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的分店開到東方時,行銷也到了東方,東方許多地方保留了許多民俗傳統,其中一個就是相信輪迴轉世之說,他也去湊了熱閙。在那東方的寺廟中,一位事業版圖比他小得多的企業主,問那廟中的神,甚麼時候可以退休啊,他不知道為甚麼退不了休,而那廟中主持卻回答,這位企業主轉世前答應天神,要下世完成洪願,從天堂的財庫裏搬了很多的錢,轉世後,搬下來的錢,大多用在個人享樂上,並沒有完成洪願,因此這位企業主不能退休,得將答應下來的事做完。

那位企業主答應的洪願是甚麼?會不會和他心中的那個願望是一樣的?

「同路人。」當龍心想。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迴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蒹葭淒淒,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迴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溯迴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東方的學堂內,學生們在吟頌著古老的詩歌,那「伊人」也意喻聖人之意,而我心中的聖人啊,您宛若在水的那方,我為了尋找您,跨越了千山萬水。

聖人是何面目,沒有人知道,算算多年前旅人們說的時間,已漸漸逼近,當龍和他的同路人們,靜靜地等待著。

終於有一天,在東方一個小島上,立著一家當龍快餐店,裏面坐著一群人,吱吱喳喳地在聊天,突然有一人說道:「老師來了!」一群人馬上衝出去迎接。這位老師不是別人,正是當龍日夜盼望的心靈導師,這事發生在導師開始傳道授業解惑的第五年,當時整個地球村還沒多少人知道導師已在世間講課,從東方開始。

聽說後來,導師還來過,只是不在同一家分店,而是在地球另一個半球上西方的那方分店,而導師遍及五湖四海、為數愈來愈多的學生,則經常出入各地分店。

一個願能有多大的威力,當龍從沒想過,原來是當初那個小小的願望驚動了上天,於是上天帶他一步一步地走過來。

當龍微笑地躺在他的椅子上,此時,一位他的高級主管敲門,當龍示意他進來,高級主管請示有家電視台希望採訪當龍,當龍笑著答應了。

採訪時間到了,進來一位年輕的姑娘,舉手投足間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今天的採訪記者。小姑娘採訪了他的故事,從他開第一家分店開始,他突然想起來,這位小姑娘舉止間很神似在地球村那個角落的那位旅人,在眾旅人中,他邀他同行,於是將旅人的事也一併說了,當然這些不會出現在採訪中。

沒想到,小姑娘告訴他說:「我的爺爺曾經見過您,他覺得您適合與他們同行,並希望您在走過那未知的迷霧過後,成為我們的一員。」

「爺爺說,當時您沒有答應,然而不久後,卻選擇以另一種方式,日夜兼程地趕上。」

當龍驚疑。

故人之孫的話語,讓當龍又深思了。這麼多年來,一次一次事件的發生,就像是一次一次的試煉,而導師的弟子需要試煉。

「你爺爺最近好嗎?」當龍問。

「爺爺很好,時常反覆學習心靈導師的講課內容。心靈導師以身作則之教化,折服了許多人,爺爺正在學習,並在學習過程中以學得的微薄成果,幫助人們消除心中的仇恨與對立。」旅人的孫女答。

「是和平的種子⋯⋯這是每個人盼呀盼的,想求都得不到的。對了,你剛才話中說『我們』,表示說你也和你爺爺一樣,是心靈導師的學生嗎?」當龍又問。

「是的。」旅人的孫女又答。

「那妳能不能告訴我,要如何成為導師的學生⋯⋯」

故事接下來還有,只是再寫下去,就要寫到心靈導師帶著學生們對抗邪惡的故事了。

就如同你所知,心中裝滿了過多仇恨與對立的人,是接受不了和平的,因為每當人的心田裝進了一份和平的種子後,心中的仇恨就得出去一份;如果人心中裝進的全是和平的種子,那麼仇恨就滅沒了,人就善良了。可是仇恨害怕被消除啊!即使沒了它世界更美好。它從來沒想過,如果心念一轉,它也有機會轉變為和平,可是它放棄了這個機會,以致被邪惡利用來製造對立,甚至誣諂攻擊心靈導師與他的學生們。然而導師的學生們畢竟是和平鑄就的,在往後許多年間仍堅忍不拔地走過,消除仇恨,播撒和平。

這是後話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從其它地方,看得更多更多。

本篇僅記敍當龍與他的傳奇,以及他為了心中小小的心願,一步步擴展而漸漸獲得的智慧,以饗大眾。◇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