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說,50年前,中共在取得澳門的實質管治之後,澳門已淪為「半解放區」,澳門重大的決策實際上都是澳門左派主導。很多行事方式慢慢都跟大陸很相似,而1999年政權移交後,做法跟大陸幾乎一樣。

「國內的豆腐渣工程,這次在澳門也體現出來了,『中國海外建設』的那些樓都不堪一擊,在刮颱風期間它的玻璃全都掉了、碎了;澳門建築的標準都是用大陸的標準,這說明澳門社會的管制水平以及各方面的標準照搬中國大陸,其弱點都在這個天災中全暴露出來了。」

程翔表示,在香港如果政府做得不好,傳媒的批評會非常嚴厲,「而澳門,居然連傳媒去報道它都拒絕,把一批香港記者擋住不讓他們進去,這就是社會制度管理方法的區別,而導致受災的程度完全不一樣。」

張成覺說,香港被中國化還沒有到達完全失控的地步,雖然目前在法治及言論自由方面受到中共的控制及干涉,但是在一些根本的民生要害問題上,像天文台,還有所有的服務部門等大家還能夠全力應變,「澳門就不一樣了,很多年前就被中共洗腦一樣,洗得面目全非了。」

程翔認為,澳門帶給香港的最大啟示是香港要加強公民社會的意識,而且要允許別人批評,更重要的是港人要堅守香港的核心價值,堅守「一國兩制」,「澳門的經驗應該引起香港的警惕,當一個城市慢慢中國(中共)化的時候,潛在的威脅是很嚴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