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央視新聞周日報道:近日,吉林省委就中央第二巡視組「回頭看」(今年2月至4月)的巡視意見,公佈了整改情況。

今年6月反饋巡視意見時,中巡組對吉林省整改的要求,主要是清除兩人流毒,一是蘇榮、二是王珉,他們都在該省工作多年且擔任過重要領導職務。

7月24日孫政才落馬消息一出,吉林省委隨即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緊急」表態,這不只是例行性的表態,而是孫政才主政過吉林省,特別他還是王珉的繼任。至此,吉林省連續兩任的前一把手都出事。

事實上,7月24日當天稍早,吉林省委召開了全省警示大會,省委書記巴彥朝魯在會上強調「堅決肅清周永康、蘇榮、王珉等流毒」。

周永康與吉林官場有何關係?周永康是羅干(羅幹)政法委書記的繼任,松原市的吉林油田是周永康的石油利益所在,而與這兩者都有關聯的一把手就是孫政才的繼任王儒林。

現任人大農業農村委副主任委員的王儒林,曾長期且自周永康掌石油利益時起就在吉林任職,他還是羅干時期的省政法委書記,並在這前後工作及主政過松原市前郭縣、四平市、通化市、延邊州、長春市等地。

而今年自中央巡視「回頭看」以來,吉林已有多名局級以上官員或國企高管落馬或受到處分,且幾乎都與王儒林有著不淺的交集。

如吉林糧食集團原董事長孟祥久,與王儒林同一時期起步於省農業系統。如省政府秘書長劉喜傑、省工信廳原副廳長翟憲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化辰、吉林森工集團原董事長柏廣新、東北中小企業信用再擔保公司董事長崔洪海、吉林省信託董事長李偉等人,履歷顯示,他們與王儒林分別在松原市前郭縣、延邊州、通化市、長春市等地同期為官。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2月6日,即中巡組「回頭看」進駐吉林省的前20天,大陸網絡突然翻炒香港富二代(微博帳號名「Ah_cal」)兩年前吃穿山甲事件,不但翻出他於2015年7月15日曬出的「廣西官員請吃穿山甲宴」照片,還曝光了2014年8月期間,他分別在長春獲得時任吉林省委書記王儒林接待(有合影照片),以及乘坐高鐵抵達瀋陽後獲時任遼寧省委書記王珉接待。

由於「穿山甲宴」事件發酵期並不短,當時王珉已經被查,有指放風目標是王儒林無視2014年習當局已出臺「八規」嚴禁官員大吃大喝。

這件事確實提醒了一個時間巧合,王儒林正是2014年8月被從吉林調到「塌方式腐敗」的山西,當時雖然被指以「救火隊長」 的身份,不過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王儒林調任山西省委書記第三天,當局一口氣公佈吉林省6名官員被偵查或審查起訴,包括中共吉林省委黨校前常務副校長李小平,也是曾兼任省委黨校校長的王儒林的同僚。

特別是2016年7月,王儒林在卸任山西書記後,其結果完全不如他的前任、被指對山西官場塌方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的袁純清,轉任尚屬「實權部門」序列的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反觀王儒林,不但是提前兩年下課,還被調到人大「閒職」崗位。

現在似乎可以重新解讀,三年前王儒林離吉入晉,是習王「打虎」常用一招「調虎離山」。如今王儒林在吉林省委書記一職的前兩任王珉、孫政才,以及延邊州書記一職的前任蘇榮都倒了,尤其今年巡視「回頭看」之後,與他存在長年工作交集的松原市前郭縣、四平市、通化市、長春市等地的同僚舊屬不少都被查,就像在同一幅多米諾骨牌中,王儒林這個吉林前「一把手」也有隨時倒下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