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美國訪問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昨日再撰文,表達對「雙學三子」被改判囚的不滿。他再次直言:「香港沉淪了」。他提到人大常委第一次釋法時,香港的司法已開始沉淪,又質疑一些為政府打贏官司的律師和法官可以升官。

連日來多位法律界學者、律師及大律師公會皆對今次律政司覆核刑期發表不同看法。正在訪美的陳日君樞機在得知雙學三子被改判囚後,曾以「我很想這時刻能在他們身旁」為題撰寫文章,批評現時香港司法已成為政治鎮壓的工具,形容「香港沉淪了」。

上周特首林鄭月娥首度開腔回應雙學三子一案後,陳日君樞撰文機諷刺林鄭的「勇氣」,形容如當年鄧小平承認自己是天安門悲劇的最高負責人。他建議林鄭請幾天假靜一下,「我怕你的聰明(或誠意?)始終敵不過那些要拖你入深坑的人的邪惡。」

憶釋法後法官曾考慮總辭

昨日,陳日君樞機再次撰文說「香港沉淪了」、「香港的法治被破壞了」!他憶述2002年人大第一次釋法時,曾撰文反駁《南華早報》稱香港法庭回歸後仍能捍衛司法獨立的言論。「我說最高法庭在那第一次釋法後就已向中央投降了。那釋法根本不是釋法,是修改了法律。程序上也違反了《基本法》。《基本法》只同意法官在判案時有疑問,才可請示中央,那次的釋法卻是政府輸了官司而向中央要求釋法。我說最高法院的法官那時該全體辭職。」又說事後從「維基解密」(WikiLeak)知道原來最高法官們曾考慮過全體請辭,後來為「顧全大局」才放棄那想法。認為香港司法的沉淪早已開始了。

陳日君樞機續指,影響天主教團體辦校的「校本條例」的訴訟,也是司法沉淪的一個例子,「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的判詞都荒謬之至。高等法院的判詞是『原審庭錯了,但你們也不得直』,也就是提出了新的理據為政府辯護,開始一樁新的官司。」但其後天主教教區上訴到終審法院,結果判詞又是「高等法院錯了,但你們也不得直」,認為等於又提出了新的理據為政府辯護。

他透露,其後曾透過李柱銘請當時的終審法官包致金吃飯,當時包致金在陳日君發言前已說「I plead guilty」。陳日君認為,包的認罪不是笑話。又稱讚前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胸懷大方,不介意他的公開批評,但沒機會問他,是否為了避免處理「校本條例」而提早退休。

質疑助政府勝訴律師陞法官

陳日君樞機還說,有一位友人曾給他看一張名單,列出了多位「為政府打贏官司而陞了法官的律師」,多位「判政府贏了官司而陞級的法官」,他質疑,「難道都是巧合嗎?」他並強調「左手毒打爭取人權者,右手派的糖也是有毒的,不要上他們的當,以所謂民生來鎮壓民權是『養豬政策』。

陳日君樞機上周五(25日)晚在洛杉磯蒙特利公園市舉行新聞發佈會,再次表達對被改判入獄的3位前學生領袖的關切,希望各界團結起來支持他們。對香港被中國全面滲透和壓制表示擔憂。又指教廷對中共採取妥協的政策,實在令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