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條寬敞明亮的長廊,兩側的牆面上,掛著不少幅風景油畫,我不曾細數,可卻曾仔細鑑賞過,不管是江南氤氳的水鄉、清晨朦朧的小徑,或是河岸停泊的漁舟、山間靜謐的茅屋……雖然表現手法各異,但技巧上乘,敷彩流暢,不約而同傳達的是一種寧靜平和的心境。由此可看出院方確實用心良苦。

只是每日裏往返這兒的病人家屬,沒有一個人會留意這些的!有的只是滿腹的愁苦與無奈,萬般的悲痛與不捨!因為長廊盡頭右轉,即是安置絕症患者的安寧病房。

步入這兒的家屬、親友,心情是沉重的,腳步是遲緩的,人人心知肚明,等待在眼前的是人生的終站!雖然病房設計新穎、敞亮,可給人的感覺是灰暗與無光,那心態的調整、勇氣的補足是日日必修的功課。慶幸的是住到這兒的患者,多半已靠止痛劑維生,因而意識不清,對周遭的一切難得有甚麼反應,所以沒有過多的治療方式與檢驗,儘量在舒適和緩中,不知不覺裏,很自然的過渡到生命的另一端、另一個起點。

這個病房裏有個大面積的客廳,備有巨型的電視以及音響設備。柔軟舒適的忌廉色沙發、仿古的黑亮太師椅,小茶几上還有義工們每日細心澆灌的盆栽植物和探病訪客致贈的無數盆各類蘭花,也從病房裏移到這兒安置,因此每日裏鮮花朵朵,飄送著淡淡的幽香。與此相連的是小一半面積的飯廳,有簡易的用電烹調設備,幾套精巧的餐桌椅。所有的訪客、家屬或尚有行動能力的患者,都能利用這兒同看節目、同賞音樂、共進三餐,共享剩餘的寶貴時光。

兩廳相連處有一扇玻璃門,通往外頭的空中花園。完善的規劃使得花木扶疏,因而暑氣頓消。一推開門,迎面而來的是一座兩米寬,四、五米長的高挑棚架,沿四周底下,釘上長條木板,挺別緻的休憩座椅。上頭佈滿了盈眼的綠!那長條的卷鬚是攀爬的工具,在那橫橫直直搭好的木條上,鋪陳出糾纏不清的籐籐蔓蔓。那剛抽芽的嫩葉兒是橢圓形的,但長大之後就「變臉」了,成了三裂的掌狀形,挺有意思的!新、老葉兒綿綿密密的遮住了驕陽,成就一地的蔭涼!那淡淡的粉紫色花兒成串成串的,五瓣的杯狀花朵,招惹得蜜蜂真是忙不過來!

抬起頭來,在不經意間,你會赫然發現在密密麻麻的葉蔓間,藏著不少個橢圓形的綠球兒,隨著風兒的穿梭翻飛,忽隱忽現的和你玩躲貓貓。再仔細瞧,哇!有幾個大些的已變色了,不全綠了,帶點黃褐、帶些紫、帶上暗紅……一陣大風掃過,「噗!噗!」兩聲,低頭一瞅,嘿!跌落了兩顆成熟度十足的果子,美得很!紫紅泛光,散發著絲絲的酸甜味兒,讓人忍不住口水直冒。一問義工,才知是百香果哪!真是久仰大名,如今方識廬山真面目!

「……一年多前,有位病人平靜的走了,家屬為了感念院方細心的開導與專業的照顧,特地回南部老家帶來四棵幼苗種在這兒,經過大家的努力栽植,如今豐收的季節來臨了,我們經常採摘之後,打成果汁,嘉惠這病房的人……飲水思源……人群相處就是『互相』『互相』嘛!……感恩!感恩!」聽著義工娓娓道來,望著手心兩顆果兒,心湖波動不已……

從此,一大清早,院方定時打開玻璃門之後,陸陸續續有不少陪病家屬開始「尋寶」,可是再怎麼捷足先登也比不過「早起的鳥兒有『果』吃」呢!滿懷欣喜的彎腰撿起,頓覺手中輕輕的,發覺有異,翻轉過來一看,完好的一顆果子,被鳥喙啄破了一個大洞,酸甜汁兒盡失,裏面空無一物。真是!被打敗了!有人不甘心,尋根竹竿兒覷著頂;運用高空彈跳的方式伸手抓;要不踩在木條椅上,墊著腳尖,用彎傘柄兒構……花樣百出,只為一嚐甜頭!

瞧著那辭職侍親的小伙子左騰右竄的摘了一兜子,雙手捧至我面前讓我挑選,以答謝我的幫忙「指點」;看那半百老頭兒,頂著美果立刻品嚐的滿足勁兒;更發現,剛才在這兒,為了如何輪流照顧老母與分攤費用而吵得不可開交的四姐妹,如今卻放下了爭執而同心協力的仰望棚架,靜靜尋覓……

看著這一切,我忽然福至心靈,體會到在自然界的天地萬物、星辰花草面前,每個人赤子的純真會不由自主的顯露,你會覺得他跟你親,在他面前你不用設防,完全可以敞開心扉。他會給你撫慰,給你護衛,給你安全,給你心底深處想要的一切。在那一剎那間,暫時拋開煩憂,解除武裝,摘下世故的面具,人人都像孩子似的仰望、尋覓、想方設法摘取,只為那片刻能得到大自然無私的饋贈!只求那瞬間能享有大自然憐惜的擁抱!在他面前,人人生而平等,在他面前,孺慕之情油然而起……

雖然那百香果棚架下,是我的不堪回首傷心處,可也確實給了我很多的啟悟與觸動,如今上街,只要看到有商家販賣百香果時,昔日那種種景象,不由得全翻湧回眼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