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中共當局加劇資本管控,金融局勢格外敏感。早前弱勢的人民幣轉跌為升,昨中間價連漲7天,報6.537兌一美元,較前一天大幅調升298點子或0.45%,創近15個月新高。不過,人民幣在岸價(CNY)先升後回,與離岸價(CNH)雙雙跌破6.55。

分析師認為,雖然在中共金融維穩措施下,短期人幣走勢偏強,但靠借美債來撐人幣的方式,如同「飲鴆止渴」,一旦爆破,走資貶值壓力有增無減。

央行連續7天調升人民幣中間價,升值至2016年5月18日以來最高,亦創2015年10月以來最長連漲,7天內累漲1,209點子。

在岸及離岸價倒跌

不過,在岸價CNY及離岸價CNH走勢波動。在岸價昨早一度升破6.52關口,高見6.5172,超過15個半月高位,其後顯著下跌超過200點子,跌穿6.55關口,低見6.5528,收報6.5516,較前一天大跌316點子或0.48%;離岸人民幣亦跌293點子,亞洲時段收報6.5581。根據中國銀行(香港)(02388)牌價,每百港元兌84.25元離岸人民幣。

對於人民幣中間價連漲7天,昨日在岸、離岸價雙雙倒跌,騰祺基金管理投資管理董事沈慶洪認為,是因為之前升了一段時間,當然有些波動,甚至可能跌一些。但認為十九大前,人幣仍偏強,不過再升的空間有限。

沈慶洪認為,目前人民幣的走勢偏強,一方面是因為美金弱勢,加上北韓挑釁升溫,地緣政治風險加大,加上大陸金融市場趨於收緊,令相對封閉的人民幣變成避險資金,逆市走強。

不過,他稱,人民幣走勢很明顯是受到當局的操控,亦令「人民幣國際化」路程變成一句空話。加上當局嚴控資本外流,或嚇跑外資,擔心投資以後,資金難匯出,打擊他們在大陸投資的信心。

瑞穗銀行亞洲高級分析師張建泰估計,每美元兌人民幣短期內有可能回到6.56上下水平,即約2015年底匯率。他又估計十九大前,當局會以「逆周期因數」對中間價進行調整,從而引導即期匯率走勢,防止匯率過度調整。

料人民幣漲勢難繼續

今年來,人民幣已升值逾6%。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中共加強資金管制的結果。

從去年12月開始,中共當局即連出重招堵截資金外流,從限制個人銀聯卡海外刷賬,嚴查大陸民企海外併購,以及前日又叫停首次代幣融資(ICO),防止成為走資的管道等等,都凸顯當局對金融風險爆發的擔憂。

著名基金經理麥樸思認為,近日人民幣轉強主要是美元轉弱,而人民幣滙率被央行嚴格控制,他相信人民幣滙率不會有太大波動,未來亦有上調空間,但升幅不會太快。

不過,被稱為今年第二季度預測人民幣走勢最準的經濟師Sean Yokota,日前清空了人民幣的多頭,他並預計人民幣的漲勢已是強弩之末。

加拿大豐業銀行的外匯策略師高奇(Gao Qi)表示,當前不是做多人民幣的好時機。人民幣上升的速度太快了,出人意料。高奇預計人民幣在今年第三季度會震盪。

陸企大量借美債托高人幣

曾準確預測2015年人民幣貶值的大和,今年5-6月調整了對人民幣走勢的預期,預測人民幣年底前跌至7.1,明年則跌至7.5。

大和資本亞洲首席經濟師賴志文分析,人民幣轉向升值,是因為當局一方面限制大陸資金流出,另一方面鼓勵大陸企業大量借美債,然後轉換為人民幣,令資金流入大陸,人為地形成升值的動力。

他形容中共現在人為抽高人民幣,如同2015年之前人民幣單邊升值的情況。但當年的惡果是2015年8月人民幣突然大貶,從而引發大幅度走資。

他直言對人民幣之後的走勢擔憂:「當全球美元供應都面臨收緊的時候,你可以借貸到多久?」雖然短期內走強,但之後,「走資和貶值的壓力會更加大。」

另外,賴志文認為,香港作為中國借貸的仲介人,勢必面臨很大風險,「國內在香港借了這麼多錢,一定有很多風險。」

據Alicia Garcia Herrero今年6月報告顯示,中國企業越來越好發美元債券。雖然當局推動去槓桿化後,房地產企業減少了離岸發行,但其它企業(主要為國有企業)利用海外相對便宜的融資成本優勢,於2017年第二季度大量增加發行美元債券。

同時中國財政部早前宣佈,今年將在港發行140億元人幣國債,以及20億美元(約值138億元人幣)主權債券,為少有在港發行美元債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