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正值新生入學之際,大陸不少媒體都在聚焦報道孩子們的開學典禮。有報道稱,與以往「站操場」式的開學典禮有所不同,「『開筆禮』作為新生入學儀式在全國多地受到了熱捧」,「一些歷史古都名城,已經將『開筆禮』視為每年開學的重要活動」。

從媒體發佈的現場照片來看,孩子們整齊地穿著漢服、在聖廟前正衣冠、在老師的指導下學寫「人」字的畫面,不免讓人從內心對「傳統」升起一種虔敬感。然而,不少專家卻對此提出了異議。清華大學有教授表示,「所謂『開筆禮』,是近年地方上創造的禮儀」。此外,還有不少質疑的聲音:有人認為它是做騷,有人說它是打著發揚傳統的幌子博人眼球,也有人把它看作是一種宣傳手段。

這些說法或許有一定的道理,但與此同時,也有幾個問題頗值得一問。其一、地方上為何要選在今時今日,整個中國都在謀求發展、追趕時髦的大環境下,去創造這些逆「潮流」而行的傳統禮儀?莫非「恢復傳統」已成為一種新的時尚?其二、「發揚傳統」為何就能博人眼球?難道說,如今中國人開始對傳統趨之若鶩?其三、說到「宣傳」、「做騷」,若真有此嫌疑,那麼始作俑者是誰?這背後的企圖又是甚麼?

這第一、第二個問題或許並不難回答,且看多年前已在中國興起的「恢復漢服運動」就不難發現,中國人對包括服飾在內的諸多傳統元素早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但無奈於這樣的元素很難在大陸找尋,於是不少人便開始前往台灣、南韓、日本等歷史上深受中華傳統文明教化和影響的亞洲國家和地區進行探訪。他們迫切地想要追根溯源的心情可見一斑。

更值得一提的是,身在大陸的中國人身影不僅頻頻出現在赴台、赴日韓的遊客隊伍中,甚至還越來越多的出現在世界各地的「神韻」演出現場。關於這個享譽全球的「世界第一秀」,早有媒體報道稱,「每年在全世界100多個主要城市巡演(中國大陸除外)」、「2011年至少在18個國家演出了300多場」、「2013年神韻藝術團圓滿完成了在全世界106個城市的354場演出」、「2017年巡迴演出將在全球130多個城市上演400餘場」。

「神韻」之所以深受世界各地民眾的喜愛,甚至讓在大陸看不到這一演出的中國人不惜遠渡重洋、欣然前往,原因就在於,整個演出所蘊含、所彰顯的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內涵足以打動人心。不少國家的社會名流在看完演出後,都給予了「神韻」最高的讚賞。緬甸公主Ying Sita曾表示,「神韻最不凡之處就在於把傳統中國文化以一種普羅大眾喜聞樂見的方式表達出來」。

這句褒獎聽來質樸,但卻足以讓我們認識到,「神韻」無論從形式,還是內涵,都恰如其分的詮釋出了「甚麼是真正的中華傳統文化」。從形式上,它將正統的中國古典舞搬上舞台,演員服飾也再現了古代漢服以及中華各民族服裝的原貌。更重要的是,它將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中所蘊涵的純善、純美的價值以及儒、釋、道精神通過藝術表演,傳遞給了世界各地的觀眾。

反觀近幾十年,中國大陸對傳統文化的認知,不僅從未觸及到關乎精神與信仰的內涵,就連形式,也只能搞得不倫不類。這也正是大大小小的所謂傳統典禮、儀式飽受爭議的原因。不純粹的東西自然不具有吸引力,而歪曲、錯解的形式也只能讓人誤讀,或者感覺有「做騷」的意圖。

但需要指出的是,把這些典禮、儀式搞得不倫不類,或許並非出於創辦者的本意。因為這些有意承傳「中華傳統禮儀」的人,殊不知中國傳統文化早就在文革「破四舊」的運動中,遭到毀滅性破壞,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他們對所謂的中華禮儀、文化,或許本就是一知半解。因此,上述的「開筆禮」中才會有「硃砂開智、擊鼓明智、啟蒙描紅」等這些與傳統禮制並不相符的儀式和步驟。

然而,這或許正是「開筆禮」能得到有關部門同意,在學生入學時大肆舉辦的原因所在。被世界公認的、真正展現出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演出,一直不能在大陸上演,然而被視為不倫不類、根本就不源於中華傳統的「開筆禮」卻能夠榮登中國各地的小學。如此對比之下,我們不難發現,中共官方「反天、反地、反傳統」的真實意願似乎從未變過。讓孩子們穿穿漢服、學學禮儀,不過就是為了滿足執政的需要。

在喪失了公信力的危機下,中共不得已而為之的選擇是,做一些表面功夫來假意迎合中國人內心深處對傳統的寄託與嚮往,暫時撫慰一下中國人想要通過恢復傳統來重拾道德、信仰的迫切心情。然而,表面功夫做的再好,「假」也永遠取代不了「真」。因為中共所信奉的「假、惡、鬥」,一直都與人性中所根植的純真與美善格格不入。

正如「開筆禮」會招來諸多非議那般,被掏空了內涵的傳統形式是不可能讓人產生共鳴的。而在形式上所做的任何創新,除了惹人質疑和反感之外,根本就毫無吸引力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