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時間以來,尤其7月至8月下旬,在中紀委官網上的寧夏反腐通報明顯增多,這可以說加大了前寧夏書記李建華的出事機率。

外界注意到李建華的危機外露,是今年4月突然提前下課,去職寧夏書記時的公告提到另有任用,但空窗期達兩個月之久,再履新時又未按地方一把手退居二線的官場慣例轉任人大專委會副主任,而是轉任更次級的政協提案委員會副主任,明顯是「帶病」安排。而此後至今至少三個紅燈信號,也都在示警李建華「帶病」問題。

一是開頭提到的寧夏反腐提速。

在李建華離任後,接任的石泰峰被視為習陣營並開始清理寧夏官場,重要的如寧夏財政廳副廳長董鋒、寧夏農投集團總經理陳延雙雙落馬等。尤其這近60餘天的反腐通報,不計省紀委、只是不完全統計中紀委官網上的,就有寧夏發改委主任張八五、寧夏環保廳總工程師司繼濤、寧夏農牧廳副廳長吳萬俊、寧夏醫科大學副校長楊銀學、寧夏農墾集團原董事長王永忠等人落馬或被立案。其中,財政廳、發改委、省屬國企可能交叉釀窩案。

例如省財政廳副廳長董鋒,分管的是農業處、農村財政管理局(農村綜合改革辦公室)、農業綜合開發辦公室等,而寧夏農投集團總經理陳延,曾任省財政廳辦公室副主任、主任。特別是陳延上任寧夏農投集團不到半年就落馬,而寧夏農投是李建華任內2016年11月標榜「深化改革」而新成立的5家國企之一。

所以寧夏反腐在石泰峰履新後短時間內提速,一方面表示腐敗存量不少,另一方面表示其前任李建華在任時不反腐,還可能涉及腐敗。

二是李建華兩名心腹舊部都已經出事。

先是寧夏黨委秘書長何健。履歷顯示,李建華與何健的交集始於中組部,不論是在中組部一些職務上還是在李建華進入寧夏後,何健也都隨後跟進,可見他深得李建華重用。但在李建華離任寧夏後,何健也隨即被貶任中衛市委書記。

後有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與何健一樣,夏崇源同李建華的交集也是始於中組部,並擔任過李建華重要職務的副手,可說被李建華當做接班人栽培。夏崇源在轉任公安部後,又續受郭聲琨提拔。不過今年8月2日,夏崇源被去職調查。

三是李建華在2011年至2013年3月擔任國家行政學院常務副院長時,期間調研過的地方一把手紛紛落馬。

大範圍查詢發現,除了上任第一年,李建華未見考察的公開報道,2012年他密集調研地方:2月赴甘肅會見了省委書記王三運,5月赴福建會見了省委書記孫春蘭、省長蘇樹林,8月赴遼寧會見了省委書記王珉,9月赴山東會見了省委書記姜異康。2013年只到一個地方,那就是在離任前一個月(2月)赴重慶會見了市委書記孫政才。蘇樹林、王珉、王三運、孫政才已先後落馬,即便尚未出事的孫春蘭、姜異康,受查傳聞也是盛傳不止。

李建華在2012年薄王事件爆發、「十八大」換屆之際勤走地方,且清一色是江派要員主政的地方,這並不奇怪,因為他的履歷上有個特殊的工作變動。

李建華在2000年至2002年,由中組部幹部一局局長轉任四川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再回到中組部。對照周永康2000年至2002年,由國土部部長轉任四川省委書記,再進入公安部。

李建華與周永康二人同期空降四川的這段職務路徑,是1999年至2002年中組部部長曾慶紅操盤的。

李建華今年4月提前下課時,有指他被列為周永康「遺毒」。早在2015年下半年,也有消息指他涉令計劃案。在周、令案發時都沒事的李建華,反而在兩案落幕多年後盡顯處境不妙,這不表示他與周、令牽連不深,而是他的後台曾慶紅的勢力確實大不如從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