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自6月9日失蹤,至今已經超過70天,警方相信她已經遇害。章瑩穎的母親、弟弟於8月19日抵達美國。章的家人幾天前向總統特朗普提交請願信。

8月22日下午,章瑩穎家人在香檳市I Hotel舉行新聞發佈會。章瑩穎的男友侯宵霖發言表示,章母聽聞女兒失蹤的消息後昏厥過去,很長時間都吃不下飯、無法入睡;章母有腰痛病,有時甚至不能走路,因此一直無法來美,過去兩個月家人鼓勵她儘快養好身體,才能來美國找女兒。而章父也身體欠佳,每次想到瑩穎就心痛不止。

「他每天都從我們的住處走到瑩穎的宿舍,在那兒停留很長時間。我從沒問過為甚麼,我想,這可能是他唯一能夠療愈傷痛的方式了。」侯霄霖說。

向特朗普總統請願

幾日前章瑩穎家人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出請願信,籲儘快找到瑩穎。章父章榮高和侯宵霖當天分別用中英文宣讀請願信內容。章父說:「隨著時間的流逝,能找到瑩穎生還的機率一直在下降。我們誠心誠意地希望您可以指示所有可動用的聯邦執法部門及偵查資源幫助我們儘快找到女兒。」

侯霄霖並提到,他們已經簽了半年的房子租約,不找到瑩穎絕不會放棄。「無論人是死是活,我們將按照習俗把她帶回家,即使她已經不在了。中國有句成語叫落葉歸根,我們也希望她能夠在家鄉得到安葬,這也是對一個中國人的尊重。」

章父章榮高在讀給特朗普總統的請願信。(溫文清/大紀元)
章父章榮高在讀給特朗普總統的請願信。(溫文清/大紀元)

繼續籌款 希望聘用私人偵探

伊大社工系博士Emily Lux當天表示,由伊大為尋找章瑩穎設立的Go Fund Me籌款帳戶,現用於章瑩穎家人的交通、住宿和律師費以及尋找和呼籲公眾幫助尋找瑩穎的費用,該經費目前已花掉7萬元;章家人十分節省,希望用這筆錢來繼續尋找瑩穎。

Lux說,章家目前還沒有開始自己尋找瑩穎,原因有二,一是FBI的調查仍在繼續,不希望干擾警方的調查;另外,章家沒有足夠的資金僱用私人偵探。她表示,如果僱用私人偵探,預計將面臨50到100萬的費用。Lux說:「即使瑩穎不幸已經遇害了,她也應該被好好安葬。」她並鼓勵民眾繼續積極捐款。

副校長卡勒(Robin Kaler)介紹,為了支持尋找瑩穎,學校發起了黃絲帶籌款行動,鼓勵民眾到GoFundMe籌款網站捐款,學校將為前一千名捐款者發放黃絲帶。

「希望大家持續關注、支持、聲援我們的行動,也希望大家能夠支持我們的捐款,這是我們目前最主要的訴求,一切都是為了儘早地找到瑩穎。」侯霄霖說。

香檳伊大校長瓊斯(Robert J. Jones)在致辭。(溫文清/大紀元)
香檳伊大校長瓊斯(Robert J. Jones)在致辭。(溫文清/大紀元)

警方在做兩方面工作 尋人及蒐集證據

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侯宵霖表示,因為案件保密原因,家人對於案件的具體信息了解的也非常有限。但據他所知,警方在做兩方面工作,一方面是尋找章瑩穎,另一方面蒐集證據用於指控嫌犯。「在蒐集證據方面,我們非常高興地知道,警方和檢方已經獲取了一些進展,但是在搜尋方面沒有任何重大進展。」

「生命太短 不能甘於平凡」

當天,校方向章瑩穎家人贈送了章瑩穎日記的複製版,因原版被FBI收走用於調查。副校長卡勒請侯霄霖為大家唸出日記的最後一句:「Life is too short to be ordinary.(生命太短,不能甘於平凡。)」現場民眾無不為之動容。

活動結束後,章瑩穎母親靠在兒子肩上大聲痛哭,喃語道「我的女兒啊!你在哪裏啊?」場面令人心有戚戚焉。隨後章瑩穎的家人在校方的陪伴下離開會場。

章瑩穎2017年6月1日所寫的日記,除了記錄當天日程外,最後一句寫著:Life is too short to be ordinary.(生命太短,不能甘於平凡。)(溫文清/大紀元)
章瑩穎2017年6月1日所寫的日記,除了記錄當天日程外,最後一句寫著:Life is too short to be ordinary.(生命太短,不能甘於平凡。)(溫文清/大紀元)

章瑩穎家人提交給特朗普總統的請願信,圖為信件英文。(章瑩穎家人新聞發佈會現場提供)
章瑩穎家人提交給特朗普總統的請願信,圖為信件英文。(章瑩穎家人新聞發佈會現場提供)

章瑩穎家人提交給特朗普總統的請願信,圖為中文翻譯。(章瑩穎家人新聞發佈會現場提供)
章瑩穎家人提交給特朗普總統的請願信,圖為中文翻譯。(章瑩穎家人新聞發佈會現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