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月份的漢堡G20峰會上,特朗普批評中國向全球市場傾銷廉價鋼鐵,並在隨後兩次拒絕了中國關於鋼鐵去產能的提議。一位美國官員表示,目前的特朗普「更偏向於關稅,而不是減少過剩產能」。而在白宮新辦公廳主任約翰.凱利上任的第一個星期,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對他的一些高級經濟顧問表示:「我要關稅!」

特朗普總統為甚麼想要關稅?會引發中美貿易戰嗎?如此,對中美雙邊關係有何影響?中美兩國是世界最大經濟國,這個貿易戰對世界格局有何影響?對此,大紀元採訪了「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博士。

為甚麼特朗普想要關稅?陳奎德表示,這是他競選以來一直的主張。中國和美國的貿易不對等,美國的貿易逆差太大,有3000多億美金的逆差。

他認為,美國整個的貿易逆差是因為中國在很多市場,包括金融、傳媒等很多很重要的市場禁止外國企業進入,有些外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還需要強迫性地出讓技術,盜竊美國知識產權,以及不遵守包括世界貿易組織在內的遊戲規則造成的這樣一個局面。

所以,特朗普當時在競選的時候說,必須把中國的有些產品,比如像鋼鐵等要提高關稅、45%的關稅,使中國的產品不能像過去那樣廉價地傾銷到美國的市場上來,這是他採取的最重要的貿易措施。這是他過去一直在說的。

前一段時間,因為特朗普想藉助中共來解決北韓核武器問題,所以,關於提高中國的關稅以及對中國進行貿易戰的這個問題就推遲了。但是現在,中共對於朝核問題沒有很積極地響應,對美國提出的要求沒有完全達到,也沒有完全遵守聯合國的制裁協議,所以,特朗普政府覺得在這方面現在是必須出手了,對中共施加壓力。

「所以,這幾個方面的合力加起來,特朗普要採取用關稅的方法,使美國市場和中國市場逐漸地走向平衡、對等,這是一個基本的貿易戰略。」陳奎德說。

外界關注中美是否會打起貿易戰?陳奎德表示,實際上就是在逐漸地向貿易戰走近,但要看中共方面的反應。對於中共,現在雖然嘴上很硬,而實際上中共沒有太多對付的招,它手中的牌並不多,真正打起貿易戰來,它在經濟貿易上會輸得很慘,並產生很重大的系列問題。

對於美國來說雖然也會受到一些經濟損失,但損失不是很大,相比對中國的經濟影響來說,對美國的經濟影響微乎其微,基本上是這樣一個態勢。

陳奎德表示:「現在中共還沒有具體說出它的應對方式,會有一些包括對美國產品的抵制,例如像波音公司飛機的訂貨會減少,還有美國的農產品開始收稅等諸如此類的。我想這些方面是中共可能想要做的。

「不過,這些方面對美國的影響不是太大,因為美國本身在經濟上對這些方面的依賴程度不是很高、比例也不是太大,本身送到中國市場的東西就受到重重障礙,因此很多東西並沒有大規模進入中國。而中國,在貿易方面畢竟一年有3000多億美金的順差,如果中國受到嚴厲的阻遏,那對中國本身的經濟影響就太大了。

「簡單地說,在中美貿易之間,就是一個不對稱的關係,中共是佔了很大的便宜。因此,換個角度講,真打起貿易戰來,它就會損失很大。」

「中美雙邊關係可能會逐漸趨冷,不會像前一段時間那樣,美國總統對中共還抱有一定的希望,現在顯然關係不是那時的關係了。用特朗普的話來說,就是中共的一些承諾說了以後,實際上是根本沒有做,根本沒有達到美國的目標。」陳奎德說。

中美兩國是世界最大經濟國,如果這個貿易戰開打,對世界格局會有影響。陳奎德表示,現在很多國家對中國意見很大,因為中共用低價產品咄咄逼人地向全世界傾銷,而且當初加入世貿組織(WTO)時答應的一些條件幾乎都沒有履行;不僅如此,有些方面還倒退了,特別是知識產權受到中共很大的侵犯,所以,基本上所有的國家,包括美國、歐洲、歐盟、日本根本都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

陳奎德表示,實際上,全世界都是在心底裏希望中國這個市場對全世界開放,真正地進入全世界的經濟上的遊戲規則,遵守遊戲規則。當時它也做了這麼多承諾,要逐漸降低關稅,但實際上,包括汽車等等,很多方面根本完全是背道而馳的,說話不算數;這樣失信,將來搞「一代一路」也好,如果過去的那些義務和條約都沒有承擔、沒有執行,恐怕也是很難的。

「打起世界貿易戰,恐怕中美雙方都會受傷,同時對全世界的經濟貿易的成長也會產生一些負面作用;但是,更大的是因為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如果它持續地使用這種不守規則,而且盜用其它國家的知識產權等等這些方面的方式來做經濟競爭,大家覺得這些事情是應該讓它受到一些懲罰,是應該讓它知道,不遵守遊戲規則是要付出代價的。」陳奎德說。

陳奎德認為:「有些國家界於中國的市場這麼大,還希望美國對中國再妥協一下,但是實際上,特朗普執政這麼長時間以來,中國承諾的很多事情都沒有做,讓它受到懲罰是應該的。所以,我估計其它的國家大體還是持這種立場的居多、居主要,基本上這個格局就會這樣繼續進行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