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北韓進行第六次核試,將之前預測的北韓核武器時限縮短至一年內,外界認為要成功解決北韓問題,仍取決於中、美兩國的合作。從各方反應來看,歷來反對美國強力制裁北韓,擔憂壓垮金氏家族政權的中、俄,正在微妙地轉變措辭。

聯合國歷次制裁北韓核問題,中、俄兩國絕大多數時候都投反對票。但在9月3日,北韓在中、俄首腦見面的金磚國家(BRICs)工商論壇開幕前進行第六次核試。隨後,中、俄雙方雖然分別改變措辭,首次改用強硬語氣聲明,明顯對朝提高「戒備」。

《日本經濟新聞》認為:「(本次朝核試)讓中共在『本國安全』領域前所未有地繃緊了神經」;《金融時報》稱平壤的核試再一次在關鍵時刻羞辱了北京;《每日電訊報》更是把北韓的最新核試稱為中國的兩難處境。有外界指,這或許為美中兩國聯合解決「北韓問題」加了一把助推力,讓中共在「扶持」還是「遏制」北韓上面只能二選一。

核不擴散與軍控、安全問題專家斯科索尼(Sharon Squassoni)早在2009年就指出,中國和美國的參與解決北韓核問題至關重要。「中國對北韓有著毋庸置疑的關鍵影響力;美國則有著幫助塑成未來東亞地區安全格局的力量。」

本文將從北韓導彈或核試切入,談及北韓黨魁金正恩的意圖,以及中、美、俄三國對北韓問題的最新動態。

北韓每次發射彈道導彈都會仔細研究發射時間、場所和導彈種類等,有日媒指金正恩並非輕率挑釁,是算計好的「玩火」。(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北韓每次發射彈道導彈都會仔細研究發射時間、場所和導彈種類等,有日媒指金正恩並非輕率挑釁,是算計好的「玩火」。(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金算計式「玩火」避與美直接衝突

2016年後,北韓持續發射彈道導彈的時間和場所貌似越來越沒有規律,但實際上,北韓每次發射都會仔細研究發射時間、場所和導彈種類等。

《日本經濟新聞》報道稱:「北韓雖然看起來是在輕率地進行多次挑釁,但仔細觀察,也可以看出金正恩小心翼翼不想與美國發生衝突。」

比如首次發射「洲際彈道導彈(ICBM)」選在7月4日(美國獨立紀念日),且在中、日、美、韓首腦參加的G20峰會開幕前。

為避免過度激怒美國,北韓顯然有格外注意「分寸」——導彈的射程既達到將駐日美軍基地納入射程,同時又比「關島計劃」的3,300公里微妙地短了一些。

除了時間,政治效果也被計算過。報道指,金正恩渴望的是通過與美國直接談判來保證自身的體制。一方面,強調北韓的洲際彈道導彈可搭載核彈頭,並且「隨時可以攻擊南韓、日本和關島的美軍基地」,需要營造緊張的氛圍。

但另一方面,金又對美軍可能通過「斬首行動」瓦解北韓體制感到恐懼,始終保持警戒。北韓以前就一直將金正恩視察和參加活動等的日程作為絕密信息,住處也頻繁更換。

某北韓有關人士透露,最近,「因擔心衛星會掌握(金正恩的)行蹤,安排多個車隊,並讓體形相似的替身出場的情況增加」。另外,金正恩經常會消失一至兩周。

北韓頻繁炫耀核進展是有所圖

進入2017年以後,北韓前後13次發射了彈道導彈,這是前所未有的頻度。7月2次試射了洲際彈道導彈(ICBM),8月29日發射了飛過日本上空的導彈,9月3日北韓強行實施第六次核試。日本《產經新聞》6日報道,日本防務省確認試爆的氫彈威力是廣島原子彈的八倍。

對朝炫耀導彈與核試技術提高的目的是甚麼,專家傾向於:亮底牌、將半島緊張局勢升級到最大限度,再次逼迫他國讓步,尤其是美國(特朗普政權)讓步,並和北韓進行雙方談判。

「氫彈在核技術上是一個最終目標」,某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表示。一旦北韓實現核武器的小型化並搭載於彈道導彈,將對國際社會構成威脅。

