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不僅影響習近平未來5年的人事布局,也影響到中共政局的未來走向。此前,中共文宣官員稱「十九大不僅管今後五年,還要管今後二三十年」。隨著「十九大」臨近,上述言論引發外界的各種猜測。

但如今中共專制體制從內部到外部,已經危機重重,腐敗透頂。有分析認為,只有解體中共,徹底打破這個腐爛的體制,中國社會才會走向法治社會。

中共官方人士首次對十九大的政治定位背後

7月26至27日,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在北京舉行,當時與會官員罕見被要求不准帶紙筆做記錄,引發外界關注。那麼當天會議究竟講了甚麼內容呢?隨後陸續有相關內容傳出。

據台灣媒體《上報》報道,此次會議的重點之一,就是習當局針對「十九大」政局,口傳下達了「四個不惜代價」的指令。報道說,若上述說法屬實,那這次會議必定做出人事或反腐行動等重大宣佈,甚至暗示孫政才被查處後,中共十九大前後或還有更高層級官員落馬。

不過信息量最大的還是8月3日,中共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在一場小範圍媒體見面會上說,中共十九大要解決一系列重要問題。「重要的是,不僅管今後五年,還要管今後二三十年。」但他沒有解釋十九大將如何「管今後二三十年」,因此並不清楚他到底指的是甚麼。

不過上述說法,這跟習近平在7月26日的講話相呼應。習近平說:「要做好在思想上、理論上、制度上的一系列準備。」

蔣建國此次講話,也是首次透露專題研討會的部分內容,也是中共官方人士首次對「十九大」的政治定位。這也從側面證實了,習近平要繼續留任、不設「接班人」的想法。

按照中共相關規定,中共總書記的任期則沒有明文規定,但按照鄧小平開始的慣例,自上世紀90年代起,中共總書記的任期都不超過10年。

台灣《經濟日報》8月23日報道,就目前相關的信息與跡象觀察,可以大致判斷,中共十九大的戰略定位:前瞻未來30年,而不是五年;提出「習思想」;改革的範圍不只是中共的本身,還可能牽動到國家的領導治理體制。

對於習近平「要再管二三十年」,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分析認為,中共十九大其實是中共官方正式確立習近平核心地位的一次大會。因此,習近平「要再管二三十年」的說法,主要是釋放出習近平打破了此前中共權力交接指定接班人的制度和慣例。至於說習近平在「十九大」之後將走甚麼樣的道路,現在都還是未知數,都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在北戴河會議前夕,被視為江派接班人選、中共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被拿下。外界普遍認為,拿下孫政才,習近平打破了中共隔代指定接班的體制。

此前,中共體制內專家曾公開說,習近平當局可能要考慮總統制的模式。

中共政權從內部到外部危機重重

然而,如今中共政權從內部到外部,已經危機重重。在國際上關係緊張,如中美關係、中朝關係、中日關係、中越關係、中印關係等等。

而在國內,在中共高層這場激烈的政治博弈中,江澤民集團為了逃避失去權力後被清算,動用其掌控的國家資源,進行各種攪局。

此外,中共的政治體制已越來越不適應現在的經濟發展。在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增大的同時,由江派常委劉雲山主導的中宣系,不斷操縱媒體用「高級黑」的方式給習近平設陷阱,並利用輿論加劇了中國人對「文革回歸」心理的恐慌。此舉也加劇了資金的外逃。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表示,只有解體中共,徹底打破這個腐爛的體制,回到一個更為公平的環境中來,外流的資金才會回到中國,畢竟這裡有著中國人的根。

石久天說,現在當局的一個選擇是抓捕中國最大的貪腐分子、「中國腐敗總教練」江澤民。江澤民現在正在中國大陸遭到超過20萬人的控告。抓了江澤民,所有中國人就會相信,當局真的決心讓中國社會從此走向法治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