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卸職的特朗普政府高級國策顧問班農稍前表示中美兩國正在進行經濟戰;而未來數十年會決定誰是「霸主」。這種言論,反映美國右派對中國的不信任,以現實主義的角度認為中美衝突不可避免。

這種「鷹派」言論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也失諸偏頗。中美兩國經濟關係密切,美國是僅次於歐盟位居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中國亦是美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兩國經濟互補性強,鉅額的貿易對雙方有利。

美國的工商界一貫支持良好的中美關係;貿易赤字只是一種表象。正如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指出,中國出口一部五百五十美元的手機,賺取的加工費不足三十美元,利潤大部份到了在中國設廠以及掌握關鍵技術的美方跨國企業手上。美國人工高昂,基本上不會製造附加值低的消費品,不能說中國工人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崗位。

中國的廉價消費品壓低了美國的通脹,提升了美國人的生活水平。中國在美國的投資,特別是作為美國國庫債券的最大持有國,支持美國鉅額的外債,協助美國壓低利率。這種種因素,美國政商界是深切了解的。

不過美國的右翼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和最終的威脅,未來取代美國國際盟主地位者最有可能是中國。中國領導層因而提出「新型大國關係」的建議,避免對抗,爭取平等互利,管控好雙方的分歧。針對美國,中國力求避免刺激對手,因為中國實力不如美國,需要一段時間維持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去追上美國,這段時間起碼要二十年。

現階段如果出現中美貿易戰,一定會殃及池魚,因為中美兩國的生產鏈牽涉多個國家,特別是東亞國家。目前全球經濟尚未全面復甦,鑒於全球經濟的相互依存,中美貿易戰對全世界均有負面影響,香港會首當其衝。

特朗普政府最近宣佈要調查中國的貿易行為,這明顯是向中國施壓。特朗普早前表示要求中國就朝鮮半島局勢與美方合作,向北韓施加壓力;如果中國這一方面能取得令美國滿意的成績,特朗普政府就貿易環節會放中國一馬。這項調查為時一年,這樣中美雙方尚有充份的時間去取得協議,這是特朗普政府不希望破局的表態,美國的工商界亦有機會去調停和進行遊說工作。

中國無意與美國進行貿易戰。2016年,中國對美出口4,626億美元,進口1,156億美元,帳面上有3,470億美元外貿盈餘。面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新常態,貿易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百分之四十左右,北京自然想避免風波。大概中國會據理力爭,作出適當讓步,鼓勵美國的工商界大力進行遊說工作。中國的估計是貿易戰應該可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