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兩個颱風,中港澳三地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風災影響,當中以香港的災情較為輕微,而在風災過後的數天,看到些文章描述中澳風災嚴重的慘況,有篇說:「香港的基建、香港人的效率,一直被人吹毛求疵,直至風暴過後,一切如常,大家應該明白,甚麼叫身在福中。」的確,香港是福地,出生在此,屬於中了子宮彩票,地理環境優越,遠離地震帶,四面環山,往往遇難呈祥,加上基建法制、文化制度、社會風氣,甚至ICAC,以至公民質素,都值得自豪。但即使身在福中,基建,效率,文化,制度,教育等等,是否不應吹毛求疵,不可討論改善,不能精益求精?

「有一種幸福,叫看看別人。」如果看看別人比自己淒慘就覺得幸福,我想起學生時代的幼稚思維,考試成績差不算慘,同學比自己成績好才覺得真慘!世間一切的痛苦執著就由比較開始。個人幸福,我絕不相信看看別人,與人比較就會得到。真的如此,無時無刻都不會幸福,因為永遠也有更高級別的對像把自己比下去。中港台澳以至世界各地任何的災殃,都是人類文明社會的不幸,無關種族國界。看著眾生受苦,個人逃過災殃,何言幸福?

其實天災人禍如果大家可以深究,對種種成因吹毛求疵,禍患反而能夠避免。偏偏和稀泥與差不多的態度,報喜不報憂的習慣,要臉子不要觀點的皮相,怎會精進改善防患於未然?眾生與生俱來都有傲慢心,學識越高,名位越大,金錢越多,就容易成就一個嚴重的錯誤——「增上慢」。「由增上慢,覆蔽心故,自是非他,嫌謗正法,為魔伴黨。」慢就是我,遮蔽本心,自以為了不起,容不下半點批評或意見,只在乎自己,看不起他人,譭謗正法,與魔為伴。

「天上天下 ,唯我獨尊」似乎只得悟道的佛祖,不是他卻妄自尊大便變成「唯我獨豬」!菩薩道大戒的第一條就是「自讚毀他」,個人全對,別人全錯,沒有老子「虛懷若谷」的真心謙虛,學問名位金錢越多,只像古人所說的:「學足以濟其奸」,一切只會助長其惡!正如一個地下無錢的黑社會進化成地上有錢的黑社會,越有錢,社會只會越黑暗越墮落,會員便越肆無忌彈越胡作非為!

任何人或團體都喜歡別人歌功頌德,挑剔批評就難於接受,如此,只會成就「增上慢」的惡果。對政策、制度、官員吹毛求疵,何嘗不是一種對禍事防患於未然的預防?來來去去都說百年一遇的災難,為何某些地方可以避免?曾幾何時,香港上環的海味舖也經常被水淹,商舖損失嚴重,可是政府在地底做足「良心工程」,人民因此受益,若著重地面做「臉子工程」,得益的往往是貪腐團夥,到時強風吹走窗戶,洪水淹沒民居,說句「always room to improve」又過去,問問災民,究竟受災慰問好?還是先吹毛求疵好?

法國哲學家Julien Benda 說:「真正的知識份子,必須具備對超驗真理的信仰,他們不僅要批判現實的罪惡和不義,也要批判自己的歷史侷限和錯誤判斷。唯有通過這一理性批判,知識份子才能不斷地超越歷史的侷限,趨向於永恆和普遍。」 歌功頌德使人自覺「了不起」,只會成就「增上慢」的結果「起不了」,如果有胸襟接受吹毛求疵的鞭策,往往由「起不了」變成「了不起」,喜歡「良心工程」這個詞,工程沒有「良心」,怎扺受災殃?只會繼續「年年都遇」的人為災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