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A1版)

獨立公民社會網絡:

共產黨長期以來尋求將獨立公民社會組織和其它形式的草根集體活動為己所用,或者打壓它們。

90年代中期,共產黨曾經試圖對所有氣功團體實行比較嚴格的控制。1996年,政府主辦的氣功協會(法輪功也隸屬於此)要求在修煉者當中建立黨支部,還尋求從法輪功教學中謀取利潤。李洪志選擇與氣功協會脫離關係,希望法輪功保持個人煉功的形式,不要形成正式會員制,不要涉及收費。

打壓升級的時期:

從1996年至1999年期間,黨國體制內許多人仍然對法輪功持積極態度,公開證明它的健身效果,乃至對社會穩定的作用。但是幾名最高層領導人開始視法輪功為一個威脅,導致對法輪功開始打壓。1996年,國營出版社停止出版法輪功書籍。法輪功試圖向不同的政府組織登記,但都遭到拒絕。政府報紙開始不時對法輪功進行抹黑。警察開始監控法輪功學員,有時驅散學員集體煉功。

向最高領導層請願:

1999年4月,政府對法輪功的騷擾不斷加劇,天津幾十名學員被毆打和逮捕,那些呼籲釋放他們的人被告知命令來自北京。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安靜地聚集在與中南海接壤的國家信訪局外,請求結束打壓,尊重他們煉功的權利。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次非常公開的請願活動令中共領導人十分意外,由此引發了對法輪功的鎮壓。

然而,那次的大規模請願是對中央官員(包括當時擔任政法委書記的羅干)指示下打壓越來越嚴重的一個反應。也就是說,在這次請願前,黨的機器已經開始對法輪功進行打壓。

江澤民的個人角色:

4月25日的抗議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對法輪功持一種和解的態度。他與學員代表見面,並指示釋放天津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之後,聚集在北京的法輪功抗議者自願解散。但是時任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江澤民說法輪功對政權權威是一個嚴重挑戰,『是建政50年來沒有先例的』。

在當年6月7日的一份內部檔案中,江澤民明確發出解體法輪功的指示。這個決定非常突然,而且與國內安全情報部門之前的調查結論『法輪功不構成任何威脅』相背離。

一些專家稱,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來的熱情感到不安,而他本人當時在公眾眼裏的聲望正在下降。」

中共為何給法輪功貼標籤

「官方媒體和官員對法輪功遭受鎮壓提出了自己的解釋,他們尋求把對法輪功描述為對社會有害的『邪教』。但是這樣的聲稱與中共內部的檔案內容不符合,在法輪功傳播的其它國家,沒有發生任何有害的事情。國際學者反覆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沒有邪教的特徵。」

「即使在中國,『邪教』這個標籤直到鎮壓發生幾個月後的1999年10月才出現在黨的話語中,而宣傳機器則對中文『邪教』這個詞的英語翻譯進行了操縱。這表明暴力鎮壓在前,邪教標籤在後,中共是在鎮壓法輪功遭到國際社會和中國國內批評後才這樣做的。」

「研究中國宗教的著名學者David Ownby指出:『給法輪功貼上所謂邪教的標籤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誤導,中國當局由此很聰明地利用了這個說辭抹去法輪功的吸引力以及這個群體在中國之外的活動效力。』」

江澤民按下鎮壓的按鈕

「在中國這樣一個專制政治體系下,一旦江澤民做出取締法輪功這個任意而且很可能違法的決定,並且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其他常委頭上,那麼就沒有甚麼制度或法律障礙來阻止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江澤民建立了一個專門的黨內領導小組和一個法外便衣警察隊伍來領導對法輪功的鎮壓,這也就是1999年6月10日建立的610辦公室。」

「1999年7月,對法輪功的鎮壓鋪天蓋地展開,共產黨鎮壓機器壓向法輪功。媒體上充斥連篇累牘對法輪功進行抹黑的節目,成千上萬人被逮捕,數百萬人被迫簽署停止煉功保證書。來自北京的前法輪功良心犯趙明解釋說:『黨的鎮壓機器本來就在那裏,江澤民按下了按鈕。』」

