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面臨人事布局問題,習近平與江、曾的鬥爭,外界多認為已經到了生死博弈的階段。體制內專家辛子陵接受大紀元專訪表示,江澤民問題多且複雜,得有配套的機構和法律條規。

作為中共指定的第六代接班人的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其在「十九大」前的落馬引起的中共官場震動不亞於當年的薄熙來。孫落馬後,外界就在猜測「十九大」之前是不是還有更大人物會被拋出。

最近王岐山又開始隱身,而每次其隱身結束都伴有大老虎落馬,已幾乎成為定律。

對剛結束的北戴河假期,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體制內專家辛子陵表示,原本外界以為江曾勢力會利用老人聚會向習近平發難,但這一情況並未出現。「對手已經被習震攝住了,江曾的勢力起不了甚麼作用了,反而變成統一思想,加強習近平權力。」

外界很關注「十九大」江、曾的結局,辛子陵表示,「有些問題會揭蓋子,徹底解決是在『十九大』以後。不揭蓋子,包括對三個代表等江的一套東西,你沒有個說法,你『十九大』怎麼開?」

他進一步介紹:「因為江這個問題太複雜、牽涉很廣,從他本人的歷史問題、家庭問題、出賣國土的問題、鎮壓法輪功的問題、縱容全黨貪污、腐敗治國的問題⋯⋯對江澤民的蓋子要揭開,『十九大』才能有說法,全面解決他的問題得在『十九大』以後。」

2015年5月份開始,大陸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陸續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遞交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訴狀,至今超過20萬人加入訴江大潮。

早在今年3月,紅二代羅宇在給習近平的公開信中就呼籲,必須懲辦江澤民的國家犯罪系統,懲辦大惡人江澤民。江澤民鎮壓「真、善、忍」是明目張膽地違憲。活摘良心犯器官,更是這個星球從未見過的罪惡。

辛子陵表示,如果對江的案子提出法律程序、司法程序,現在沒有一個機構、現在的法院能審江澤民的問題,所以將來處理,但是蓋子一定會揭開。習近平會有一個穩妥、全盤的考量,既要解決問題又要有步驟。」

辛子陵強調:「因為目前司法改革,它是和政治體制連在一起。因為司法所謂政法委這一塊,江的影響太深。還不光是江的影響,毛、鄧下來,所謂黨國體制就這麼下來的。司法改革主要解決黨國體制問題,習全面有考量。伴隨司法系統的改革也要在十九大以後。」