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中印洞朗對峙結束,印度撤出軍隊。從各方消息看,導致印度撤出軍隊的根本原因是中方停止了修路,而這也是印軍軍事挑釁的根本原因。在印軍剛剛撤離,印度外交部就宣佈總理莫迪將出席9月3日至5日在中國廈門召開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從中印邊界發展的事態看,出現這一結果的一個重要原因除了北京高層不希望印度總理缺席金磚國家峰會外,還應與即將召開、與之未來走向有關的中共十九大有關。

北京多次重申確保中共十九大的順利召開是重中之重,從其進一步採取的封鎖網絡、打壓維權人士,控制輿論等措施,以及加強洗腦來看,至少北京不希望在十九大召開前出現甚麼政治安全問題,其不僅希望內部穩定,也希望外部穩定,不論是朝鮮半島、南海還是中印邊境。

筆者在《中共十九大何時召開有說道》一文中分析了中共十九大可能召開的時間,大致應是10月。不過,有些蹊蹺的是,迄今為止,中共軍隊、武警系統的十九大代表仍沒有公佈。

按照中共官媒7月的報道,中共十九大代表選舉工作到2017年6月底前已經結束,代表總額2300名,由40個選舉單位選舉產生。截至到6月30日,已有35個選舉單位公佈了代表名單,而在公佈的這些代表中,已有原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和中紀委派駐財政部紀檢組長莫建成落馬。換言之,十九大還未召開,就已經有3人鐵定無法參加會議。

而尚未公佈代表名單的5個選舉單位是解放軍、武警部隊、全國台聯、中央香港工委和中央澳門工委。在這5家單位中,尤為引人關注的是前兩家單位選出的代表。

比照中共十八大,當時公佈軍隊、武警代表的時間是在9月中,由《解放軍報》公佈了兩家300人的代表名單,而十八大是在11月8日至14日舉行,大概提前了近兩個月公佈。如果十九大是在10月中下旬召開,那麼現在軍隊、武警的代表名單也是公佈的時候了。而遲遲沒有公佈,或許與十九大前軍隊的人事布局有關。

近日,一個重磅消息是中共軍改後的首任陸軍司令員李作成,已升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而原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是「另有任用」。有媒體稱房峰輝或是升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也有媒體指其去向會「爆冷」。

此外,有消息指,空軍司令馬曉天已經卸任,去向不明,還有多名中央軍委委員的人事變動會陸續公佈。如中共中部戰區司令韓衛國接替李作成,任陸軍司令員;中共北部戰區司令宋普選接替趙克石,任軍委後勤保障部長;中共戰略支援部隊副司令李尚福接張又俠,任軍委裝備發展部長;中共海軍政委苗華接替張陽,任政治工作部主任。

如果是這樣,那麼軍隊武警十九大代表將與十八大代表名單有很大的差異,曾經是十八大代表的多人將會落選。在十八大代表中,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國防大學原校長王喜斌、原空軍政委田修思、原蘭州軍區副政委范長秘、武警原司令員王建平等已經落馬,被傳出接受調查的原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原國防部長梁光烈、江澤民大秘、政治部副主任賈廷安以及被免職的上將劉亞洲、吳勝利等也不會出現在十九大代表名單中。

依據十八大的選舉規則,軍隊武警300名代表中,有將軍代表217人,佔72.3%,其中十七屆中央軍委的10名高級將領中全部當選,各軍兵種、各軍區、正大軍區級軍事院校的軍政正職未達到任職最高年齡的全部當選。那麼還有哪些到齡和沒到齡的將官會消失在名單中呢?無疑,尚未公佈的軍隊武警代表名單將帶來答案。合理的推斷是,這份名單在軍隊人事布局的徹底安排妥當後才會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