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印度媒體紛紛報道,廈門金磚五國峰會聯合宣言首度點名在巴基斯坦的恐怖組織,而過去印度的多次提議都遭到中方否決。印度輿論普遍視為這是印度的一大外交勝利。

據媒體報道,在金磚國家峰會公佈的廈門峰會聯合宣言中,雖未點名巴基斯坦,但在譴責恐怖主義時,卻點名涉及從跨境到印度發動恐怖襲擊的巴基斯坦境內的「虔誠軍」、穆罕默德軍等多個恐怖組織。

印度曾遭「虔誠軍」、穆罕默德軍等以巴基斯坦為基地的恐怖組織發動的攻擊,印度指控這些恐怖組織幕後是由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支持,跨境到印度發動恐襲。

由於巴基斯坦是中共的「鐵桿盟友」,中共過去曾數次阻撓印度申請把穆罕默德軍領袖阿茲哈列入聯合國恐怖份子黑名單,也曾多次阻止印度主張在金磚國家領袖峰會的聯合宣言中,點名位於巴基斯坦的恐怖組織。

即使去年在印度召開的金磚國家高峰會,也是在中共反對之下,印度無法把譴責巴基斯坦恐怖組織等主張放入聯合宣言中,僅放入「強烈譴責一切形式和表現的恐怖主義」、「呼籲所有國家綜合施策打擊恐怖主義」等字眼。

因此,在廈門的金磚峰會聯合宣言中,首次點名穆罕默德軍等以巴國為基地的恐怖組織,被媒體認為是印度重大的外交勝利。

「新德里電視台」(NDTV)等印度媒體在報道時,特別凸顯宣言中點名巴國恐怖組織,並指這是「印度重大的外交勝利」。如何解讀中印雙方這一變化,本報記者採訪了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和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曾建元博士。

北京希望跟印度改善關係

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在採訪中表示,從一般的背景來看大概是有幾個因素,首先是中共外交上希望有所突破。因為中共幾年來在外交上,在周邊各方面都有麻煩,尤其面臨十九大的時候,反對習近平的江派一直拿外交關係不順當作一個批評的口舌。

「所以在短期內,習近平只好改善跟印度的關係。因為印度畢竟是南亞最大的國家、在國際上也有相當的地位。而長期以來也想跟印度改善關係,但是有邊界問題。」

對於中印早前的洞朗對峙,明教授透露,他曾跟一些圈內人討論過會不會打仗,最後的結論可能性非常小。這有幾個因素,第一,以中共現在內部的政治情況來說,打仗對習近平比較不利,因為那個地方不好打,如果要打的話得準備很長時間,要貿然打的話,說不定印度方面準備的比中共方面要好,打起來對中共來說未必有利。

「這幾個因素加起來,習近平有比較強的想跟印度改善關係的動機,所以對巴基斯坦難免會有所犧牲,問題是犧牲到甚麼程度?」

明教授表示,他不認為中共會犧牲很多巴基斯坦的關係去改善跟印度的關係,因為那是不划算的,最划算的做法就是跟雙方保持比較過得去的關係,跟印度保持大幅改善關係,跟巴基斯坦保持一個過得去的關係,這樣對其來說利益特別大。

「北京這樣做應該是經過算計,甚至可能問過巴基斯坦方面這個組織到底甚麼性質?如果巴基斯坦官方說這跟我們沒甚麼關係,那麼(北京)這樣做就更事出有名。」

專家:政治交易

對於中印關係的調整,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曾建元博士認為,危機也是轉機,洞朗的衝突逼迫中印雙方必須去正視彼此之間的問題。對於中國現在要發展一帶一路來講,印度是南亞次大陸最重要的國家,沒有取得跟印度一定的默契,很難順利開展下去。

「因為一方面,印度在地理位置方面控制印度洋,另一方面又深入到喜馬拉雅山南路跟中亞,過去因為印度跟巴基斯坦的對峙,使得當地的安全形勢顯得相當複雜。」

曾建元表示,巴基斯坦境內其實有非常多的恐怖組織,或多或少都受到巴基斯坦的保護,過去巴基斯坦背後又是中共,所以外界對於中共在反恐的問題上,被認為是選擇性反恐。現在它挑選了印度一向非常在意的默罕默德軍作為「禮物」送給印度,順勢來解決其跟印度之間的問題。

曾建元認為,這個調整有北京的政治算計在裏面,必要的時候也會作出某些程度的切割或犧牲。而今天它只是針對巴基斯坦境內的組織問題而已,也並不是公然調整對於巴基斯坦的外交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