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召開職工代表大會,欲強制通過不合理改革安置方案,遭百餘名工人抵制,大批警察、城管到場鎮壓,2名職工被捕,1人因心臟病發作送入醫院。

8月23日早上,該公司準備召開職工代表大會,會場門口停有多輛警車,大批警察、城管早已嚴陣等待。職工劉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到公司看到這樣的場面大吃一驚,一個會議動用如此多的警察讓他感覺匪夷所思。

一百多名職工到公司後,拒絕進入會場,而是將公司領導圍堵在辦公室裏討說法。在僵持之際,大批警察衝進來,雙方發生肢體衝突,有2人被警方帶走,而且有一名工人在衝突過程中心臟病發作,暈倒在地上,後被送入醫院。

劉先生透露,職工被趕出辦公室後,警方與城管將辦公大樓圍住,阻止職工靠近。

劉先生表示,公司方曾向職工承諾溝通之後再召開職工代表大會,結果突然強行開會,所以遭到職工反對。

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不合理改制安置方案引發職工維權。(受訪者提供)
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不合理改制安置方案引發職工維權。(受訪者提供)

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不合理改制安置方案引發職工維權。(受訪者提供)
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不合理改制安置方案引發職工維權。(受訪者提供)

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不合理改制安置方案引發職工維權。(受訪者提供)
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不合理改制安置方案引發職工維權。(受訪者提供)

據悉,當日職工代表大會上,安置方案因反對或支持的人各佔半數而未通過。

該公司因經營不善,處於停產狀態,高層決定與中國中車下屬一公司合併,但並未與職工協商。公司方同時亦給出補償方案,由於賠償過低而遭抵制。

劉先生表示,對底層職工的安置賠償方面非常低,金額是以工人實際工資水平計算,由於停產,他們目前每月工資僅1000餘元。他們要求按照無錫平均工資水平進行賠償。

此外,職工要求工齡買斷或者內退(內部退養是指辦理內退的人員可不在單位工作,但每月可從單位領取一定數額的內退費,不過這些人的社會保險並沒有終止,而是由單位繼續在社保中心繳納,一直到到達退休年齡條件後正式辦理退休),但是職工不滿計算方法。

據職工透露,公司方規定距法定退休年齡5年內的工人才可以辦內退,而且工齡的計算方法設置封頂,以22年計算,其餘8年每年按1,000元計算。

劉先生表示,大部份職工工齡都近30年,按照公司制定的賠償方案工人獲得的賠償不合理。

據了解,該公司員工與管理人員資水平相差也懸殊。管理層平均工資都達到上萬元,安置賠償與職工差距很大。職工氣憤地說:「在企業嚴重虧損的情況下,還能每人拿到稅後4萬的紅包!在一年沒有接到訂單的情況下,工人的工資一降再降,中層領導反而大幅漲工資,分明就是剝削剋扣底層職工的利益。」

「現在這種方案大家都沒辦法接受,企業在忽悠職工,如果到新工廠不能買斷工齡,新廠把我一開(除),如果按照新廠的工齡來算,那前面二、三十年的工齡不就全扔了嗎?關鍵是新的企業沒有一個人過來跟我們講這個事情。」劉先生也說。

為此,職工維權已近兩月,並且到當地各級政府部門上訪,但官員們都是互相推委,公司高層也與職工玩捉迷藏,無任何結果。

8月14日,百餘名職工被迫在工廠門前舉橫幅。職工們表示,他們的訴求不高,賠償能按無錫的平均標準計算,按實際工作年數賠償。

一汽客車無錫有限公司於2005年1月8日成立,是由一汽集團全資子公司——一汽客車無錫汽車廠和無錫惠山經濟開發區共同投資組建的有限責任公司,是中共軍車定點生產單位和一汽集團公司大客車出口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