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世界關注中共開發新式武器,但是他們忽略了中共的一個可怕的武器——水壩。

高高的喜馬拉雅山被稱為「亞洲水塔」。亞洲七條最大河流從這裏發源,包括湄公河、恆河、長江、印度河和伊洛瓦底河等。西藏高原上雪山融化的涓涓溪流匯成了滔滔大河,跨越中國邊境,最終抵達南亞。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報道說,中國有87,000座大壩,其中位於湄公河上游的大壩成了中共握有的一個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只需輕輕按下按鈕,中共就可以從它的巨壩釋放出數億加侖的水,造成災難性洪水,足以重塑下游國家的整個生態系統。

也許中共做出這種瘋狂舉動的機率很小。但是,它的的確確握有作為上游國家的巨大槓桿,因此控制著下游國家人民生存的最重要資源。

為了滿足中國如飢似渴的電力需求,中共瘋狂的修建大壩。在1949年,中國才有不到40座小水壩。但是現在,它的水壩數量超過了美國、巴西和加拿大的總和。

單單在湄公河上,中共就樹立起7座大壩,並計劃再建21座。單單一座最新的大壩就足以生產比越南和泰國在湄公河上所建全部大壩更多的電力。

中共修建大壩活動的大幅增長造成了巨大的環境影響,引發下游國家的擔憂。

新德里大學冰川學家夏爾馬(Milap Sharma)說:「除了造成環境問題,西藏這些大壩對於印度也可能是災難性的。它們可能在地震時大發淫威,(中共)在戰爭年代可能利用事故或故意破壞輕鬆針對印度。」

中國南方鄰國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在過去,印度曾經指責中國大壩突然釋放洪水,其中一次造成3000萬美元的破壞,造成印度東北地區5萬人流離失所。

每年在中國的雨季,當中國大壩無預警釋放洪水的時候,下游國家就高度戒備。

越南氣候改變研究所副所長李英俊說:「一座大壩放水將對整個系統造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它可以造成巨大的破壞。」

除了洪水,中國大壩據信也造成乾旱惡化。去年,越南請求中共從湄公河上的雲南大壩放水,以緩解下游的嚴重水短缺。中共同意了。水流入柬埔寨、老撾、緬甸、泰國和越南。

這兩種極端情況凸顯了中國大壩造成的環境影響,同時也彰顯中共對南方鄰國的影響力。這些河流對於南亞人民的生存至關重要,提供飲水、灌溉、養魚和交通之用。

通過控制南亞國家的命脈,中共獲得了巨大的權力,並已經導致外界指控它濫用權力。

泰國湄公河活動人士Tanasak Phosrikun說:「在外交場合,中共將河流作為談判籌碼。」

儘管跟印度簽訂了協議,但是中共今年拒絕跟印度分享水文數據。在季風季節,這些數據對幫助印度更準確的預測洪水和發出警報至關重要。

無論是不是故意,水已經成為中共事實上的武器,成為中共對付南方鄰國重要的政治槓桿。隨著氣候改變和人口增加造成水短缺惡化,人們對珍貴水資源的需求上升,這放大了中共的實力,加劇了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