後回歸原點,又揭示著每一天的重新開始。然後,每一個過去的昨天都不會再來,時間永不停止地向前,「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NADA WATCH提醒人們要有一個很強的時間觀念。

品牌背後   源於對時間的執著

正是這份對時間的珍惜和執著,深諳製錶工藝的Desmond 率先有了創業的想法,找來豐富市場經驗的Kenny 。4個80後CTO Desmond(黃家聲)、CEO Kenny(鄧國健),及合夥創辦人Siub(胡可璣)、Kelly(文嘉玲)一拍即合,看準了智能手錶缺少經典款式的市場先機,開始了創業之路。

令人驚奇的是,從構思到產品推出,中間還經歷了決定性的技術突破環節,前後僅用年幾的時間,香港本土品牌NADA就成功問世了。行動力之強,年輕人對時間的執著和精準運用,可見品牌特性與創造者個性之匹配吻合。

NFC植入式手錶NADA Watch,款式經典復古。(王文君	/大紀元)
NFC植入式手錶NADA Watch,款式經典復古。(王文君 /大紀元)

團隊合作  藉著天時地利人和

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Desmond透露,他與Kenny是專科同學,他畢業於專科設計學院的製作工程專業,曾經在瑞士名錶廠工作15年,深諳製錶工藝及每一道工序的製作過程,包括:手錶結構、設計、工程以及同廠商溝通等由頭至尾的所有工序。他直言,「我熟悉一隻手錶從零到產品成型的整個過程。由開發、設計、製作樣本的整個流程。」

同樣擁有15年Marketing經驗的Kenny過往一直在多間大品牌公司任職,熟悉品牌包裝及宣傳的市場運作,並且擁有自己的公司。一個懂市場,一個懂設計,加上同樣是80後的市場及財務專才Siub及Kelly,4個80後就這樣展開了同時間的追逐賽跑。

「其實之前也都構思過,但就一直未有行動,今次大家商量後,決定想做就做。否則,得一個『想』字」。所謂「天時、地利、人和」,Desmond表示,無論從體力、魄力來講,都有一個最佳的時機,「錯過這個時間,可能大家都沒有動力了。」

4人憑藉150萬元資金創立品牌,開始運作。恰在此時,源自美國的眾籌平台Kickstarter 落足香港,他們將NADA經典款智能手錶的設計理念擺上後,得到眾籌平台的賞識,「有人buy這條橋,1個月就籌集了10萬港元。品牌沒生產之前,已經以預售價HK$980,收到了許多訂單,其中八成來自本地,二成來自大陸、日本、英國等。通過Kickstarter  已經賣出100隻。」Desmond說,眾籌成功無疑是市場對他們的一種鼓勵和肯定,「令我們有了信心,一定要做好。」

掌握了市場先機,自然快人一步。Kenny表示,不少人都對他們能在Kickstarter 於香港推出不久就能從中獲益而感到驚喜。

獨有個性   每一隻錶都獨一無二

「市場發現,年輕人的網上市場有很大的空間,但要做年輕人的品牌手錶一定要有好的產品,迎合到他們的口味才行。從FB來看,本土年輕人有市場,但要看你的產品是否能迎合到他們。如果有,我想他們都會支持香港本土品牌!」

Desmond以名廠設計品牌手錶的經驗發現,雖然近年市面上不乏智能手錶,但只侷限於「智能」,或是純經典款,無法滿足到喜歡經典復古款手錶人士對「智能」的追求。對於經營品牌在行的Kenny來說,發現市場的機遇和掌握先機並不難,難在技術的突破。

運用NFC短距離通訊技術,在經典款手錶的機芯中內置一粒晶片。Kenny說,「Desmond負責製作,這個過程非常之艱苦。不影響鐘錶的時間而將一粒NFC置入手錶當中,還要解決電池的問題,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一個問題就花費了2~3個月的時間研究。」

突破了技術上的難題。帶上NADA手錶,只要用手機在錶盤上「拍一拍」,「嘟」一聲就會將設定的內容鏈接到手機中,如個人卡片、喜好的音樂、FB帳戶、Google Map等,以達到社交時快速與對方交換聯絡方式及省卻電話中翻查所需內容的時間,或者提醒你的行程和路線,或者製造驚喜,送給摯愛溫馨祝福的話語……聽上去都幾「型格」、「新潮」,而每一隻錶盒中都附送多一條原裝入口的皮製錶帶,方便替換,可隨時轉換不同風格,又不乏「玩味」。

目前一粒NFC只可儲存一個指令,Kenny預告,三個月內將有二代產品問世,屆時將有3粒NFC分別內置於機芯及錶帶中,執行三個不同的指令,而NFC Beam功能雖然時下只限於Android手機,但年底iOS 11系統推出後,蘋果公司將推出適用NFC的手機App支援使用NFC功能。

定價1,980港幣,走20至40歲年輕人路線,主攻寫字樓客戶群。Desmond承諾,二代產品仍將維持在這個價位,只會將增加的NFC費用計入到成本中,而不會加到消費者身上。

香港零售業近年陷入寒冬,雖然上半年有微升跡象,但如何異軍凸起,逆勢上走?Kenny表示,「我們的使命是融合經典和技術,希望做好本地品牌,然後衝出香港。」Desmond直言,「我們的困難是資金有限,無法走實體店路線,唯有做好Online線上,同時吸納到國際客。」不過,有Kenny的行銷策略,和將與不同機構的合作計劃,NADA Watch 這個新冒起的本地品牌會有更多為大眾所認知和了解的機會。◇

用電話在手錶上輕輕「拍一拍」就可顯示出設定的App。(王文君	/大紀元)
用電話在手錶上輕輕「拍一拍」就可顯示出設定的App。(王文君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