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周二,筆者在馬來西亞檳城參加的學術會議完結後,兩位當地的青年學長邀請我一起喝杯咖啡,用比較輕鬆的心情延續剛才未完的討論。他們有點奇怪,為何我愁眉深鎖地按著電話。我解釋,因為香港好像準備打風,我太太任職旅遊顧問,她提醒我,明早回程那班航機已經取消了。 然後,討論回到我在會議發表的題目上,這一次,我終於歸納這幾年來在不同災區服務的經驗,以此來介紹危機干預工作對創傷受害者的重要性。說起災難,他們關心香港掛起十號風球,會否造成嚴重的人命傷害。

然後,我開始向他們解釋,比美國反導彈系統更厲害的香港保護網「李氏力場」,笑說大部份香港的學生和打工族最期待的便是打風。大家很驚訝,然後我續說,因為香港的建築及水務工程都做得十分優秀,故香港的確是一處福地,因為大家都生活得很安全,像會造成過百人死傷的菲律賓風災及台南風災事件,現在已經不會發生在香港。

但是,也因為大家生活得太安全,對風災已經失去了危機感,因此習慣了用「歡笑」來面對災難,這對我們這些多次接觸災民的人員來說,這是十分可惜的。大家也點頭同意,但10個小時過後,回程的班機早已被取消了,因為8號、9號、及10號風暴警告先後生效,接著發生的卻是一段又一段的歡笑聲在Facebook及WhatsApp洗版

因為不想在海外使用太多數據流量,我沒有把朋友發給我的影片都下載,只看了兩三段,比較印象深刻的是一段拍攝一個高空工作台被大風吹得像鞦韆,並把旁邊單位的玻璃窗逐一打碎。但背景聲音卻是拍片者的笑聲,及說著「搞掂!」等比較涼薄的話。

的確,就算如香港這般安全的城市,也有因風暴而流淚的人,儘管數目不多,但當我們在享受一天多出的假期時,也請關心一下旁邊沒有笑的人的感受吧。畢竟,香港在面對風暴不需擔驚受怕是一種祝福,但風暴本身從來都不是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