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絲麗是我相識多年的老病人,有很長時間未見面了。可最近她卻經常到診所來治病,先是肌肉痛、失眠,然後是關節痛。總之,她好像沒一處舒服的。她母親也患了癌症,後來又摔了一跤,將盆骨摔裂了。真是屋漏偏遭連夜雨,她先生的腰急性扭傷,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還要開刀。

這一連串的事情,使我開始納悶,覺得一定是她家裏哪兒出問題了,可我又不好追問,於是就等她自己開口。

終於有一天,她滔滔不絕地告訴我家裏發生的一樁接一樁的怪事,說到她九歲的女兒時,她是這樣描述的:

「茹碧這孩子跟別的女孩子不一樣,不喜歡玩,沒有朋友,整天盼著長大,她的最大的興趣是給人算命。一放學,第一件事情就是丟下書包上街擺攤給人說風水、看面相、算未來……」

「哦,在哪兒?」我問。

「就在湖邊的那個最熱鬧的球場邊上。」

於是,我就抽空去看了一次,大長了一次眼界。

這個小女孩,居然為自己搭了一個小型的舞台般的棚子,四周裝飾得童話般似的令人眼花繚亂,還用兒童天真的字體寫道:「告訴你過去、未來、你的命運和你的幸福。」 更令人吃驚的是,居然還有幾個人排著隊耐心等候她給算命。

我好奇的站在隊伍中觀察著。

第一個老太太問的問題是:「我的那條叫波比的狗,已經15歲了,醫生說他得了不治之症,沒有多久好活了,我實在不知道是應該放棄它呢?還是換一個醫院再去試一試?」

茹碧說:「你跟牠的緣份已經盡了,不必再花錢治了,好好珍惜和牠一起的這最後的不長的日子,生活得更愉快吧!」

第二位是個6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她的問題是不知道退休金是買股票呢還是存在銀行更保險。她提問時虔誠的表情令人感動,就像在教堂裏跟牧師問話一樣。

茹碧的回答,差一點沒讓我跌掉眼鏡:「夫人,錢生不帶來,死不歸你,放在哪兒都一樣,有心就幫助那些貧窮的、無家可歸的人,他們更需要錢。」她看了一下自己手中一張自製的花花綠綠的卡片,非常嚴肅地輕聲說:「你把它存入銀行吧,那裏是專門放錢的地方,有專人保管,你只要付一點小費就可以了。」這兒童的口氣,竟然沒有絲毫令那婦人覺得有甚麼可笑之處。她點點頭,給了女孩二個25分的硬幣,帶著心滿意足的表情離開了。

輪到我了,我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竟脫口而出問道:「茹碧,你做功課了嗎?」一副家長的口氣。

她驚異地看了我一眼,手裏還抓著一把自己畫的紙牌。「啊,你是我媽媽的醫生。我做了功課了,你有甚麼想不通的問題要我解答嗎?」她回答自如。剎那間我明白了為甚麼她可以在這小道場裏擺譜子,也居然有人排隊。這是個成熟的元神主宰的年輕的生命,她的年紀與知識其實是無關的。

「是的,你既然可以回答別人的問題,也應該能回答我的。為甚麼你媽媽、爸爸的身體最近那麼不好呢?」我問她。「為甚麼你家裏四口人,三個人都病的這麼嚴重呢?你能告訴我是甚麼原因嗎?」

茹碧趕緊找卡片,在一堆紙牌中甚麼也沒有看到。最後,她嘆口氣說:「他們的精神負擔可能太重了,生活的太辛苦了。你看,我也在想辦法幫忙呢,有時一天可以掙三元。」她指給我看那貼有小花的紙盒裏的一堆硬幣。

於是我問她:「茹碧,你知道人是從哪兒來的嗎?」

「上帝造的。」她回答的十分乾脆。

「人死後又到哪兒去呢?」

「有的繼續做人,有的做動物、植物、石頭,有的回到空氣中。我看到啊,我的外祖父死後就轉生到叔叔家,現在他是我的堂兄弟了……」我驚訝了,世上的一切,在這孩子的眼睛裏是多麼簡單、明瞭,她看到、感覺到這一切,這些對她來說甚麼迷也沒有。

「人為甚麼到這世上來呢?」我又問。

「來改掉你的缺點,再重新做一次過去做的不好的地方。可惜人做不到,改了這個毛病又犯了其它更多的錯誤。」她嘆了一口氣。

「你知道,因為你的緣故,招來了很多看不見的因素,致使你父母生病嗎?」我又問她。

她點點頭,告訴我她有時看到頭上有一塊烏雲跟她回家去,就覺得屋裏頭差一點要下雨了。「我原來把病都帶到家裏了?」茹碧問。

「是啊。」我說。「要清除這些黑乎乎的東西,得修煉才可能。你想學修煉嗎?讀書,煉功打坐,學會做一個修煉人,那你就能真正明白人來到這世上是為甚麼,以後不用再一生一生的轉來轉去了。你願意嗎?」我問她。

「好啊!」她眨眨眼睛說,「那你現在就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