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香港和澳門遭遇強颱風天鴿襲擊。同一隻「天鴿」,同一場10號風球,香港經歷了一場暴風雨,而在澳門卻是奪命的災難。香港和澳門為何有如此不同的結果?滿目瘡痍的澳門給香港怎樣的啟示?

8月23日,天鴿迫近,香港、澳門兩地先後掛出「10號風球」。這是香港自2012年以來、澳門自1999年以來,首次懸掛10號風球。而當強颱風天鴿掠過香港與澳門,在廣東珠海登陸後,香港和澳門遭受的破壞程度大相逕庭。

澳門氣象局被指反應過遲,令市民錯判險況,當暴雨引發洪水時,人們才反應過來開始逃離;同時由於澳門依賴珠海供電,但因珠海的電廠被水淹,最終引發大停電,供水亦受影響,甚至連緊急求助電話也打不通;政府部門癱瘓,無力救災,全市陷入無政府狀態,市民需靠自救。截至25日晚,颱風「天鴿」已致10人死亡。 

風災後的澳門滿目瘡痍,澳門政府被外界狠批在決策、管治及應對災難的能力上應對無能。24日,澳門特首向市民致歉,而氣象局長問責下台。

天災還是人禍?

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風災反映出整個澳門社會的脆弱,這種脆弱體現出澳門政府整體的無能。「你說是天災,那麼香港遭遇同樣的情況,為什麼香港處理得比較好呢?所以,我認為人的因素大於自然的因素,是百分之百的人禍。」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教授鄭宇碩則說,澳門有自己的政府系統、豐厚的財政來源,其基本的公共服務如供電、供水應該有一個後備系統,但此次災難卻反映出澳門政府依賴性強、整個行政體系效率不高、應變能力不強。

「當局一直想把澳門打造成國際會議中心、旅遊中心,香港的領導層一直都說,中央政府一直誇獎澳門搞得挺好的,而現在應對一個基本的天災都做得不好,很說明問題。」

香港作家、自由撰稿人張成覺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澳門的慘狀說明澳門的大陸中國化太嚴重,以至官員們面對嚴重的自然災害就跟大陸發生災難時的大陸官員一樣,顯得很被動,甚至是束手無策。

在預警方面,香港天文台不但早早發出暴風警告信號,還多次強調這次風暴將使水位上漲,並及時修正天鴿在澳門極近距離登陸的路徑。而澳門氣象局預報系統卻沒有提供足夠時間讓市民防洪,政府也沒有事先做好任何預案。

制度導致澳門今天慘狀

「更深層次的原因可以追溯到50年前,中共文化大革命對香港、澳門兩個城市不同的影響。」程翔說,中共地下黨發動的兩場暴動是港澳走向不同命運的分水嶺。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共發布「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

程翔說:「之後,文化大革命往境外蔓延,當年澳門發生『12‧3』事件,澳門的左派開始對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動類似文革的鬥爭,使葡萄牙當局很快跪地求饒,左派成功奪權,澳門開始變成一個『半解放區』。葡萄牙政府失去了管治的意志,從此,澳門真正的主政者、政府就是澳門的地下黨。這是導致今天澳門整個社會非常落後的真正原因。」

受澳門左派「12‧3」暴動得勢所影響,香港左派於1967年初藉勞資糾紛,製造多場「政治工潮」,引發「67暴動」。港英政府強烈抵制和反擊暴動,再加上中共紅衛兵火燒英國代辦處釀成嚴重外交事件令中共十分被動,「67暴動」因而平息。

「這個體現了英國政府很堅強的管治意志,之後,英政府就總結『67暴動』的原因,從此從根本上來改善香港的運作,進行很多社會改革。」

程翔認為,澳門變成「半解放區」後實質上是由左派統治,發展遲滯,只能靠賭業支撐經濟;而港英政府在暴動後進行大規模改革,終使香港成為亞洲四小龍以及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的公民社會也因此較澳門發展成熟,這個差別一直延續到今天。

程翔表示,港澳這次在同一個颱風影響下的結果截然不同,最關鍵是制度問題,「這次天災,恰恰把這兩個城市一些潛在的深層次的因素全部暴露出來。所以,表面上看是一個風災,實際上反映了兩地社會結構不一樣、運作體系不一樣,這種不一樣實質可以追溯到是體制的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