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尚未召開,大陸訪民的「維穩」惡夢已經開始。事實上,紅色政權之下,善良的中國民眾的惡夢何曾停止?據報道,8月25日,在上海訪民劉國芳和韓素芳居住的小區,出現了幾名黑社會人員盯梢。劉國芳介紹說,當天晚上8時左右,浦東公安分局高東派出所的警察帶了一幫黑社會流氓在她和韓素芳家門囗看守,不讓她們出門口一步。她認為:「這次行動是為了十九大的召開採取的所謂維穩。」韓素芳走脫後,警察帶領黑社會人員衝進了韓素芳家,揚言要收拾她的丈夫和兒子。

幾年前,劉國芳和韓素芳各自的合法住房被強拆,兩家人都沒有得到合理補償和安置。今年3月份兩會期間,劉國芳和韓素芳因為上訪被關了十多天黑監獄,韓素芳還被打成腦震盪。劉國芳表示,每次召開重要會議,就是訪民的惡夢開始。

在中共治下,普通百姓之所以成為「訪民」,都是被當局逼得走投無路。強拆、失業、冤案、老無所養……種種不公,導致了民眾的不斷上訪。然而,正當自我維權,又成為新的「罪名」,令他們進入「維穩」的黑名單。愁苦在身之人,再被剝奪喊冤的權利。特別是在「黨」的重大活動期間,「歡慶和諧」的高分貝,試圖要壓制所有不滿的聲音,淹沒一切真相。這樣的荒唐,循環往復,何日是盡頭?

8月13日早晨,高智晟律師在陝北家鄉窯洞被其家人發現失蹤,目前仍然下落不明。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8月26日,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遭公安傳喚。當記者致電他時,他表示不能多說。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高智晟極有可能在公安手中,而當局尋找高智晟是一種假相。外界有分析認為,此事與中共十九大前的「維穩」有關。

8月22日上午,湖南長沙中級法院開庭,非法審理江天勇律師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當局還把江天勇的父母從家鄉帶到法庭,作為「人質」當庭要脅,兩位老人的的手機被奪走。在法院外面,築起了1米多高的隔離牆,許多維權人士被阻擋,不得入內。風聲鶴唳中,中共自編自導的「被認罪」戲碼再次上演。此劇說明甚麼?司法的清明公正還是徹底黑暗?

明慧網報道,8月10日上午,廣東技術師範大學天河學院教師、法輪功學員曾浩,在家樓下買早餐時被便衣綁架,他的手機、手袋等被搶走。警察拿走他的鑰匙,去他家抄家,搜走了法輪大法書籍、教學U盤等物品。曾浩被非法關押半個月以來,家人多次去派出所、國保大隊、公安分局了解案情,連連碰壁。之前,抄家人員的藉口是「信仰問題」,國保大隊的女便衣曾聲稱,曾浩被抓是「政治問題」。

據曾浩的院領導反映,曾浩專業知識豐富,工作兢兢業業。學生說他博學多識,一身正義。如今9月1日開學在即,師生們都盼著曾浩平安返校。曾母哭著說:「兒子這麼老實本分被關牢房。政府搞了這麼多年了,怎麼還不放我兒子?」

放眼中華大地,浮動著的,是多少惡夢、多少淚?中共鐵腕嚴打,整治的對像全都是善良、正直、蒙受冤屈、依法維權的公民。如此「維穩」,表面上也許能夠維持一屆會議的「順利」進行,宣揚又一輪「喜人成果」,展示「和平景象」。然而,實際上,中共歷來實施的「維穩」行動,是對於人權、生命和尊嚴的踐踏,是在真正的製造不穩定因素。一味的罔顧民生,無視冤情,持續迫害,繼續製造冤案,任何政權都不可能真正的穩定,也不可能長久。中共這般不顧顏面,靠耍流氓、擋真相才推出的會議,還能折騰幾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