以堅韌和非暴力面對迫害

「中國境內的法輪功信仰者在應對共產黨迫害的過程中表現出了堅韌、非暴力和創造性。」

「在法輪功被禁最初期,許多人到當地政府部門請願。當他們看到低層地方官員毫無反應,就開始給更高層政府寫信,或直接到北京請願。到了2000年,幾乎每天都有法輪功修煉者在天安門廣場拉橫幅、煉功,但大多數人馬上遭到逮捕。」

「2001年,當修煉者看到至上而下終止法輪功的鎮壓是不可能的,他們將注意力轉向中國公眾以及地方警察,主動向他們講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敦促他們不要參與迫害。修煉者大量製作和分發傳單與自製影碟,一名學者將這種宣導活動稱為『中國的私密出版物(Samizdat)』。」

「法輪功修煉者2012年以來的草根抵抗以及宣導活動可以分為以下五大類:

1. 營救被捕的法輪功修煉者:當法輪功修煉者被拘押時,中國境內外的修煉者形成了以多種形式向當地官員施加壓力促使該修煉者獲得釋放的策略。……

2. 根據新技術和言論審查情況而對公共教育進行調整:對日益鉗緊的言論審查和監控、對實名制更嚴格的實施都成了新的障礙,需要中國境內的法輪功信仰者在應對共產黨迫害的過程中表現出了堅韌、非暴力和創造性。……

3. 利用法律管道,對迫害提出挑戰:法輪功修煉者經常從事法律宣導活動。鑒於很多人權律師願意為法輪功案件辯護,越來越多的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僱律師進行無罪辯護,或者對判罪提出上訴。……

4. 對江澤民提起訴訟,追究責任:從2015年5月起,大量法輪功酷刑倖存者採取攻勢,對江澤民提起刑事訴訟,指認他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2015年5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規定,要求司法部門接受公民個人所提出的刑事控告。

5. 鼓勵其他公民退黨:從2004年底至今,法輪功修煉者傳播的一份核心文獻就是《九評共產黨》。並「鼓勵公民發表『退黨』聲明,象徵性地斷絕他們與共產黨、共青團、或少先隊的關係,以便淨化良心。……」

大批非修煉者支援法輪功

報告認為,「儘管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面臨嚴峻的環境,但是法輪功在社區中的努力以及宣導活動看來至少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僅僅從法院檔案中也可以看出法輪功資訊分享的規模,經常一名修煉者被指控擁有幾百份傳單、光碟、或電話卡。在受到眾多聲援後,一些修煉者獲得了釋放,有些接到電話的警察據說改變了態度,對法輪功修煉者較有人性。

也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批非法輪功修煉者加入了法輪功的行動中。儘管中國政府2015年對人權律師發起了大規模打壓,但是很多人權律師繼續代表法輪功當事人(辯護)。中國境內有成千上萬人連署要求釋放法輪功修煉者,不僅限於要求釋放他們被抓的鄰居,而且支援對江澤民的起訴。

先前提到的2011年對退黨聲明的研究以及自由之家的訪談記錄都表明,大多數退黨的人並不是法輪功修煉者。與此同時,這些年裏,有些知名的人權民主活動人士也公開發表退黨聲明,包括高智晟、胡佳、魏京生、和楊建利。」

最後報告總結:「法輪功在共產黨的血腥鎮壓下倖存下來這一簡單事實,既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也證明共產黨的鎮壓機器是一場失敗。當我們考慮到這一現實,以及導致法輪功被取締的因素時,我們不難得出結論說,江澤民和共產黨製造了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將數以千萬計政治上本來忠誠的公民以及黨員變成了一個與共產黨格格不入的群體,而這正是他們當初所擔心的。

習近平成為黨總書記以來的種種相互矛盾的趨勢使得我們很難預測共產黨未來會怎樣對待法輪功,但是與以前不鬆手的打壓相比,這一不確定性代表著一個變化。考慮到幾年前我們根本無法想像周永康這樣有權的人會進監獄,那麼江澤民被打壓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哪怕是因為腐敗,而不是因為他在反法輪功中起的關鍵作用。」「這樣一個舉動有可能為自上而下為法輪功平反而鋪平道路,但是除非發生這樣的變化, 當地官員所面臨的選擇將繼續是重要的,有時會有生與死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