根據美國國防情報局最近的匯總分析,北韓2018年有可能部署搭載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這比之前預測的「北韓部署要在2年後」大幅提前。

東北亞問題專家包道格(Douglas Paal)認為北韓的意圖是在去核化的過程中(無論會不會真正達成最終的去核化)爭取最大的好處。「它(過去)之所以更傾向於與美國進行雙邊談判而非六方會談,原因就在於與美國談判能夠實現北韓利益的最大化,而六方會談則對北韓要求較多、好處較少。」

紐約獨立評論員朱明表示:「北韓的行動——時而溫順、時而瘋狂,甚至自相矛盾,根本目的是為了獲取外國援助,維持勞動黨和金氏王朝的統治。它對外強硬,意在吸引中、美、日、韓的注意、訛詐更多援助。」

他認為,北韓金氏王朝賭博的籌碼也很清楚,與其讓內部推翻,不如索性對外挑釁一把,說不定還能撈點好處,轉危為安。「不過這種找打的做法,很可能弄巧成拙。」

拍攝於2017年4月17日中、朝邊境中朝友誼橋上來往的貨車。有從北韓運出的煤炭,也有從中國運出的貨物。(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拍攝於2017年4月17日中、朝邊境中朝友誼橋上來往的貨車。有從北韓運出的煤炭,也有從中國運出的貨物。(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擔憂金氏倒台 中俄反對對朝禁運石油

現在外媒分析要迫使北韓棄核,強有力的措施是禁止對北韓的石油出口。這樣不但可對北韓經濟造成沉重打擊,還能減少導彈發射的燃料。但一旦對朝施行石油禁運,受到逼迫的北韓失控、展開軍事挑釁的危險也將大幅提高。換句話說,這一步需要世界下決心。

北韓進行第六次核試後,美、日與中、俄的看法明顯不同。美國和日本倡議使用更嚴厲的制裁,讓北韓擔心「這樣下去體制將崩潰」,而選擇接受棄核;而中國和俄羅斯擔憂金正恩政權倒塌會導致混亂。

《日本經濟新聞》分析指中、俄兩國的表現,「似乎會與要求實施更嚴厲制裁的美國之間繼續進行博弈」,在聯合國安理會上統一步調牽制日、美的強硬論調。

中、俄仍像以往一樣要求相關國家探索通過談判和對話解決問題的路徑,並側面表達對要牽制美國行使武力的想法。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研究員卡申(Vasily Kashin)指出:「如果要俄羅斯同意追加制裁,只有中國要求加強對朝施壓一種情況(才有可能)」。換句話說,國際社會能否順利讓北韓「棄核」,中國是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英國《衛報》在2010年發表薩姆森(Catherine Sampson)的文章,開門見山地指出:別把中共領導人和中國人民搞混。當我們使用「中國」來表示少數掌權的中共領導人時,實際上是用了中共的詞匯。而中共的穩定經常是假象,而廣大民意也不等於中共領導人的意志。

這套說法同樣可以照搬套在北韓身上,北韓人民不等於金正恩,北韓也不等於朝共(北韓共產黨)。

朱明說:「國際社會制裁北韓擁核,實際上是針對北韓金正恩政權,而不是對北韓人民。相反,金正恩佔用原本匱乏的社會資源投入研發殺傷力的核武器,實際帶給北韓人民的是福利損失以及安全威脅。」

他認為,在現在的世界形勢下,金正恩政權不可能成為第二個中共政權的翻版,捆綁人民,擁核要挾天下,而且金氏家族獨裁統治的崩潰更不等於北韓的崩潰。

中共十九大在即 希望保持內外穩定

作為比鄰北韓的中國,允許前者懷抱氫彈,同樣不能輕易得到保全。9月3日,北韓進行核試,引發的地震導致中國吉林震感強烈。大陸媒體鈍角網次日指出,北韓懷抱氫彈不斷進行核試對中國有三大威脅:核戰爭、核泄漏、難民潮。

對北韓核問題,中共過去的底線是保持北韓政局的穩定。因為相同的政治體系,一直以來中共都是北韓金氏政權的重要盟友與援助對象。從過去的立場來看,中共總體上反對制裁北韓,但在北韓行為過激時,也會支持並附和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但制裁力度都屬於緩和。

