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官貪腐數額巨大,大量臟款在被藏匿過程中發霉變質的事例比比皆是。官方又披露了一名四川貪官挖空心思隱藏現金的經歷。

中國紀檢監察報9月4日報道,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委原書記謝超以現金的方式在家中藏有大量贓款。在被審查時謝超稱:面對反腐高壓態勢,整天惶恐、焦慮與不安,收來的錢不敢存銀行,也不敢搞投資,生怕留下蛛絲馬跡;大量的現金不敢放自己家裏,只能狡兔三窟、費儘心思隱藏;以至於受潮發霉。

一位山東網友感歎:貪官的臟钱多到不需要花它,所以到處藏匿,發霉變質了也無所謂。

中共官場貪官多如牛毛,官員貪腐超想像。隨着當局反腐的推進,僅官方通報的數據就顯示,至少已有12名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受賄均超過億元;小官巨貪更是多不勝數。貪官藏匿贓款的手段也可謂五花八門。陸媒曾曝光中共貪官藏匿巨額現金的多種方式。

報道稱,「十八大」後落馬的官員中,將巨額髒款藏在家裏的人並不鮮見。

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曾稱,該省的一名原廳長被雙規後,從他身上、車上、辦公室、住所、租賃的房屋等多處住所起獲巨額人民幣,和各類外幣、現金、銀行卡、存折、黃金,光這些真金白銀就是1.5億元,涉案金額不下兩個億。他還透露,辦案人員追繳贓款時,在該廳長家內隨處可見成箱成袋的現金,上面落滿灰塵,有的發霉變質。

中共前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判決書顯示了其受賄細節:魏家中曾被搜出折合2.3億元人民幣的巨額現金。2016年10月17日,魏鵬遠案被判死緩,不得減刑、假釋。

一些級別低的貪官將臟錢藏在煤氣罐、糞坑、煙囪和水泥里;而級別高的貪官則在海外購豪宅、洗錢、開設離岸公司等。

貴州省凱里市原市長洪金洲2015年因貪腐逾1.2億元受審。當時他說,中共官員只要在這個位置上,即使「是個白癡、是頭豬,都會給他送錢、送物」,一語道出了中共官場的黑暗糜爛。

陸媒表示,貪腐得來的錢,就像一顆不定時的炸彈,說不定哪一天就會突然爆炸。挖空心思藏錢根本沒用,贓款終究會被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