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習近平將中共軍委10名軍職成員在8月底全部免職的傳聞,首先要明確一點,免去軍中擔任的具體職務,並不代表免去軍委委員頭銜。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頭銜一般要到中共十九大後才能正式摘去。

換言之,通常並不兼任軍中具體部門一把手的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和許其亮是不可能被「就地免職」的,空頭軍委委員、原海軍司令吳勝利的情況類似。而國防部長的任命必須走人大的程序,習近平一人說了不算。所以算起來,能被習近平免去實職的軍委委員最多只能有6人,也就是房峰輝、張陽、趙克石、張又俠、馬曉天、魏鳳和。

現在房峰輝和馬曉天的職位被動了,如果張陽、趙克石、張又俠的職位也被免,從現在到中共十八屆七中全會(10月11日,屆時可能增補軍委副主席),軍委將出現長達一個多月的決策人員「空窗期」。10名軍職軍委成員中,只有國防部長常萬全和火箭軍司令魏鳳和2人還有實職在手,這在中共建政後是罕見的現象。

中共高層換屆,「先軍後黨」並非慣例,這種模式在中共建政後的確出現,在中共十七大。當時,軍委成員的職務變動比十七大提早約3個星期。到了十八大,這個提前量縮減到2個星期。但這次十九大前,以傳聞中的免職時間8月21日來算,提前了將近2個月(十九大是10月18日),顯得頗不尋常。

這一個多月的「空窗期」,將令中共軍委的運作出現一種奇怪現象——軍委開會議事,與會者掛名無實權,手握實權者卻在會議之外。

其實,習近平完全可以臨近七中全會才進行軍委改組,他這樣提前動手必有特別用意。筆者猜測的兩種可能是:

其一,習近平在十九大政治局層面的人事安排上遇到了特別的阻力,比如未能讓王岐山的留任最終敲定,他需要使用這種「以槍逼黨」的方式給對頭施加壓力。

這種做法與北戴河會議前在內蒙古進行「沙場大閱兵」類似。

其二,軍委高層查出了問題,迫使習近平提前改組軍委。

習掌軍已近5年,軍改也已進行了1年9個月,為何現在才查出問題?這裏有個關鍵人物——原軍委紀委書記杜金才。

軍改後,杜金才繼續留任軍委紀委書記,被視為郭伯雄蘭州軍區嫡系的他,很可能對軍委層面的問題(如郭伯雄的陝西老鄉房峰輝的問題)起到了「遮蓋作用」。

直到今年2月,杜金才到齡退役,出身二炮、與蘭州軍區並無多少瓜葛的張升民出任軍委紀委書記,這一回,那些塵封已久的陳年爛帳只怕很快就被翻出來了。房峰輝、張陽、吳勝利傳被查,與張升民執掌紀委可能有相當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