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召開前夕,中共央視連續兩次在大型政論專題片中播出了周永康等江派六老虎受審、被調查的畫面。自孫政才被立案審查以來,重慶方面也多次表態要徹底肅清「薄、王」思想遺毒,大連更是一反常態,8天9次表態,要徹底肅清「薄熙來流毒」,並強調此事的「長期性、複雜性和艱巨性」。那麼,周永康、薄熙來等遺留下來的最大流毒究竟是甚麼呢?

大家知道,周永康從石油系統發家,做過四川省委書記,公安部長,最後把持中央政法委長達十多年。2000年至2002年12月周永康任職四川省委書記期間,極力推動並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致四川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達43名。2002年,從未有過公安工作經歷的周永康被江氏直接調任公安部部長兼黨委書記,同時擔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書記,配合政法委書記羅干在全國推行迫害法輪功,各地公安人員甚至公開宣稱「殺人放火可以不管,只抓法輪功」。

自周永康擔任中共公安部長以來,從2002年12月到2005年11月,不到三年的時間,經確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就由700名左右上升至2,940名。最為邪惡的是,周永康在政法系統主導推動活摘、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薄熙來在遼寧大連當政時開始邪惡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羅干和周永康的全力組織、推動下,迅速在全國鋪開、蔓延。中共軍隊、政法系統、醫療系統(包括軍方、武警和地方醫院)和器官黑仲介聯手,大肆活摘、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與周永康私交甚密的前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在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期間,任錦州市公安局長時,其負責的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就完成了幾千宗器官移植和人體試驗。

可見,無論是周永康,還是薄熙來、王立軍,正是靠緊緊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才獲得江氏的信任與賞識,並步步高升的。

2004年江澤民被迫交出軍權後,一直通過其軍中愛將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等人,垂簾聽政把持著軍權,架空胡錦濤。2007年中共十七大上,唯恐被清算的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與曾慶紅又安排周永康接替羅干,控制政法委和610,並將之塞進中共最高決策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讓周永康成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恐怖滅絕政策的延續、推行者和迫害的主導操盤手,從而成為「第二權力中央」。

十八大前夕,江澤民與曾慶紅又如法炮製,企圖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讓薄熙來接替周永康,繼續佔據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位置。《真實的江澤民》一書中提到,習近平上台只是江、曾的權宜之計。江、曾預計在中共「十八大」後再經過二年左右的時間,利用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全國通過「唱紅打黑」取得的對全國的挾持和操控,把「重慶模式」推向全國,再利用薄熙來掌控的全國政法委、武警部隊、以及全國眾多被薄熙來掌握的軍隊人緣、江澤民在軍中的力量等,罷免甚至逮捕習近平等人,到時候「太上皇」江澤民就可繼續逍遙法外,垂簾聽政。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2012年,薄王事件爆發後,周、薄、郭、徐、令組成政治聯盟,密謀發動政變,挑戰習近平的地位。但習近平掌權後,借反貪打虎,最終將其瓦解。2016年初,習近平在中紀委六次全會上的講話,就毫不隱諱的提到了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蘇榮等人的名字,並公開指出黨內存在野心家、陰謀家;結黨營私、拉幫結派;陽奉陰違,搞非組織活動,搞「獨立王國」;必須辨別清除黨內的「兩面人」。這等於變相對外公開承認了由江澤民主導的、曾慶紅主謀的、薄周等人具體付諸實施的政變奪權計劃。

但是,老謀深算的曾慶紅應該早就作好了幾手準備,除薄熙來之外,孫政才也應該是被江澤民、曾慶紅安插的預備接班人。

今年2月,在薄王落馬5年後,中央巡視組對重慶「回頭看」的反饋意見中,明確指出重慶清除「薄、王」思想遺毒不徹底。隨後,中央紀委駐公安部紀檢組組長鄧衛平到四川、重慶檢查指導工作時再次強調,要徹底肅清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流毒影響。這實際上是在敲山震虎,向江派精心挑選的隔代接班人孫政才發出最後的通牒。

通過上面的分析不難發現,所有這一切,圍繞爭奪中共最高權力的驚心動魄的生死搏鬥都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所欠下的血債而引發的。那麼,周永康、薄熙來等遺留下來的最大流毒就是迫害法輪功。要想全面徹底肅清周永康的流毒,唯一的辦法就是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毫不誇張的說,法輪功問題一天不解決,不釜底抽薪、斬草除根、依法把禍國殃民的罪魁禍首江澤民送上歷史的審判台,習當局就不會有一天好日子過。江曾及其潛伏的殘餘勢力還會狗急跳牆、千方百計伺機進行全方位的反撲,甚至不惜魚死網破、作最後的垂死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