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司法部日前邀請維權律師在內的68名刑辯律師參加有關律師制度改革的專題研討班。司法部備好的限制律師庭外言論的「倡議書」引起反彈,一些律師提前離席表達抗議。

十九大前敏感時期,司法部和律協舉辦為期四天的「刑事辯護與律師制度改革」專題研討班,司法部長張軍、副部長熊選國、最高法院副部級委員胡云騰、律協會長王俊峰等人參加。

約有二十名左右的維權律師應邀出席研討班,其中很多維權律師都代理過大量的法輪功信仰案、「709案」等。面對官方突然與維權律師高規格對話,而且事先內容保密,引起外界諸多猜測。

隨著研討班的結束,更多內情被披露出來。港媒披露,研討班內容包括國情教育、批評「709大抓捕」涉案律師行為危害國家安全等。

律師權益關注網披露,官方在研討班結束前兩天就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份《倡議書(討論稿)》,準備在最後一天31日,以全班學員名義簽署對外公佈。

因倡議書要求律師「不在庭外發表可能影響法庭公正審理案件的言論」,引起很多與會律師的強烈不滿。

與會的陳以軒律師向大紀元記者介紹:「那個倡議書有點類似會議結束搞一個甚麼公報一樣的,只是沒那麼嚴肅,就是搞一個倡議,但是有反對意見。」「我們提了意見但沒被採納,我們就沒在會場。我們都離開會場來表達我們自己的意見了。」

陳律師強調,「管律師沒有錯,全世界都要管律師的,但是中國是專制體制,司法機關是一個刀把子的作用。它要維護政權,從它的角度管了以後就不公平了。像『709案』,在任何言論自由的國家、法制人權的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你管得有前提,假如是個文明體制、社會憲政體制,你管都可以。但是它現在這個管法就不是管了,它是從執政的角度來打擊了。」

大陸維權律師王磊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倡議書」要求限制律師的庭外言論,這才是這次研討會的主題。

他進一步介紹:「這個是違法的,公民有言論自由啊,而且目前的司法環境下,律師如果不發言,沒有言論自由,司法不是更是捂著蓋著審判嗎?!那不更是黑箱審判嗎?!有違法的事情公眾也不知道,對實現司法公正不利。」

周澤律則在社交媒體上就此《倡議書》回應:「在法庭上為當事人辯護是律師的法定職責,在法庭外為當事人辯護是律師的道義職責。」

他以央視等官媒的「媒體審判」為例質問,還有比這個更影響法庭公正審理案件的言論嗎?

他強調:「律師在庭外為當事人說話,不過是希望促進案件公正審理而已,如能對法庭的裁判有所影響,想必法庭也認可律師庭外言論之理而無他。不讓律師說話,如何『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難道人民群眾看看央視的報道就感受到公平正義了嗎?」

他還表示,如果律師能夠在庭外多為當事人喊喊冤,冤案可能就不會形成了!而促使司法機關糾錯平冤的案件,也是律師們在法庭之外不停地吶喊的結果。「諷刺的是,現在竟然想讓所有刑辯律師閉嘴,主事之人,其心可誅啊!」

目前正是十九大前的敏感之際,官方輿論高調宣稱誓死保衛十九大順利召開。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向大紀元表示,當局想藉這次對話來消除雜音的用意是肯定的,但自己會有所行動。

維權律師龐琨在研討班開班前就認為,不排除司法部變換手段,進行一場威懾與安撫並舉的「洗腦學習班」,向未向公權力低頭的維權律師重申政治紅線。

王磊律師認為,官方宣傳保障律師權益,宣傳得很到位,但是保障律師權益,實際行動不到位。目前的現實就是律師權益遭到侵犯時,公檢法明顯就是互相袒護,律師這邊是弱勢。光開了一個會也不會解決問題。

而維權律師謝燕益向大紀元分析,「從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看出,現在官方要打著『依法治國』的旗號,培訓也是打著律師制度的改革、刑事訴訟制度的改革的名義,放下身段要跟維權律師溝通,說明(律師)抗爭才能有尊嚴、抗爭才能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