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學過才藝嗎?」台下好幾隻手紛紛舉了起來,有些學生會畫畫,有些喜歡跳舞,有些則正在學彈吉他。

「那有人將來想要當畫家、舞者或是音樂家的嗎?」每一隻手都緩緩地沉了下去。念萱(Crystal )是第一位來到我們學校分享的台灣梳化客。趁著寒假,她帶著小提琴在台灣環島旅行。她是街頭藝人,會在她所到之處演奏小提琴,人們給的打賞就成了旅費。

「台灣很多父母都會栽培自己的小孩學音樂,至少學個鋼琴。如果環境充足一點,可能還會再學個小提琴、長笛之類的。但是在升學主義的社會環境下,面臨每天小考、測驗,不再有時間練習,音樂很容易就成了首先被放棄的那一項,我之前也是這樣。」Crystal說。

她也曾想過繼續走音樂這條路。但是在高中時,她意識到自己將來應該不會把演奏音樂當成生涯的選擇,於是放棄念音樂班,轉而在上大學選讀師大英語系,小提琴則持續做為興趣。

然而,當她到荷蘭當交換生的時候,她在那邊靠小提琴交到了一群同樣玩音樂的朋友,並因為這項才藝,有了許多有趣的體驗。

Crystal 說起她第一次街頭表演的歷程:「有一次,我的荷蘭朋友鼓勵我上街表演。」

「我從小就羨慕街頭藝人,但從來沒有試過,當時其實很期待。只是那時以為他們會很有義氣地陪我上街,想有多點人壯膽,比較不怕嘛!誰知每個都臨陣脫逃,只剩我一個。後來想想:『幹嘛因為別人的決定,影響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呢?』所以就在國王節那天,一個人背著一把小提琴上街去了。當然也不是一開始就順利,我那天為了到底要不要去busking(街頭賣藝),也是自己天人交戰了好幾個小時,等到跨出家門後,又在街上徘徊不知道多久,才真正拿出小提琴,開始表演。」

路過的人們紛紛停下來,欣賞她的演出,也有人過來將小費放進她腳邊的琴盒裏。最重要的是,當她表演完,原本完全陌生的路人開始向她攀談,還有人點歌。她發現這才是她想要的音樂模式,不是站在舞台上單方面為聽眾表演,而是在人群中,透過自己的音樂,將原本彼此陌生的人們連結在一起。

當她不是為了賺錢而表演小提琴,而是單純為了將音樂或快樂與別人分享時,她會表演得非常盡興,人們也會聽得非常開心,當然也會有更多小費好讓她繼續旅程。

重點不是有多專業、多厲害,而是願不願意站出來,和他人分享。

「聽過不少朋友家長抱怨,當初花了那麼多錢讓小孩學樂器,放棄之後甚麼都沒有了,好浪費錢、浪費時間,早知道就不學了。我們太喜歡用二分法看待事情,例如學樂器就要念音樂班,否則就回到零。有時候二分法可以讓複雜的人生看起來簡單一點,但因為這樣的二分,我們錯過了多少中間的地帶,多少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可能。比如說,練田徑、走體育到最後,不是當國手就是教練;讀音樂班、念音樂系,到最後不是演奏就是當音樂老師。但怎麼不想想其它可能呢?也許較少人走的路,才是適合你的。」分享到最後,Crystal從琴盒中取出小提琴,開始演奏。

在許多人的傳統觀念裏,學音樂或其它才藝真的是種投資,期許自己將來能靠這份才藝維生或發財。因此往往認為:如果成不了頂尖,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而在這樣的思維下學習,其實壓力很大。但我相信不一定只能夠這樣,透過學習英文或是其它語言,讓自己有機會能夠多認識世界一點;音樂也是一種語言,就像Crystal有辦法用小提琴在世界各地交朋友,甚至靠著音樂,和語言完全不通的當地人溝通。不只是音樂,其它技能、藝術或是體育都是,當我們到了一個新的環境,會非常希望能夠與其他人有所連結,如果能夠一起跳舞、畫張畫送人,或用吉他伴奏一起哼歌,就算語言不通,仍然會擦出很棒的火花。這時候,自己是否精通或最厲害,根本一點都不重要,這些才藝是我們隨身帶著的禮物,當我們送出這份禮物,自然也會收到其他人的回饋。

當然,我們往往會在事後懊惱,為甚麼自己會的這麼少、能分享的這麼少?回頭便會更努力去精進能力,這不是為了競爭,而是為了之後能夠分享更多。

結束了在學校的分享後,Crystal繼續她的環島旅行,到台灣各個角落分享她的音樂。

——節錄自《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原標題:學音樂,不當飯吃還能幹嘛?/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