美國之音專欄作家章立凡認為,「北韓走到今天的地步,這是中共自食惡果。北韓這個小流氓的毛病是老大給慣出來的,已經慣得不像樣子了。這次平壤選在北京辦喜事的日子打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中、朝貿易(可能)陷入停滯或全面止步的狀態。」

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表示,「氫彈在核技術上是一個最終目標」。美國之音援引評論員章立凡的話說,「一旦北韓成為擁核國,勢必導致核擴散和軍備競賽,最終受害最大的還是北韓近鄰——中國。」

眼下,中共將在10月召開五年一屆的黨代會、實施最高領導層換屆,外媒認為其絕不會希望外交和安保領域出現太大問題。

但長遠來看,對中共來說,北韓核問題已經不僅是讓已經擁核的北韓解除核武器,而是是否要保存這個世界上儘有的與中共相同意識形態的國家。

包道格分析,「中共對北韓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但中共不願(輕易)動用這個影響力,因為在一個『崩潰的北韓』和一個『核北韓』之間,前者對中共的代價更大。」

中共是否願意為實現一個「無核」的北韓而冒造成北韓政權崩潰的風險,或者說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是否會轉變中共對朝政策,值得關注。在8月,聯合國安理會8月通過禁止北韓煤炭出口的制裁措施,中共第一次沒投反對票。

美不要朝核威脅 亦不會輕易動武

有人認為,接下來北韓問題的發展,要麼美國說服中共把「朝棄核」作為中國最大的利益,要麼美國就得接受中國「不純粹式的」的核不擴散路線(變相承認朝擁核地位),但必然以損害中、美關係為代價。

在美國國內,也存在兩種聲音:一種是退步策略。奧巴馬前國務卿賴斯提倡,放棄使北韓無核化的方針,把重點放到阻止北韓使用核武器的威懾措施上。另一種是最大限度的強硬路線。以進一步加強、將不惜採取軍事行動的姿態,迫使北韓廢棄核導彈,如果仍無效果,就真正進入軍事作戰準備。

美國未來究竟會採取何種舉措,也是全球關注的最大焦點。《日本經濟新聞》專欄作家秋田浩之指出,如果考慮北韓部署洲際彈道導彈,致使美國本土的大城市被毀滅的危險成為現實,事情的前提就有所不同。「因為美國不會甘心忍受在北韓的核威脅下生活。」

據悉,美國正悄悄擬定軍事作戰的內容。熟悉內情的美國安全保障專家表示,美軍首腦已經擬定了約10套作戰方案,並向白宮提出。

但這些是為應對緊急事態而上的「保險」,實施的準備工作並未加速。一名美國前高官表示,軍人出身的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等人「深知戰爭的殘酷性,因此對於性急的攻擊非常謹慎」。

英國廣播公司BBC日前刊登獨立智庫皇家三軍研究所(RUSI)的文章,從軍事角度分析美國制裁北韓的三大選項:1)優化抑制手段;2)外科手術式打擊;3)全面入侵。

比較有意思的是,日媒報道,今年6月,日、美、韓約40名官員及專家曾在美夏威夷(太平洋司令部所在地),進行以北韓危機為主題的非公開模擬演習。據參加的人士透露,模擬了「北韓實施第六次核實驗」以及「北韓加強挑釁,攻擊南韓的離島」兩種局面。

對第一種情況,作為警告,美國發射導彈擊中平壤市內金日成的銅像。對第二種情況,美國為阻止「核導彈」發射,不顧南韓的制止實施先發制人攻擊,破壞北韓的導彈發射架。

雖然這是模擬演習,但結果透露的信息很明確,如果北韓部署核導彈,局勢將明顯改變,有可能發展為軍事衝突。

但在軍事衝突發生前,通過中、美兩國合作仍有可能解決北韓問題。長期來看,中、美、俄三方的合作與角力會一直呈現,而美國勢必會施壓中國,而中國也必須對北韓做些甚麼。

當然,北韓這隻悍虎箝緊中俄的爪子也會更緊。2017年3月,北韓發行一枚《槿域江山猛虎氣象圖》新郵票。將朝鮮半島畫成一隻凶悍的猛虎,張牙舞爪,兩隻虎爪分別緊緊抓住中國和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